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金宛茹检查刚刚宝剑所砍之处,龙血槐树的根须丝毫不损,又看向唐明阳手里的宝剑,剑锋之处,境隐约有一丝缺口,心里更是震惊。


“公子,那该怎么办?”


“你说该怎么办?”


唐明阳反问道,一副要考考金宛茹的姿态。


“呃……啊,敲人家脑袋干什么。”


思考着的金宛茹,额头突遭一记暴栗,捂着疼痛处,剪水眸子满是委屈。


“天地万物,都要遵循五行生克之理。我教你的东西,你忘得一干二净,该不该打?”


“金克木,可用剑都砍不断……”


金宛茹得到提醒,立刻往这个思路思考起来。


“相克不行,就不会往相生方向想?你拿一颗火晶石过来。”


唐明阳也不为难金宛茹。


金宛茹听从吩咐,将火晶石放在要割段的根须部位,点燃火晶石。


在淡黄色的火焰灼烧下,利刃难伤的龙血槐树根须,并没立刻点燃,像是活过来的血蛇,慢慢在火里挪动,缠绕成圈。


那血色的根须,在火里颜色更是妖艳。


“你先将剑刃在火力烤热,再砍砍试一试。”唐明阳说道。


金宛茹接过唐明阳递过来的宝剑,剑刃在火焰里烤得红,再往龙血槐树的根须切割下去。


只见刚刚坚如金刚的根须,此刻如同豆腐一样被切断,断口处,流出一层血红色的树脂,立刻将切口给封住,火焰都烧不着。


“好了,熄灭火晶石吧。想得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么?”唐明阳问道。


金宛茹摇摇头。


“五行相生,从本质上说,就是五行属性间的转化。木生火之时,根须坚硬的木属性结构就会朝着全新的火属性结构发生改变,龙血槐树的根须,自然不复原来的坚硬。另外,龙血槐树对其相克之金,有强大的抵抗作用,剑刃在火焰里烧红,金中带火,火乃木之相生,故而再用剑刃切割,龙血槐树根须的排斥自然大大减少。”


唐明阳说完,见金宛茹的剪水眸子闪烁着思索之色,光芒越来越亮,满意的点点头。


看来这小妞悟性还真强,一点就通。


他拿着切断下来的龙血根须,扔进丹炉的清水浸泡,紧接着将金家收集几百年的灵药拿出来,摆放在炼丹台上,准备开始炼制龙血丹。


“公子,你……你这是要炼制龙血丹?”


金平乐见状,心中大骇,赶紧走过来询问。


“怎么了?”


“你不是龙血丹是五品丹方么?这……这是不是等你老师来,让他炼制?”


金平乐满脸苦涩。


五品丹方只能五星炼丹师才有实力炼制,在他看来,唐明阳再厉害,也不可能是五星炼丹师啊。再说了,这些灵药都是他祖上几百年所积累,若是炼制失败,以他如今落魄的家境,根本无法再寻得。


“我的老师?”唐明阳明白这金平乐所想了,也不在乎,淡淡说道,“无需我老师,我也能炼制。若是炼丹失败,我赔你药材就是了。”


“公子,我……我不是这个意思。”金平乐苦着老脸。


“好了,退到一边去吧。”


唐明阳摆摆手,将龙血丹的丹方在脑子里回想一遍,开始根据其丹药之理,用他的方法来配制药材。


“公子,我来帮你。”


金宛茹从思考中醒来,收获很大,同时脑子里还积累很多不懂的问题,见唐明阳已经开始炼制龙血丹,赶紧过来帮忙。


“这龙血丹我第一次炼制,对药材间的成分配制仍在探索中,你暂时帮不上忙,在旁边看着就行。”


唐明阳边说着,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止。


他将碗里碾磨好的火木果药汁,倒一半进浸泡着红麟草的清水里,鼻子嗅了嗅,觉得成分差了一丝,再一滴滴的往里面添加,直到满意为止。


金宛茹第一次见唐明阳亲手炼丹,剪水眸子灿若星辰,认真观察起来,记住其每一个细微动作。


反倒是金平乐,听到唐明阳说对药材间的成分配制仍在探索中,心里更是沉了下来。


哎,认命吧。


他父女的命都是公子救下来的,这龙血丹的药材,就算让他糟蹋了,也没什么。说不定这些药材对他来说是无价之宝,对于公子来说,也稀疏平常呢。


他转过头来,忽见女儿目不转睛的盯着唐明阳看,目光中除了认真之色,还带着溢于言表的女儿家的崇拜之情,他的心思又活络起来。


本还想着让茹儿做公子的贴身丫鬟,她心里有排斥,可如今看她这副嘴角含春的模样,分明已经是对公子动了春情。


公子能让羽城的大人物都做他的奴仆,身份非同小可,茹儿若能更进一步,做公子的妻妾,也算是有了名分。


找个机会点醒点醒这个傻丫头才行,免得不知进取,还真一辈子就做了公子的贴身丫鬟了。


一个多时辰,唐明阳终于将所有的药材配置好,捏成九颗丹丸,放入丹炉里进行最后一步炉火融丹。


“公子,我帮你扇风吧。”


金宛茹见唐明阳在丹炉边,烤得满身大汗,拿着毛巾先体贴的帮唐明阳细细的擦着脸上的汗珠,又打开折扇想要帮唐明阳扇风。


“别扇。风助火势,会影响丹炉的火候。”


唐明阳赶紧制止,他没有先天真气,故而只能手动控制炉火。他目光依旧灼灼的盯着炉火的变化,并且用炉火棍对晶石轻轻的翻动着,控制里面的火焰大小。


“嗯。”


金宛茹乖乖听话,见火光映着的唐明阳英俊脸蛋,少年那副认真神态,不觉有些看痴了。


“帮我提一桶井水来。”唐明阳忽而说道。


“啊……好的。”


金宛茹这才从发痴中回过神来,脸蛋儿发烫,赶紧拎着木桶去提水。


这时候,唐明阳已经将丹炉里燃烧的火晶石熄灭,他接过木桶,将里面的井水朝着烧得通红的丹炉顶端,直倒而下。


井水浇在滚烫的丹炉上,发出嗞嗞之声,泛起一阵浓浓的水蒸气。


唐明阳丢下木桶,也不顾得丹炉的火热,瞬间打开炉盖,紧接着,一股清新的药香飘荡而出,融进丹炉四周仍未散尽的水蒸气里。


旁边的金宛茹,肌肤被融入药气的水蒸气接触,只觉得浑身毛孔都舒张,一股温热之气钻入体内,几乎慢慢开始滚烫起来。


慢慢的,她觉得不对劲,肌肤表层的温热,慢慢变成灼热,开始痛苦起来。


“公子,我……我这是怎么了,好热,好难受!”金宛茹大骇。


“水蒸气里融入一丝龙血丹的药气。龙血如火,炼化不了药气里的龙血之力,身体自然会如同火烧般痛苦。”唐明阳解释道。


“那……那该怎么办?人家很痛苦。”金宛茹大呼疼痛。


“那还愣着干什么?赶快盘坐下来,运转你们家传的龙血战诀功法啊。”唐明阳说道。


龙血战诀功法,金宛茹的父亲从小就要求她背记。


此刻听到唐明阳的提醒,她赶紧盘坐下来,运转龙血战诀的功法。


功法运转,身体里那种灼烧的疼痛,受到法诀行气的牵引,在经脉运转起来。


虽然还是很难受,但每运转一周天,金宛茹只觉得她的经脉似乎都宽阔一丝,她丹田的真气似乎都增强一丝。


天啊!


只是短短几个周天的修炼,她觉得比过去几个月的修炼,进步更大。


金宛茹炼化了吸入体内的龙血丹药力,浑身暖洋洋,睁开眼睛,就见父亲凑上前来,紧张又关切的询问:“茹儿,怎么样?龙血战诀能……能修炼了么?”


血龙战诀,在没有服用龙血丹之前,是无法修炼的。


“爹,能修炼了。”金宛茹兴奋的点点头。


“啊!天怜我金家!上千年了,我们金家后人,终于又可以修炼家传的龙血战诀了。公子,谢谢你!谢谢你!”


金平乐喜极而泣,回过神来,赶紧给唐明阳磕头道谢。


可笑他刚刚还怀疑公子没有炼制龙血丹的能力,好在公子大恩大德,并没有跟他计较。


“茹儿,你也赶快给公子磕头。”


“好了,你们父女赶紧起来吧。丹成九颗,我拿三颗,没问题吧。”


唐明阳拦下给他磕头的金宛茹父女,将拇指大小的九颗龙血丹从丹炉里取出来。


丹成如玉,通体血红,从外表看去,不像丹药,反倒是像一颗宝珠。


“没问题,没问题!”金平乐不敢有违。


“龙血丹的丹药霸道,就算你们父女懂得龙血战诀,若是服用不当,也有可能有被药气爆体而亡的危险。”


“公子说得没错,我父亲曾对我说过,祖传的龙血战诀,并非人人都可修炼。龙血丹服用后,会有九成的死亡几率。”金平乐说道。 [$妙][笔$i][-阁].


“这么高?”金宛茹大惊。


“嗯!不过若是能不死,练成龙血战诀,便会天生神力,肉身金刚不坏,同境界无人能敌。”金平乐激动着说道,仿佛他若能练成,立刻可以称霸武林一样。


“九成死亡几率?那只能说明你们的先祖都是傻瓜,或者说自寻死路。龙血丹乃是五品丹药,别说没有修为的人服用,就算是先天之境的修士服用下去,也很有可能被药气撑爆经脉。而我炼制的龙血丹,品质更佳,药性更足。若是金老你贸然服用,必死无疑。”唐明阳淡淡的说着。


金平乐一听,脸色发白,终于从龙血丹练成的喜悦里清醒过来。


是啊,九成的死亡率。


金家鼎盛时,弟子无数,可以挑选众多天才以身试丹,不死者,即可一飞冲天,为家族争光。


可如今,金家只剩他和女儿两人,能服用龙血丹成功么?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