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出关
    整个金红药堂,如今只剩下金宛茹父女、史平和正在房间里休息的李希茜了。

    其他在羽城有家室的人,在家里接连出事亲友来求救后,都陆续离开,去通过各自的关系网打探天牢里关押着的家人情况。

    一两个人离开还好,可大家都因为家里出事儿立刻,金红药堂的力量就慢慢削弱了。

    金宛茹有心阻止这些人的离开,可那些人根本不将她的话放在眼里。

    都说去找关系,拜托人打探消息后,立刻回来。

    见这些人都有各自擅离岗位的理由,金宛茹也强硬不下来。

    可自三个时辰前最先离开的谭波,到现在离开的人还未有一个回来。

    “你是说,他们都……都跑了?”金宛茹问道。

    “服下公子的毒药,跑倒不至于!况且这三人家室和朋友,都不在羽城。”史平说道。

    “那……那他们为何失踪?”

    “若不是死了,就是被人抓了!”史平声音低沉得可怕。

    先天一重化元境初期,在武林也算顶尖强者之列,在羽城,能达到这个实力的强者,绝对不多。

    可这些人却在巡夜之时,无声无息的消失,可见对方势力强大得可怕。

    也唯有同样凌驾于皇权的势力,才有做得到吧。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金宛茹脸色惨白的问道,她这一生,从未经历如此暗藏杀机的夜晚。

    “只能等公子出关了!”史平说道。

    黎明破晓。

    一缕温暖的晨光落在金宛茹绝美的容颜,可却照不暖笼罩在她身上的不安和恐惧。

    半个时辰前,墙外有动静,史平出去查探,然后再也没有回来。

    “爹,我去给你煮早餐。”金宛茹见父亲起床,强自打起精神说道。

    “茹儿,你守了一夜,去休息一会吧。公子出关,我会叫醒你。”

    金平乐因伤势刚刚复原,身体很虚,昨晚金宛茹也没有让他守夜,故而刚刚睡醒,还没有弄清楚昨晚的情况。

    金宛茹摇摇头,进厨房去弄好早餐,等去叫父亲时,找遍整个金红药堂,都不见父亲人影。

    她急了,往外院一看,原本紧锁的大门,被人打开。

    糟了!

    她父亲走出金红药堂了。

    那……

    想到史平消失时,叮嘱她前往别离开金红药堂,因为离开金红药堂的人,全都失踪了。

    “爹他……”

    金宛茹木然站在大门里,望着平日这时本该熙熙融融此刻却空荡荡的大街,即便她没有什么武林闯荡的经验,可看得出这大为常理的街道,实在太过诡异了。

    “爹!”

    她冲着门外空荡荡的大街喊了几声,没人回应,她又不敢迈出去。

    就在这时,门外两端,突然窜出两道身影,快如鬼魅,金宛茹大惊失色间,还没见到如何,这两道身影已经来到她的面前,将她擒住。

    “你们……你们是谁?我爹他……他是不是被你们抓了?”

    金宛茹颤声质问。

    她没有反抗,她也没有实力反抗。

    这两个人都是老者,衣服一黑一白,头戴纸高帽,鬼气森森,活脱脱地府而来的黑白无常。

    她看不透对方的修为,可单从气势来看,比之史平等人还要强大。

    “小女娃,你爹就是刚刚走出来倒垃圾的那个人吧。朝廷怀疑他有造反嫌疑,已经将他抓拿了,而你也一样,即将被押入天牢里。”

    白衣服的老者冷面的回答,见金宛茹修为只有那么一点,也就松开擒住她的胳膊。

    “白老鬼,如此貌美的女人,若是仍在天牢里,岂不是便宜那些狱卒,让他们给糟蹋了?嘿嘿,根据消息,这小女娃已经是金红药堂除了那少年外,最后一个了。”

    黑衣服的老者,目露淫光,上上下下往金宛茹凹凸有致的身上打量,一副老色鬼的模样。

    “黑老鬼,这女娃毕竟是那位少年的人,你动了她,可要想好日后遭他报复的准备。”

    黑衣老者显然对同伴的色心又犯,很是不满,出声提醒道。

    “没错!我……我是我家公子的女人,你敢动我一根头发,他就让你人头落地!”

    金宛茹当下那黑衣老者伸过来想摸她脸蛋的色手,双臂护胸,娇声喝道。

    “你家公子?就他那点修为,也敢在我黑无常面前撒野?这么绝色的美人,我黑无常有些年没碰到了,今儿又岂能放过?白老鬼,你休要管我闲事!”

    “我当然不会管!不过华城主让我们先给那少年传话,让他到华府负荆请罪。我们先完成他吩咐的任务吧。小女娃,乖乖带路去找你家公子,否则我就用到刀,在你这张如花似玉的脸蛋,划上几刀。”白衣老者威胁道。

    “我……我乖乖给你们带路,你们别伤害我。”

    金宛茹强自镇定下来,公子说过,凡是没有吃过他解药而踏入金红药堂的人,都会中毒而丧失战斗力。

    解药就在她身上,而这两人并没有第一时间搜身抢夺服用,显然他们并不知道金红药堂的可怕。

    她不知道这毒药要多久才能发作,只能将计就计,带着两人往内院走。

    这时候,内院有间房门打开,刚刚睡醒的李希茜推门而出,见金宛茹,正想乖乖的打声招呼,忽见旁边的两位黑白衣服的老者,脸色惨变:“神捕门,黑白无常!”

    昨晚来她家抓入,打伤她哥哥和几位叔伯的人里,就有这两人。她躲在水缸里,就听到她哥哥被抓前,如此称呼这两人的。

    “咦,怎么还有个小女孩?哈,身材初长,含苞未放,玩弄起来,又是另一番滋味。想往哪里走?”

    “住手!别伤害她!希茜,快跑!”

    金宛茹本能的急声娇喝,可黑无常刚想运转先天真气,飞身去擒李希茜,忽而身体一个踉跄,顿下身形来。

    “黑老鬼,怎么了?”白无常看出同伴的不对劲。

    “我的先天真气开始运转不灵,像是被人下了毒一样。你呢?”

    “我也是!”

    “不好!定是这金红药堂都被下了毒!小女娃,将解药交出来!不然我就杀了你!”

    黑白无常脸色都一变,趁着体内先天真气还未完全不受控制,赶紧封闭五识,止住呼吸,快速从身上拿出解毒丹服用下去。同时,他们一个去擒李希茜,一个将刀架在金宛茹的脖子上,威胁说道。

    “解……解药只有公子有。”

    金宛茹脸色惨白,只觉得脖子上锋利的宝刀,几乎要割破她脖子的肌肤。她撒着谎,其实她身上就有解药。

    “好在及时发现,不然差点阴沟翻船!听说这少年是炼丹师,手段可真是防不胜防,将住的地方都弄成毒窝!他不是在房间里闭关么?就他那后天一重壮体境的修为,修来修去,也就那样!我去将他抓出来!”

    黑无常拿着刀,朝着唐明阳闭关的房间走去,抬起脚来,猛力一脚,整个木质房门,顿时四分五裂。

    也就在这时,一股冲天臭味,如同密封十多年的粪坑之气,弥漫而出,让踹破房门的黑无常老者,胃里一阵翻滚,几乎要狂吐起来。

    眼睛往房间里看去,只见有位肌肤像是涂上一层血色油蜡的少年,盘膝在地上,在他身体的周围,画着一连串血色符纹,鲜血仍未干去,妖艳诡异。

    更让黑无常觉得诡异的是少年的肌肤,那层血色如同油蜡的东西覆盖下,肌肤通红透明,从少年的面部肌肤,不仅能看得清少年的面部血肉肌理,还能看清少年的头盖骨,甚至头盖骨里的脑脏器官。

    这……这还是人么?

    黑无常从未见过如此肌肤透明得让人觉得心里发毛的人。

    然而就在他刚想出声,叫醒这位少年时,只见闭目修炼的少年,睁开了眼睛。

    黑无常的视线,不由得落在这个少年睁开的眼眸上。

    两人对视,目光相碰。

    刹那间,黑无常有着荒谬的感觉,仿佛天地暗了下来,整个空间,唯有那双漆黑的眸子,有股能将他灵魂往这少年瞳孔坠落的荒谬感。

    黑无常大骇,正想要收敛心神,忽而间,少年瞳孔深处,一抹寒芒如电,轰杀而来,紧接着仿佛能毁天灭地的杀气,瞬间笼罩在他的身上。

    黑无常全身毛孔陡然炸开,寒气倒流,整个人如坠冰窟,仿佛灵魂都要在这恐怖的杀气里,冰封住。

    见少年站了起来,黑无常竟然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这……这就是那位号称来自凌驾于皇权之上的少年?

    这身上的杀气,未免太恐怖了。

    唐明阳修炼被打扰,很不爽,好在第二颗吞服下去的龙血丹几乎被他炼化完。 [ 首发

    他淡淡看了眼这位敢于踹破他房门,打扮得如同地府索命无常的老者,只有先天二重化元境中期的修为,他以如同看待一个死人般。

    两颗龙血丹下肚,他后天三境同修,如今已经贯通全身奇经八脉,只需在气海丹田开通灵府,将体内的后天真气转化为先天,立刻可以达到先天一重灵府境。

    然而他的修为,又不是普通的后天三重通脉境初期。

    因为后天三境同修的缘故,他只是打通全身经脉,他体内的真气则少得可怜,说他是后天二重内息境初期也不为过。

    “跪下来,否则,死!”

    唐明阳冰冷的看向这位踹破他房门的老者,黏在他肌肤上那层如同血蜡般的油脂,正是他伐毛洗髓排除体内的杂质所堆积而成,他也不知道用了什么高明的手段,那层即便是洗也要洗很久的杂质,此刻如同流水般蠕动,从他全身各处,汇聚到他的掌心处。

    与此同时,唐明阳那透明的肌肤,慢慢的恢复常人之态,不再透明,却光滑如玉,华光内敛。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