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吴舒眼前,有一道剑影,仿佛电光火石,急似雷霆闪电,他此生从未见过如此快的剑,快到当他刚刚发现,对方的招式就已经结束。


在杀气和寒光全部都收敛时,他们只见到唐明阳的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柄带血的剑,紧接着,吴舒才发觉,他握剑的右手腕,连带着手中的剑,齐齐削断,掉落地面。


疼痛感侵袭全身,将他从如坠冰窟般的死亡阴影里,惊醒过来。


紧接着,他就听到同伴们惨痛的哀嚎声。


他转眼一看,除了他只是断了握剑的右手腕外,其他三人,无一例外,四肢全断。


他是先天二重化元境巅峰修为,有两人是先天二重化元境后期,还有一位是先天二重化元境中期。


他们这样实力,就算先天三重符种境的宗师强者,也可一战。


可就在眨眼不到的瞬间,他们如同木头人般,毫无反抗之力,被对方削断四肢,更恐怖是他们甚至看不清对方的招式。


恐惧?惊悚?


吴舒已经无法用词语来形容此刻的心情了,死亡离他如此接近,偏偏又没有一下子要了他的命。


“知道为什么只断了你握剑的手腕么?”唐明阳问道。


“公子,饶命!饶命!”


吴舒握紧鲜血喷涌而出的断臂处,跪下来拼命的磕头。


这就是凌驾于皇权强者的实力么?


太强大了!


他在楚国也算有名强者,可在此子面前就像蝼蚁一样。


他后悔,不该贪图城主府的好处,弄得现在连命都可能丢了。


“你还有点用处!命令周围的士兵出来,将这几个人,带到金红药堂去。”


“是是,暗处的人,都给我出来!”


吴舒虽不知道唐明阳要干什么,但如今只有按照唐明阳说的做,这才能有一线活命的机会。


这时候,四周的民宅里,陆陆续续走出几十位士兵,看着这一地的尸体和未死之人的哀嚎,全都毛骨悚然,惊恐的看向杀神般的唐明阳。


唐明阳走到重伤昏迷的史平身边,身手在其身上几处穴道点了几下,史平呼吸开始急促,身体一震发颤间,一口压在心肺的淤血吐了出来,这才悠悠转醒。


“公……公子,你出关了?神捕门的人……”


史平睁开眼看到唐明阳后,又惊又喜,他不是被神捕门的人给抓了么?难道公子也被神捕门的人给抓了?


他眼角忽然瞥见唐明阳身边不仅站着吴舒,更是站着几十位士兵,刚想要大惊失色,忽然间他发现不对劲!


地面,一地的尸体!


刚刚将他打成重伤的神捕门几人,此刻全都被人切断四肢,哀号惨叫。


再看向吴舒,哪里有一丝刚刚围捕他时的那种嚣张和威风?


此刻不仅断了手腕,更是脸色惨白的站在公子身边,不敢声张。


“会金红药堂,我在帮你疗伤。还能走吧。”唐明阳淡淡的问道。


“能能!”史平赶紧点头。


他虽不明白先前发生什么事,但眼前这副人间地狱般的惨象,绝对和公子有关。


“老金,我们走吧。”


唐明阳对着旁边看傻眼的金平乐说了一句,拿出折扇,云淡风轻的扇起来,迈开步子回金红药堂。


金平乐和史平沉默的跟着身后,吴舒和几十位惊恐的士兵,扛着那些神捕门三人的身体,跟着最后面。


金红药堂,金宛茹听到内院有许多人的脚步声,从窗户的缝隙里瞄向外面看去,刚开始见还以为是城主府的人,吓得面无血色,可看到走到前面的唐明阳和紧跟其后的她爹和史平后,顿时转为惊喜,赶紧打开房门。


“公子,你回来了。爹,你没事吧。”


“爹没事,是公子救了我。”金平乐说道,看向唐明阳的目光,全都是敬畏。


“公子,谢谢你救回我爹。”金宛茹赶紧向唐明阳道谢。


“好了,公子打两桶井水来。公子要炼制毒药,去找城主府的人算账。”


唐明阳吩咐着,已经将炼丹炉拿出来,然后让吴舒将神捕门其余断去手脚的四人,扛到他面临来,再将黑白无常两人也带到这里。


吴舒和几十位士兵都不知道唐明阳想要干什么,金平乐则将满眼是好奇的李希茜带回房间,因为他已经知道唐明阳要干什么了。


唐明阳将闵载提起来,将其脖子对向炼丹炉的炉口。


“你你……你要干什么?”闵载已经意识到不对劲,惶恐的挣扎。


唐明阳也懒得废话,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柄短刀,往其脖子一抹而过,带着闵载惊恐的鲜血,从脖子大动脉里喷涌而出,他喉咙咕噜咕噜的冒着气泡,身体挣扎几下,整个人就软了下来。


杀人如杀鸡!


即便吴舒手中沾染有上百条人命,此刻见到唐明阳如此像是宰杀牲畜般的杀人,也是觉得浑身毛孔往外冒寒气。


他们……到底招惹了什么魔鬼啊!


四周的士兵,有些人忍不住,早就呕吐起来。


“谁吐脏我地板,谁舔干净!”


唐明阳眼皮也不抬,将方干鲜血的闵载尸体扔到一旁,又抓起另外一人。


四周刚想呕吐的士兵,赶紧将涌到嘴巴里的东西,吞进胃里。那些已经吐出来的士兵,惶恐着,有的人趴在地上,见有同伴开始舔,这才开始舔。


有几个士兵想要逃,忽觉得一阵寒风掠过,唐明阳已经拦在他们的面前,一抹刀光闪烁,逃跑的这几人,无一例外,断去手脚。


“乖乖听我话,还有一线生机。”


吴舒等人听了,更是惶恐。


“啊!你要干什么?别杀我!别杀我!”


“神捕门不会放过你的!啊……”


任凭这些人如何挣扎,唐明阳面无表情,将他们的血液放干。


不一会儿,整个炼丹炉,已经是满满一炉鲜血。


他右手一翻,多出两颗血脂球,臭气冲天而起。


正是他伐毛洗髓,排除体内的杂质。


人体杂质,乃是人吞噬万物后,各种不能被吸收的元气,沉淀在身体里,日积月累,形成了毒素。


这种毒素属于阴五行里的毒煞之气。


此刻,唐明阳利用人之精血作为药引,用伐毛洗髓出来的杂质炼制某种血煞阴毒。


两颗血脂球被他放进鲜血里,开始点上火晶石,慢慢煮沸。


他用丹炉棍慢慢搅拌着炉里渐渐冒气泡的鲜血,同时命金宛茹将黄精根、参草、蛇斑花等药材碾磨调配好的药液,倒进煮沸的鲜血里。


诡异的现象发生了,原本散发出恶臭的鲜血,随着药汁倒入,冒出的气味,竟然变成了浓烈的异香,使人为之,灵魂都迷醉。


金宛茹、史平、吴舒等人,都沉浸在这种异香里。


“茹儿,你将这碗药兑清水,给自己人喝。”唐明阳吩咐道。


“是!”


金宛茹从沉醉的异香里惊醒过来,从“自己人喝”这四个字里,她已经知道,只怕这醉人的异香,就是要人命的毒药。


炼丹炉里,鲜血的水分蒸发赶紧,唐明阳去掉炉火,丹炉里只在锅底剩下一堆血色的晶粉。


这些晶粉就是唐明阳炼制好的血煞阴毒,它有个名字,叫做血毒散!


唐明阳将血毒散用药瓶装好,将其中一部分倒进一个装满木桶的清水里,对着蹲在四周惶恐不安的几十个士兵说道:“排队一个个上来,拿起碗,没人舀一碗水喝。”


“这……这里面是什么?”有士兵惶恐的问道。


“当然是毒药!喝下去,你们会成为我的血毒人!跟我杀上城主府,事成之后,我赐予你们解药,饶你们性命。谁若不喝,现在就死!从你开始,上来!”


唐明阳指着最前面的一个说道。


被指中的士兵惶恐犹豫着,畏惧不敢上来。


“下一个!”


唐明阳也懒得废话,储物戒指里拿出一柄长剑,将此人直接斩杀。


剩下的人骇然,这才想起这个少年彻彻底底是个魔鬼,又惊又恐,不敢有违,纷纷舀一碗毒水喝进肚子里。


咦?


惊恐不安的士兵们,只觉得喝进肚子里的毒水,非但没有任何痛苦之色,反而还暖洋洋的,全身毛孔舒张,似乎有某种人体之气,从他们的毛孔排出来。


闻之,无色无味。


血毒散进入人体,会同血液结合,运转全身后,再和人体的血肉骨骼里的深层杂质结合,形成血煞阴毒,然后从毛孔里释放出无色无味的血煞之气。


人闻到血毒人散发的血煞之气,若没有解药,生体机能会在十二个时辰内,快快速衰败,并且中毒之人,身体也会释放出无色无味的血煞之气。


然而这种血煞之气,却和血毒人身上散发的不同,它经过融合中毒人的血液,毒性会发生改变,只对同脉血亲间才生效,没有血缘关系的人闻到,却不会使其中毒。 [ 首发


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人中了血毒人的血煞之毒,全家人都会传染。


这正是灭人祖宗十八代最厉害的毒术!


唐明阳很是满意的看着几十位已经转化成为血毒人的士兵。


华家作为楚国的八大世家之一,发展上千年,全族之人,少说也有几千,旁系支脉更是不知凡几。


唐明阳要一个一个的杀,杀到什么时候?


当然了,他也不是嗜杀的人,诛杀恶首后,若是其余华家之人不再报复他,他也懒得灭人全族。


若是他发现华家有倾尽全族之力来找他报仇的念头,他也没有什么好说了,直接斩草除根,免得后患无穷!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