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除恶
    青凌风又惊又骇,连苍大师炼制的三品解毒丹都无法解的毒,只怕整个楚国,还真没有人可以解了。

    他捂着如若刀绞般的肚子,想要往金红药堂里走,谁知却被徐锋和谭波给拦住。

    “我家公子如今没空,不见客。”徐锋说道。

    “你……我毒发身亡,他难道想让我死?”青凌风怒吼道。

    “我家公子不是说了吗?你按照他的要求做,他自然赐下你解药。况且,你如今还不是没有死么?与其在这浪费时间等死,还不如现在就行动起来。”

    徐锋丝毫不理会青凌风的怒火。

    “你……”

    青凌风瘙痒难耐,慢慢看开始用手用力抓身上的肌肤。可这些瘙痒,似乎来自他体内,明明很痒,却抓捕中要害。

    这让他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他忍受不住的,目光看向旁边的王初昙,眸子杀意闪烁。

    “少帮主,一定……一定还有其他办法解毒的。你爹和李文山大师是至交,我们这就去炼丹师协会,找他为你解毒。”

    王初昙被青凌风蕴含杀意的眸子盯着,只觉得浑身发寒,哪里不知道这少帮主想着什么?

    “上马,去炼丹师协会!”

    青凌风艰难的爬上骏马,朝着炼丹师协会疾驰而去。

    可丹田的绞痛和浑身的瘙痒,太过难受了,一不留神,在半路上摔落马鞍。

    “啊!我忍耐不住了!王堂主,你为救我们几十人而死,死得其所,死后,你的家人青狼帮会帮你赡养的。”

    青凌风从地上爬起来,那双眸子痛苦得通红,伸手一翻,从储物戒指里拿出宝剑。

    身旁跟着的几十位青狼帮帮众,此刻见到少帮主毒发如此痛苦模样,又想到自己身上中了如此之毒,也都带着杀意看向王初昙。

    “少帮主,你……我王初昙跟着青帮主十二年了,出生入死,你……你不能杀我。你们给我让开!”

    王初昙想要逃,可他手脚骨都被捏碎,挣扎之中,从马鞍下滚落,摔得头破血流,却无一人去上搀扶,好不凄惨。

    “王叔,你也身中那人的毒,若无解药,不日也身亡。你放心,你死后,我们会想办法为你报仇的。”

    青凌风提剑而近,就欲斩下王初昙的人头,来去换取解药。

    “风少,你在这杀他,难道想要糊弄我家公子?”

    四周围观人群里,忽而有人冷声发话。

    青凌风循声望去,发现竟是徐锋和谭波,又惊又怒。

    他这才想起来,唐明阳要他将王初昙带到羽城最繁华的炼丹师协会广场,当众宣判王初昙的罪行,然后才能斩下此人的人头。

    武林之人,谁都知道王初昙是他父亲青野狼的生死之交,对青狼帮也忠心耿耿。

    他若是当众宣判这王初昙的罪行,无疑是自打青狼帮的脸。因为他们这些帮派,平日里这些巧取豪夺、欺男霸女的勾当,不知做了多少。

    而由他亲手斩下王初昙的人头,势必也让大部分青狼帮成员心寒。

    此子,好狠毒啊!

    “徐锋,你休得意!此事过后,我必带人上你们铁鹰帮总部,找你们铁中山帮主,要个说法!”青凌风还以为这是铁鹰帮等一群势力联合起来针对他们青狼帮的。

    “哈哈,你要找铁中山那老家伙讨说话,尽管去!不过我徐锋自从跟了公子后,已经和铁鹰帮没有任何瓜葛。”徐锋冷笑。

    “什么?你……你脱离铁鹰帮了?”

    青凌风又惊又骇,浑身的瘙痒使得他万分难受,甚至顾不得从徐锋嘴巴里探寻更多消息,急声喝道:“我受不了了,带着王堂主,到炼丹师协会广场去。”

    “不不……少帮主,你……你不能杀我!不能杀我!”

    王初昙一路挣扎着惨叫,引得四周之人频频注目。

    炼丹师协会广场,本来就是羽城最繁华的地方,王初昙杀猪般的吼叫,立刻引来无数人驻足围观。

    “王初昙!你身为青狼帮在羽城的分堂主,没曾想到,平日里借着青狼帮的威望,在羽城作威作福,欺男霸女!你巧取豪夺金红药堂之事,被我发现,又见人家女子生得美貌,逼其做你小妾,你当真是恶贯满盈,畜生一个!诸位父老乡亲、武林好汉,今日我们青狼帮,就在此地,斩杀这个败类,一是为青狼帮正名,二是为被此人借用青狼帮名义作恶的人,讨一个公道!”

    青凌风此子,也是急智。

    当众斩杀王初昙,必定造成武林轰动,他干脆将计就计,数落王初昙罪行,将青狼帮犯的恶行都推到王初昙的头上,再以青狼帮清理门户的名义,斩下王初昙的人头。

    果然,四周围观的羽城之人,平日里不乏有被青狼帮欺凌的,此刻听到这番话,又见王初昙面如死灰的跪在广场上受审,还都以为这青狼帮以前所做的恶,全都是这王初昙欺上瞒下,满足一己之私所为。

    “呜呜……”

    王初昙嘴巴被堵住,有苦难言,眸子里除了对死亡的惊恐,更多是屈辱。

    没想到这青凌风如此之恨,临死前为了挽回青狼帮的声誉,竟然将所有恶事都往他身上推。

    恨啊!

    若说作恶,就你青凌风,比他王初昙恶多了。

    每次来羽城,你青凌风都要玩处子。他哪里找?只能开间花楼,平日里威逼利诱,将普通人家有姿色的少女,弄到花楼去培训,等你需要时,再拿出来给你玩。你玩腻了,再扔到花楼里接客。

    青凌风浑身越发难受,管不了这么多了,手起剑落,王初昙死不瞑目的头颅滚落下来,如此血腥场面,反倒是引得围观人群一阵鼓掌叫好,甚至有的还称颂他青凌风的侠名。青凌风也是一愣,没想到却能收到这样的效果。

    他没空理会人群对他的赞誉,抓起王初昙的人头,想赶回金红药堂拿解药。

    忽而人群里飞来一物,落在王初昙的人头上,正是一个青花瓷药瓶。

    “将里面的药粉兑水,体内之毒自解。我家公子说了,今日的恩怨,到此消了。哪天你们青狼帮再犯到他的头上,定不轻饶!”

    青凌风拿过药瓶,循声而望,只能看到徐锋消失的背影,心里又怒又恨。

    就在这时候,人群里走出一个清秀的少年,衣服上带着药香,他走到青凌风面前,恭敬说道:“凌风少爷,李文山老师请你到他的丹房相见。”

    “李叔叔?快带我去!”

    青凌风不知道手中得到的解药是真是假,也不敢贸然服用,正好找李文山大师鉴定一番。

    ……

    徐锋和谭波回到金红药堂复命。

    却见史平等人盘坐在内院里修炼,唐明阳正为他们扎针。

    “公子,青凌风已经按你吩咐,在炼丹师协会广场,当众数落王初昙的罪行,斩下其人头。不过这一举动,却引来羽城百姓一阵叫好,反增加青狼帮的声望。”徐锋如实禀报。

    “斩杀王初昙,百姓大快人心。看来这青狼帮,平日里在羽城作恶不少。不过我命这青凌风斩杀王初昙,也不是为羽城除恶,主要是为茹儿出口恶气。茹儿,你可气消了?”唐明阳笑问道。

    “谢公子被人家报仇。”金宛茹心中又是甜蜜又是欢喜。

    “满意就好。甲三、甲四,这两颗是我刚炼制的先天增修丹,服用下去,巩固你们先天二重化元境初期的修为。甲七、甲八,你们两人负责留意青狼帮的动向,若有青狼帮不识好歹,有报复念头,立刻来报。甲九、甲十,你们负责留意楚国武林的动向,凡是威胁到我的信息,你们都回来向我禀报。其余人,分成两队,一队留在金红药堂里驻守,一队分散隐藏在金红药堂附近巡逻。接下来我要炼制一炉珍贵的丹药,不希望有不长眼的人来打搅。”

    “是,公子!”

    “好了,去执行吧。”

    唐明阳给这十五位护卫都吩咐了任务,命令金宛茹清洗丹炉,他则拿着铲子,开始在龙血槐树旁挖土。

    不一会儿,泥土下显露出一条如蛇如蛟般的树根,通体血红,一丝丝根皮在纹路分割下,仿佛一片片蛇鳞般。

    唐明阳用水将树根洗干净,露出莹莹光泽。

    他从储物戒指里拿出宝剑,一剑削下去时,树根丝毫无损,两者相碰撞,隐约还发出金属般碰撞的声音。

    “公子,这些粗活,还是让人家来吧。”

    金宛茹在一旁洗好了丹炉,见唐明阳手中的剑脱手震飞,心觉好笑,认定唐明阳手无缚鸡之力。她是后天第二重内息境修为,也习过些武艺,捡起地面上的剑,靠近过来。

    “好啊,茹儿,心里笑公子手无缚鸡之力吧。你若削不断这龙血槐树的根,本公子要在你挺翘的屁股抽三下。”

    唐明阳笑着起身,让出位置。

    “人家哪有。” [$妙][笔$i][-阁].

    金宛茹嘴巴这么说,行动可当仁不让,体内真气运转,手中的剑朝着龙血槐树血色如蛇的根本斩去。

    剑,迅猛而力大。

    两者相碰撞,忽而沉闷一声响,金宛茹只觉得树根内,一股巨力反震而来,惊骇之间,赶紧撒手,手中之剑震飞而出,落入身后的唐明阳手里。

    没等金宛茹回过神来,忽而翘臀连声脆响,已经被唐明阳狠狠抽了几巴掌,当真又羞又嗔。

    “公子,这……这锋利的宝剑看下去,竟然连根皮都没有破,还有巨力反震回来,这是怎么回事啊。”

    金宛茹羞红着脸蛋儿问道。

    “龙血槐树等当得起一个‘龙’字,并非是它根脉长得如龙,而是说它体内蕴含着一丝龙血。龙乃天地神物,凡是和它沾边的东西,又会是寻常?寻常凡器,砍不断,那是正常。”唐明阳耐心解释道。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