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唐明阳用药物将黑白无常两人弄晕,这两人都是后天二重化元境修为,直接杀了很可惜,留作当血灵来炼药。


况且他即将就要杀上城主府,他会让那些人见识到,什么叫做毒焰滔天,鸡犬不留,人间血狱!


要知道,前世的威名,可并非靠人脉关系网,更是他用那一手毒灭寰宇的下毒之术,毒出来的!


毒术,也正是炼丹师最常用的战斗手段!


“敢来招惹我,让我负荆请罪,还说什么午时不到,人头不保?就算在乾坤大世界,也很少有人敢对我如此嚣张!在这个小小的天武大陆,蝼蚁般的世俗势力,倒是欺负到我头上来了。很好,很好,看来我有必要,用尸山和血海,来重新树立我的威名。”


唐明阳推开门,大步走出金红药堂的大街。


晨光熹微,凉风和煦。


可整条街道,空荡荡的只剩下他一个人。


四周的居民、商贩,仿佛都消失了,鸡犬不闻。


“正是杀人的好日子!”


唐明阳目光闪烁,在迈入街道的这一刻,已经发觉街道两边的商铺、民宅里,至少有七八双眼睛盯着他。


他右手一翻,从储物戒指里拿出折扇,如同在阳光和煦的日子,悠然逛街的公子哥,慢慢的扇起来,朝着对街第二条小巷走去。


小巷寂静一片,可唐明阳经过龙血战诀淬体后的敏锐听觉,已经听得到周围民宅里,躲在屋里不敢出来的百姓,惶恐不安的呼吸声。


他走到小巷子里有两株垂柳的民宅前,刚想要抬脚暴力的踹门,忽而两边的居民屋顶和墙上,七八位手持弓箭手的黑衣劲装武者窜了出来。


“不许动,双手举起,跪下来!否则我们的弓箭手,直接将你射成刺猬!”


面前的木门咯吱一声打开,有位先天一重元府境的武者走出来,身上武林气味不浓,反倒是透着股朝廷兵将的气息。


看来是城主府的人了。


“你是这里的首领?刚刚抓来的人,还在里面么?”


唐明阳似乎不将周围的弓箭手放在眼里,摇着折扇,淡淡的问道。


“我让你举起双手,跪下来!听到没有?”


项立眉头皱起,他是羽城城卫军的第八统领,负责配合神捕门的高手围捕金红药堂的成员及其家属。


他当然认得出眼前这位如同公子哥的少年是谁了,因为这少年的画像,早就在羽城各大势力里传开。


此子叫做杨明唐,自称是出自凌驾于皇权的势力,极其嚣张。


这不?得罪了华家,如今死无葬身之地了吧。


华家乃是楚国八大世家之一,他虽不知道华家背后凌驾于皇权的势力到底是什么,但华家敢于动此子,那支持的势力,肯定比此子的势力强大。


“我话不想问第三遍,不想临死前再受到一番折磨,那就乖乖回答我问题。刚刚抓来的人,还在里面么?”唐明阳问道。


“你说什么?让我临死前再受一番折磨?哈哈!这话应该是我对你说才是!你已经死到临头,竟然还如此嚣张,老子就打断你手脚,再将你押到城主府去!”


项立见唐明阳只有后天三重通脉境的微弱修为,竟然敢口出狂言,威胁他这位先天一重灵府境的强者。


当真是可笑之极!


若非城主府想让此子活着,就凭此子刚刚那话,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项立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虽不是武林之人,但杀的人可不少。平日里凡是敢有得罪他的人,都被他利用职权,将其扣上罪名,关入天牢,折磨致死。


故而他眉宇间,自有一股煞气。


管他什么凌驾不凌驾皇权的势力?


他是城主府的人,城主府要动这个少年,就代表这少年他也可以动!


见唐明阳仍将他的话当做耳旁风,直接朝他走来,他狞恶一笑,出手如爪,直接抓向唐明阳的喉咙。


他要给这个不知死活的少年,一番痛苦的折磨。


眼看他的铁爪擒拿,就要抓住唐明阳的喉咙,项立心里冷笑,仿佛已经看到唐明阳被他如同小鸡般捏着脖子提起来的惨样。


然而下一刻,他的手臂一顿,整条手臂就像不受他控制般,死死的被人抓住,任凭他如何使用力气,也动弹不得。


他瞥眼一看,竟然发现抓住他施展铁爪擒拿手臂的东西,正是眼前这个少年洁白修长的手。


他骇然!


因为他甚至看不清这个少年是如何出手的。


一股冰冷的恐惧感,瞬间弥漫他的全身。


这少年,绝对不像表面看起来,只有后天三重通脉境这么简单。


是啊,出自凌驾于皇权的势力,又怎么会简单?


“你你……你放开我!敢动我一下,弓箭手立刻将你射死!”


项立强作镇定的说道,也不敢再出手,而被唐明阳抓手的手臂,此刻也收不回来。


“好啊,那你让他们放箭吧。是这些弓箭手先杀死我,还是我先杀死你。”唐明阳温和的笑着。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项立见唐明阳如此有恃无恐的样子,心里也没底。他更不敢命令放箭,因为城主府那边明确下令,让此子活着。


“回答我刚刚的问题,否则,死。”


“你……人在里面!”


项立本还想耍些花样,可见到唐明阳眸子里闪烁而过的杀意,立刻胆寒起来。他心中有种感觉,此子还真是说到做到,真会杀了他。


“让人放他出来。”唐明阳吩咐道。


“十六,将人犯带出来!”项立对着身后一人下命令,趁唐明阳不注意时,按照使了个眼色。


那位叫做十六的人,很快就将金平乐带了出来,不过金平乐的脖子上,却架着柄明晃晃的刀。


“放了项统领,否则,我杀了他!”


叫做十六的人,用到割破金平乐脖子一丝皮肉,溢出鲜血来,大声的威胁道。


“那你将他杀了吧。你杀了他,我回去杀你全家。老金,我也尽力了,你放心,他若是杀了你,我不仅用他全家人的性命祭奠你,在场的每一个人,我都会去杀他们的全家。”唐明阳淡淡的说着。


威胁他?


他从不吃这一套,相反,谁要是来威胁他,他会十倍百倍奉还。


金平乐嘴巴被东西堵着,说不出话,呜呜挣扎着点头,显然也是同意唐明阳的话,只是那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唐明阳,似乎在说,若是他死了,还请唐明阳照顾他女儿。


“你……”那位叫做十六的中年男子,听到唐明阳如此不受威胁、不讲理、很嚣张的话,也是愣住了。


“怀疑我的话有假?那就杀啊!拿你全家人的命来赌,还有拿你兄弟朋友全家人的命来赌啊!你们看好了,若是你们家人被我灭了,全都是因为他的缘故。”


“你……你无法无天了不成?我们不是武林中人,我们都是只是听命于人的士兵,为何要连累我们家人?放了项统领!否则,我们立刻将你射杀!”


四周士兵不乏热血之士,他们也没有那个资格知道唐明阳凌驾于皇权势力的身份,神捕门要抓唐明阳,他们也只以为唐明阳只是作恶多端的武林之士。


“那你们射杀好了!看看是你们先杀我,还是我现将你们的项统领,骨头一点点的捏碎!”


唐明阳淡然一笑,轻轻一捏,项立被他握住的手臂,如同豆腐般捏融,伴随着项立杀猪般的惨叫,响荡整个寂静的小巷。


所有人都骇然了!


他们没想到唐明阳不仅不接受危险,更不接受什么谈判,说杀就杀。


“你……”


“放箭吧!赌上你们全家老小的性命,来杀我吧!”


滔天的杀气从唐明阳身上汹涌而出,满头乌发,无风自动,一双乌眸,闪烁妖异光芒。


什么听命于人?什么祸不及家小?什么道德法规?


都是狗屁歪理!


凭什么只准你拿别人亲朋友好做威胁,却不准别人拿你的家人做威胁?


况且,这个世界,原本就是如此的残酷,如此的弱肉强食。


为什么你听命于人?因为你是弱者!你只能听令于强者。


为什么你怕祸及家人?因为你还是弱者!你没有本事守护你的家人!


为什么你遵循道德法规?还是因为你是弱者!道德法规,本就是强者为了统治弱者所制定的。强者,可会遵纪守法?城主府的人,决人生死,说你造反了,你就是造反,他们可会遵纪守法?


强者主宰生死,弱者砧板鱼肉。


前世,唐明阳在乾坤大世界的炼丹师协会,他就曾见过某位超越玄元六境的老家伙,为了炼制一炉高级灵丹,曾血祭近千万活人。


正邪、善恶?


那不过是世俗之人可笑的区分。


强者的世界,只有强和弱的区分。


你若想主宰自己的性命,你若想守护珍贵的东西,你就必须要成为强者,你就必须要有让别人害怕威名。


威名,都是杀出来的!


“放箭吧!快放箭啊!谁放箭,我就先杀谁!”


唐明阳狂笑着,滔天的杀气和仿若是尸山血海走出的死神般气场,彻底将所有人都震住。


他用手将项立的手臂,一寸一寸的捏融。


“住手!快住手!痛死我了!都给老子将弓箭放下!放下!这是命令!十六,放人!”


项立可不想死,他吓破了胆,惨声大喝,对着四周士兵下命令。


这个少年,实力强大,杀气恐怖,已经将他吓得胆寒。


四周士兵也被唐明阳的杀气所威慑,犹豫的看向周围的同伴,见有人放下来武器,也就跟着放了下来。


唐明阳见着局势被他控制,嘴角泛起嘲讽的笑容。


这些士兵,大都眉心带煞。这是心煞之气,安守本分之人,绝不会有如此面相,只有那种作威作福之人,日积月累,才会煞由心生。


很明显嘛,这些士兵,在羽城,也都不是什么好人,收刮民脂民膏甚至杀人放火之事,定然干过不少吧。


还问为什么祸及家人?


你们平日就祸害无辜的人家,杀了你们,就是为民除害!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