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什么是善,什么是恶?


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或许遵纪守法就是善,违法乱纪就是恶。


对于武林之士来说,或许快意恩仇就是善,背信弃义就是恶。


对于皇权势力来说,或许你不造反就是善,你造反他就是恶。


对于唐明阳来说,你别来招惹他,你就是善,他也对你善,你来犯他,你就是恶,他比你更恶!


你抓他亲朋好友,他灭你满门,免得斩草不除根,遗祸无穷。


此刻,在统领项立惨声嚎叫的命令下,围住唐明阳的士兵,纷纷服从命令,放下武器。


忽然间,唐明阳眉头微皱,朝着侧后方看去。


众人只听见一声仿若是惊雷的怒吼,从远处滚荡而来。


“都不许放下你们的武器!此子袭击朝廷命官,罪加一等!给我将他继续围住!”


“是……是神捕门的前辈回来了!”


士兵们顿时大喜,像是来了新的主心骨一样。


他们本来也不想束手就擒,况且眼前这少年竟敢叫嚣着要灭他们全家。


自古,民不与官斗。


他们是城卫兵,是骑在百姓头上的管理者。


谁不听话,或是他们看谁不顺眼,就可将谁扣上罪名,押入天牢,折磨致死,甚至对待某些刁民,可灭其全家。


何时,在羽城,他们城卫兵被人威胁过灭全家?


杀气毕竟只是一种气场。


这些士兵也不是什么遵纪守法的善类,他们眉心积累的杀气,对于唐明阳的杀气,也有某些抵挡作用,再加上被神捕门赶来的强者,用狮吼功震了一下,纷纷清醒过来。


“兄弟们,射杀了他!”


也不知道谁低声吼了一句,四周士兵的眼中,凶光闪过。


法不责众!


管他娘的什么城主府命令?


这个少年嚣张的说要灭他们全家,他们现在,不将他乱箭射死,还等什么?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况且这种事情,他们平日里也没少干过。


至于项统领的生死,事后自会推到这少年的身上。


屋檐和墙上的几十个士兵,拿起手中的连弩,瞄准唐明阳,齐齐扣动扳机。


连弩乃是战争杀器,密集箭雨射下,任你武功再高,也要乱箭射死。


“住手!住手!不要放箭!不要放……啊啊……”


项立见到这些士兵眼里的凶光,如何不知道他们的想法?


因为这些法不责众的思想,平时就是他带着他们收刮民脂民膏时,灌输给他们的。


没想到,这些人,此刻连他的命都不顾了。


项立开口制止已经来不及了,只觉得身体一轻,已经被当做挡箭牌,竖在唐明阳的面前,上百支冷箭,刺入他的身体。


“住手!都给我住手!谁让你们放箭的?”


远处踏着屋檐赶来的吴舒怒声咆哮。


他便是神捕门在羽城分部的大捕头,先天二重化元境巅峰修为,仅次于八大总捕的存在。


他们刚刚抓捕到史平回来,本想着谁如此大胆呢,敢擅闯他们神捕门临时的据点,还抓拿了项立相威胁。


谁知定睛一看,却发现是这次围捕的目标杨明唐。


他收了城主府华家的好处,只是负责对付此子身边的护卫。


至于此子,背后则有着凌驾于皇权的势力支持,城主府敢动,他吴舒可不敢动。


可这些不明情况的士兵,竟然胆敢自作主张的放弩箭了?


若是此子乱箭射死在这这里,他背后的势力肯定不会放过他。


然而他的话音刚刚落下,只听见屋顶和墙上的士兵,忽而一声惨叫,倒下一大片。


再看去时,所有人全都倒下来了。


有高手!


吴舒走近一看,每个士兵的眉心,都插着一根弩箭。伤口位置、大小、深浅,全都一样。


好厉害的暗器手法,还厉害的力道掌控。


他吴舒所认识的武林强者,自问能做得到顷刻间就在乱箭里,将几十位士兵瞬间杀死的人,绝对不超过十人。


四周为之一静。


吴舒五人轻功降落到大门不远处,骇然的看着唐明阳轻轻的将插满弩箭的项立尸体推开,刚刚能施展出如此厉害暗器手法的人,就是这个少年?


“神捕门吴舒,见过杨明唐公子。”


吴舒行了个武林之礼,认真的打量着唐明阳的修为,他发现此子的修为,也就只有后天三重通脉境初期左右。虽然信息于情报上的后天一重壮体境不相符合,但也没有厉害到哪里去啊。


此子出自凌驾于皇权的势力,难道他身边,有凌驾于皇权势力的强者,暗中保护?


没错,定然是这样。


吴舒五人对视一眼,暗中观察四周风吹草动,企图将暗中的强者找出来。


“他是我的人,你们谁将他打伤的?”


唐明阳目光落在吴舒身后,被扔在地上,打伤得如同死狗一样的史平,眉头微皱。


“杨公子,此人史平,二十年前犯下滔天大罪,恶贯满盈,灭人全……”


“难道你们就没有杀过人,没有做过恶,没有将你们的仇家斩草除根,灭其满门?我话不问第三遍,谁打伤他的?跪下来,自断双手!”


唐明阳冷冷的打断吴舒冠冕堂皇的话,明明是来对付他的,见到他实力强横后,就想着息事宁人,找理由糊弄过去,哪里有这么便宜?


吴舒等人也是眉头一皱。


人他们当然杀过,他们身为神捕门的人,要想杀人,当然会先给对方扣上各种罪名。


别人杀人是恶贯满盈,他们杀人可是秉公执法。


当然了,做他们这行的,斩草除根,灭人满门这种事,当然不少干。不然等着仇家来报复么?


只是,此子未免太嚣张了。


谁打伤了史平,谁就要跪下来,自断双手?


“哑巴了?你们不说,就是你们五人都有份了。都给我跪下来!”


唐明阳淡淡的说着,迈开步子朝着吴舒五人走去。


“小子,我闵载见过嚣张的,可没见过像你这么嚣张的!你不就是出自凌驾于皇权的势力么?城主府华家,背后也有凌驾于皇权的势力,而且比你还强大!是他要弄死你,我们只是奉命行事。你要横,敢去城主府里横去?”闵载冷声怒喝。


“城主府的人,一会我自然会去杀。你喊这么大声,这么说,史平的伤,是你打的了?”


“是又怎么样?”


闵载瞪眼挑衅的看向已经走到他面前的唐明阳,他丝毫不将后天三重通脉境的唐明阳放在眼里,只是防备着隐藏在暗中的那位瞬间击杀几十位士兵的强者。


“不怎么样?我只将你们像派去金红药堂的那两位一样,断了四肢,然后留做血灵来炼药。”


唐明阳淡淡的说着,吴舒等人闻言却是大骇。


他们心里还奇怪呢,黑白无常两人去给此子送口信,怎么此子在这里,他们怎么不见人了?


“你你……你将他们杀了?”吴舒问道,其他四人拔出武器,围住唐明阳。


唐明阳没有回答,脚步也没有停,他距离闵载不足两米,抬起手来,朝着闵载的脖子抓去。


“你找死!”


闵载眼中凶光闪烁,带着几丝不屑。


还真敢对他出手了?


那就先擒住他,逼出此子背后的强者。


他抬起手,动用几分真气,变掌为爪,后发先至的抓向唐明阳的咽喉。


忽然间,唐明阳伸到半空的手,忽而一变,如同毒蛇吐信,简直快到他反应不过来的程度。


不好!


闵载大惊,想要变招已经来不及了,只见他抓向唐明阳的手腕,已经被唐明阳给握住。


他猛然运转真气,手臂发力,想要反抓擒拿住唐明阳,谁知手臂处,忽而一股剧痛传来,再看去时,就见到他的手掌,已经掉落地上。


“啊!”


闵载的惨叫,惊醒其余四人。


他们本以为闵载擒住唐明阳信手拈来,没想到这看去,只见闵载不仅断了右臂,还在惨叫间,飞身而退。


可闵载面前的唐明阳,似乎早有预料,侧身一步,已经先一步拦在闵载的面前。


闵载痛苦间,用左手使出了他赖以成名的黄级中品武技碎骨掌,横劈向唐明阳。唐明阳不躲不闪,挥手一挡,只见一只断臂溅着血肉飞射而出。


一档之间,竟然连闵载的左手臂都打断了。


这……这要何等的力量,何等的技巧才能办到?


不好!


刚刚瞬间击杀那几十个士兵的人,根本不是此子背后有什么神秘强者,分明就是此子本人!


想明白这点后,吴舒等人背脊生凉。


是啊!


武林之中,隐藏气场修为的手段,并不罕见。


此子既然出自凌驾于皇权的势力,修为又怎么会低?


他们早该往此子隐藏修为方面想了。


大意了!


“一起出手!”


吴舒沉声怒喝,同时朝唐明阳出手攻击。


见到此子出手残忍,瞬间就断去闵载的双臂,他们也顾不得许多,直接拔出武器,斩向唐明阳。


双拳难敌四手!


陷入包围之中,即便是先天三重符种境的宗师强者,也无法全身而退。


生死之间,无法保留。


三刀一剑,朝着唐明阳肩、背、腰、腿四处刺去,除非有三头六臂,否则没有人可以当得下四处要害的攻击。


吴舒四人,已经做好重伤甚至击杀唐明阳的准备了。 [$妙][笔$i][-阁].


至于此子背后凌驾于皇权的势力,到底是何方神圣,他们也顾不了这么多。


神捕门,作为楚国朝廷监视武林的机构,本就有朝廷政权撑腰。


而楚国背后支持的,就是凌驾于皇权的天华宗。


甚至吴舒还听说,他们神捕门那位神秘莫测的捕神,就是来自天华宗的强者。


然而就在他们本以为至少能重创唐明阳的时候,眼前剑光一闪,他们甚至来不及捕捉剑影的轨迹。


不好!


吴舒四人大惊失色间,已经被一股死亡的杀气,笼罩全身。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