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楚国境内,三大凌驾于皇权的宗门,在世俗里,都有大量听其调遣的附属势力。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皇权的更迭,从本质上来说,都是三大宗门利益冲突和妥协后的结果。


羽城华家,则是天都宗在世俗最大的势力,可即便如此,在凌驾于皇权势力的地位,外门之人、世俗附庸势力,都如同天华宗的奴仆差不多。


这也是为什么在世俗眼中,权势滔天的羽城之主华云山,此刻在这六位天都宗内门弟子面前,如此拘谨恭敬了。


“严师兄,你们说好要在我家住几天的,这下午才刚到,怎么就急着走?况且要走,明早走也行啊。这大半夜的,赶路也不方便啊。”


说话的是一位二十岁出头的青年,他坐在华云山下首的主家座位,眉宇间和华云山有六七分相像。


此人叫做华显智,正是华云山的儿子,也是华家近二十年来,再度有家族子弟能够成为天都宗的内门弟子。


这些天都宗内门弟子来华家做客,都是华显智邀请的。


“小儿说的不错,几位贤侄,你们是华家的贵客,我们还没来得及怎么招待,明日再走,那也不迟啊。”华云山父凭子贵,能够坐在最上首,全因沾了儿子华显智的光,此刻终于能插嘴进来说一句话。


“华叔叔,我们也想留在华府多留几日,只是事发突然,没想到意外能从此人口中,得到如此重要的线索,已经是天大幸事。”


严灿说着看向大厅门口,言语间难掩激动之色。


大厅门口的柱子上,绑着一男子,脖带狗链,伤痕累累,显然刚被人严刑拷打一番。


此人,正是李希覃!


“严师兄,难道此人挖出炼丹炉的地方,真的有宝藏?”


华显智好奇的问道,心中想着关于断魂渊的信息。


断魂渊,占据着整个天武大陆五分之四的面积,常年毒煞雾瘴笼罩,延绵几千万里。


据古老典籍记载,几万年前,断魂渊所在地方,还是一片山河平原,国家众多,人口密集,武道繁荣,宗门昌盛,极盛一时。


可不知什么原因,天降灭世灾难,山河崩塌,地涌毒雾,所有生灵,一夜之间,全都埋葬于此。


如今天武大陆十六国,占据的只有天武大陆东边不足五分之一的面积,是当时幸存的少量人口,休养生息而来。


对于现在的武者来说,断魂渊虽然常年毒煞雾瘴笼罩,里面暗藏无数凶险,但那场灭世天灾将几乎所有上古文明和武道宗门,全都埋葬地底。


那些埋葬着的金银财宝、武功秘籍、神兵利器,可都是天大的宝藏。


几万年来,各大势力、武林侠客,从未间断进入断魂渊去挖掘宝藏。


几乎所有明确知道是宗门遗址、国家城市的地方,可以挖掘的,都已经被人掘地三尺,可即便如此,这些地方仍有许多“漏网之鱼”,使得武者们热衷于进来挖掘寻找。


再加上随着天时和地利的改变,某些在以前是绝地险境、绝无有人可以踏入的地方,时过境迁到了如今,就变得可以踏入进去了。


每每有如此地方现世,整个大陆都会掀起新一轮的寻宝浪潮。


“上古之时,虽武道和丹道都比如今昌盛无数倍,但陨火精晶炼制的丹炉,也绝非是普通势力能够拥有的。他所发现丹炉的地方,虽然在断魂渊不深,但胜在隐秘,在一处断渊地缝里。有没有宝藏,我们几人去那查看一番就知道了。小师弟,师父八十大寿在即,其实你也无需再费尽心思来寻找什么天材地宝。师父一直缺一个极品炼丹炉,那陨火精晶炼制的炼丹炉,不正是送给他老人家的最佳贺寿礼么?”


严灿笑着说道,其他几位师兄弟,全都用羡慕的眼光看向华显智。


这位小师弟,如今最深得师父喜爱呢。


“呃,可……可那炼丹炉,已经被那位叫做杨明唐的少年所夺。我还没有查清他背后的势力,万一……”华显智有些犹豫。


“他自称背后有凌驾于皇权的势力,可楚国境内,除了天华宗和天凌宗,有何势力比得过我们天都宗?若非见小师弟你是第一次给师父贺寿,又正缺一件贺寿之礼,我们几位师兄早就按耐不住,想要出手了。”


“管他背后有什么势力,先将丹炉抢到手再说。难不成,他背后的势力,还敢上我们天都宗来撒野?”


“就算他是天华宗和天凌宗的人,难道我们天都宗会怕?小师弟你将丹炉抢到手,师父非但不会怪罪,反而你还会给他涨脸了。”


“好了,小师弟,我们几人先去断魂渊查探一番,几天后再回来。倒时若是你还不下手,我们这几个做师兄的,可不让着你了。”


严灿五人纷纷给华显智提建议,在他们看来,强者为尊,弱肉强食,天材地宝,有德者居之,这是再正常不过了。


而凌驾于皇权间的势力,大都也遵循着这样的原则。


至于世俗法律什么的,连国家政权他们这些凌驾于皇权的势力都可以变更,世俗法律能对他们有效?


“我们牵着这条狗,连夜赶去断魂渊吧。”


有位青年结下绑着李希覃身上的铁链,牵着其脖子上栓着的铁链,戏谑的说着。


“呸!不将人当人看,你们不是狗!因为你们连狗都不如!我兄弟也是来自凌驾于皇权的势力,他知道你们如此对我,到时候看他怎么收拾你!”


李希覃怒红着血眼说道,士可杀不可辱,被这些人当狗一样拴着,他恨不得和他们拼了。只是他如今不仅丹田被这些人毁去,牙齿也被打掉,连咬舌自尽都不行。更重要的是,这些混蛋还拿他家人来威胁他。


“你兄弟?我们师兄弟不去找他麻烦,他已经烧高香了。至于你,算了,跟你这种井底之蛙,猪狗之人,我们也懒得费口舌。乖乖带我们去你挖掘炼丹炉的地方,若是真发现有其它宝物,我们师兄弟可以考虑赏你一个丹药,帮你恢复修为,否则,我们可以保证,你不仅死得很难看,凡是和你沾亲带故之人,也都死得很惨!记住,他们的生死,如今就掌握在你的手上。”严灿走过来说道。


“你……你们!好,我好好配合你!只希望你们守诺言,放了我的家人!”


李希覃并不怕死,可为了家人能活命,只能选择屈服。这些畜生,视人命如草芥,当真什么都做得出来。


华显智并没有跟着这五位师兄一起去断魂渊寻宝,亲自送他们离开城主府。


这时,有一位华家的长老走见这些贵客都走了,这才过来,禀报说道:“城主,智少爷,刚刚洛城王家命人进天牢将李希覃的家人救了出来。如今我已经派人将天雲商会团团围住了。下一步该如何做?”


“洛城王家,其背后支持的凌驾皇权的势力,一直都很神秘。他们大长老王平直,如今又想通过那位叫做杨明唐的少年,巴结其背后的势力。再者,我们华家和王家,也有很多生意往来,我建议将人抓回来即可,不必闹得太僵,免得坏了两家情谊。不知智儿,你意下如何?”


华云山说完他的想法,这才去征求儿子的意见。


毕竟如今华显智身为天都宗的内门弟子,在华家的地位比他只高不低。


“爹,刚刚我师兄们的话,你也听到了吧。如今我成为天都宗的内门弟子,并且我的师父还是天都宗仅次于宗主和副宗主的大长老,我们华家在楚国的威势,更上一层楼。那位叫做杨明唐的少年,他手里的炼丹炉,我势在必得,那是我作为师父八十大寿的礼物。”


“难道真要强抢?对方背后也有凌驾于皇权之上的势力。”


华云山有所顾虑的说道。


大家族立世之本,在于圆滑隐忍,广结八方,不得罪强敌。即便是天都宗不再,只要有家族根基在,依旧可以投靠新的靠山。


否则若是其它势力对他们华家进行报复,即便最后天都宗为他们华家出头,那也是元气大损,得不偿失。


“爹,凌驾于皇权之上的势力,也分三六九等!而天都宗,则是楚国境内三大宗门之一,而我师父在宗门里更是位高权重。在你看来凌驾于皇权的势力不可得罪,在我们天华宗看来,不过是像我们华府看上某样东西,要向某个小势力讨要,仅此而已。爹,你说,若是华府看上某个小势力的东西,它不识抬举,敢不交出来,我们华府会如何?”华显智问道。


“当然是……”


华云山本能的想回答,欲言又止,因为他心里也知道答案了。


若是华家看上某个小势力的东西,对方敢不交出来,华家当然是先威逼利诱,让其就范,若还不是抬举,再将其灭了。


“罢了,你是华家未来的希望,未来的家主,以后华家的事情,也都由你做主。你说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爹,那我们先威逼,让其就范!他今天不是在炼丹师协会招了十五个武者为其跑腿办事么?我们这就将这十五个人的家人,全都以谋反罪,抓入天牢!另外,派人暗中将金红药堂包围住,任何离开金红药堂的人,我们都将其抓起来。这是给他的下马威,他得知我是天都宗内门弟子后,不信他不乖乖将炼丹师送到华府来。另外,他今天敢对二叔下药,差点要了二叔的命,我就让他走着进来,跪着出去,他胆敢有任何一丝的不满,我就立刻让他人头落地!”


华显智声音果断,决人生死,年轻的脸蛋上,慢慢泛起冷笑,那双有些狭长的眼睛,在黑夜里闪烁着寒芒,仿佛看到明天唐明阳得知他是天都宗弟子,惶恐不安来到华府,跪地求饶的狗样。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