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茹儿,你倒是说说,我在闭关期间,这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那些招来的护卫呢?”


唐明阳向傻愣在原地的金宛茹招招手,示意她到自己身边来。


“你……你是公子?可你的长相怎么变了?”


金宛茹剪水眸子睁得很大,她刚刚还疑惑呢,这个长相陌生的少年,到底是谁啊。可听到唐明阳熟悉的声音和语气,她才发现和她的公子很像。


“长相?哈,原来是我的易容变化之术的时间到了。”


他昨天早上戏弄青凌风后,随即用金针改变面部肌理的易容,只能固定六个时辰左右,如今面部肌理早就恢复他原来的模样了。


“你看,这样是不是变回来了?”


体内有了真气后,唐明阳完全可以用真气代替金针刺激面部穴道,他用手往面部揉了揉,面部肌理慢慢发生变形和固定。


“公子,真的是你啊!呜呜……”


金宛茹终于确定是唐明阳,她经历了昨晚独当一面,发号施令,最终差点丧命的漫长一个夜晚,压力可想而知。此刻再也忍不住,扑进唐明阳的怀里。


她觉得那是全天下最安全的怀抱,并且这怀抱还有带着股淡淡的暖香,非常让她着迷。


“好了,别哭了。公子在这里,全天下没有人能伤害你。”


唐明阳轻轻抚着怀中哭得身子微微发颤的佳人。


“公子,我爹……我爹刚刚被这些人抓了。你快去救救他。”


“公子会去救的。谁伤害你爹一根毫毛,公子就让谁来偿命。不过公子现在还是一头雾水,你还不告诉公子,到底发生什么事吗?”


唐明阳声音柔和,旁若无人的安慰着怀里的金宛茹,丝毫不将旁边先天二重化元境中期的白无常老者放在眼里。


金宛茹抹了抹眼泪,冷静下来,将昨晚从李希覃家人被城主府的人以谋反罪抓拿关入天牢开始说起。


唐明阳基本弄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


大概是昨天他从李希覃手里买下陨火精晶炼丹炉,那位叫做华云峰的炼丹师并没有死,就对他身边的人展开报复。


至于那位天都峰内门弟子的华显智,大概是来自凌驾于皇权之上的势力吧。


不过他们既然决定动手,为什么不果断点,直接杀上门来,而是装神弄鬼的将他身边的人全都抓起来?


“难道想要利用那些人来威胁我?”


唐明阳想不明白就懒得去想,既然城主府的人不长眼,敢冒犯他,那么他想来是直接杀上门去。


正好他也想见识见识,天武大陆那些凌驾于皇权的势力,到底是什么实力水准。


他原本还想着要有一两个月的虚弱期,没想到龙血战诀的修炼,使得他拥有天生神力,在天武大陆这等丹道和武道都衰落至极点的小地方,他凭借前世上的战斗经验,打爆任何玄元之境之下的武者,应该都没问题。


“公子,救救她。她叫李希茜,是李大哥的妹妹。”金宛茹紧张的说道。


唐明阳这才稍稍在意些的看向这个小女孩,十一二岁,眉清目秀,高高瘦瘦,脖子被白衣老者死死箍住,整张小脸也都充血起来。


“老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老夫神捕门白向,人称白无常!站住,别再过来了,否则我杀了这小女孩!”


“白向,很好。我记住你名字了,这事之后,我会命人将你祖宗十八代的关系网都找出来,我也不直接杀死他们,而是给他们下最痛苦的毒,让他们全身由内而外的溃烂,骨头发脓,偏偏还要在这种痛苦里,活上几个月才死。凡是和你沾亲带故的,都会是这个下场。”


唐明阳并没有停下脚步,仿佛不在意作为人质的李希茜生死,边走边说着。


“你你……”


白向脸色惨白,他没想到这少年的心肠如此狠毒。杀他祖宗十八代还不行,还要用天底下最痛的方法,将他们折磨得生不如死。


祸不及家人,整个楚国武林,灭人全家的人,最为人不耻,也会遭到武林乃至朝廷的追杀。


“看你紧张得老脸惨白的样子,你不仅有家人,家里头还有你很在乎的人吧。这样更好了,我会加倍折磨他们,让他们知道,都是因为你,他们才遭受到世间最痛苦的折磨。”


“祸不及家人,一人做事一人当!有种你冲我来啊!”


“祸不及家人?你倒是满嘴仁义道德。既然祸不及家人,你们为了对付我,怎么将我手下的家人,全都抓起来。还有你,既然一人做事一人当,怎么又将这个小女孩抓起来当做人质?”


唐明阳冷眼看着心理防线慢慢崩溃的白向,心里冷笑。


面对这种人,他横,你就应该比他更横!他恶,你要比他更恶!


就应该以暴制暴!


他拿你亲朋好友做人质,你就应该拿他祖宗十八代做威胁。


他威胁说要杀你朋友,你直接说要杀他祖宗十八代即可。


这样他才知道害怕,才知道恐惧,才知道后悔。


“我……我只是听命于人,别再过来了。你再上前一步,我就杀了这个小女孩!”


白向颤声喝道,色厉内荏,心理防线几近崩溃。


他此生,从未见过如此可怕、如此杀气滔天的人,他觉得此子就是个魔鬼。


他后悔了,他恐惧了,他就不应该贪图华家许下的好处,插手进来,招惹这个魔鬼。


“那你杀啊!忘了告诉你,这小女孩只是我招的那些手下的家人,难道你以为我会在乎她的生死?相反,你杀了他,我也不会立刻杀死你!我会带着你,去看着你的祖宗十八代亲朋好友,是如何被我用最恶毒的方法,折磨得生不如死。我会让你见识到,你的亲朋好友们,临死前,是用如何怨恨的目光,死不瞑目的看着你!都是你害的!”


唐明阳的声音,用了某种音功武技,融入他的杀气,听入人耳,煞气能侵蚀人的心智,威慑人的神魂,溃败人的心理防线,最后让不攻自溃!


此刻,白向看似是被唐明阳如此狠毒的话给震住,其实却是被话中的音功煞气所侵袭了心神,迷失了神智,沉浸在自己幻想着的家人被唐明阳这恶魔折磨得生不如死的惨象。


“啊!你你……你到底想怎么样,才肯不祸及我家人?”白向惊恐的说道。


“跪下来,向我磕头求饶!话我不会说第二次!反正你也要死,是你一个人死的好,还是连带着你祖宗十八代亲朋好友,都因你而死的好?他们的命,现在就掌控在你的手里!”


唐明阳冷声说着,此刻他上前一步,已经距离白向不足三米。


白向沉浸在他话的威胁里,架在李希茜脖子的到在微颤,这显示了他内心的挣扎和不平静。


他在犹豫,他在抉择!


然而就在他精神不集中之际,唐明阳出手了,他的身体如离弦的箭般,猛然飞射而出,肉身撞破空气,发出破想之声。


“你……”


危险骤然降临,也惊醒了白向。


他的刀本能的朝着唐明阳砍去,然而只觉得宝刀铿锵一声,忽然传来一股让他莫之能御的巨力。


他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巨力通过双臂震得他浑身疼痛,脖子一紧,他依旧被唐明阳如同蝼蚁一样,捏着脖子摔在地上,四肢全都粉碎。


“茹儿姐姐!”


李希覃本能往金宛茹那里跑。


“好了,希茜,别怕,没事了。”


金宛茹赶紧搂住怀里瑟瑟发抖的李希茜,柔声安慰着。


地面上,白向忍着全身骨头粉碎的痛苦,口吐鲜血,看向身边的唐明阳,惊恐求饶的说道:“这位公子,一人做事一人当!但求你被祸及老夫的家人。”


“杀不杀你家人,就要看你表现了!你们抓的人,具体都关在哪里?还有,真的是城主府里的人要对付我吗?背后还有没有其它势力?将你知道的都说出来,胆敢有半句谎话,我将你家人屠个干干净净!”


“是,是!”白向招惹这等魔鬼,自知能不祸及家人而死,已经是天大幸事,遂将他知道的都说出来。


其实他知道的也不多。


他和那个叫做黑无常的老者,都是神捕门驻羽城分部的人。


神捕门,就是朝廷设立,监控武林,处理武林纷争的机构,每一位神捕门的人,修为至少都是先天二重化元境。至于那八大总捕,修为更是达到先天三重符种境的宗师修为。


而在八大名捕之上,还有一个极其神秘的捕神,白向也只是听闻,从未见过,具体修为更是不知道。


这次参围捕金红药堂行动的,有神捕门羽城分部七人,主要是收了华家的好处。最强的大捕头,有先天二重化元境巅峰修为,仅次于八大总捕。


“我爹怎么样了?他刚刚被你们抓到哪里去了?”金宛茹走过来愤怒的问道。


“他被我们抓了,关在对街第二条巷子的民宅里。若是不在,说明他已经被人送往天牢了。”白向说道。


“有什么人看守?”唐明阳问道。


“其他人去抓捕史平,若是他们没回来,那里只有普通的城卫士兵看守着。”


“公子,去救救我爹。”金宛茹哀求道。


“嗯,我去救就行了。你和希茜就留在房间里,等我回来。”


“李大哥,要是……要是有坏人来,我们打不过,怎么办?”李希茜脆生问道,显然已经从刚刚的害怕里恢复过来。


“我去对街民宅救人,也用不了几分钟。若是真有坏人来,你们就和他们拖延时间,整个金红药堂可是被我下了毒,任何人进来,只需几分钟,真气就动用不了。以你的实力,也能对付吧。”唐明阳说道。


“嗯!”小丫头捡起地面的宝刀,认真的点点头。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