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章 华家的惊恐
    血毒人之法,在乾坤大世界,是最常见的斩草除根、灭人满门之法。

    前世,唐明阳也是偶然从某个老毒物手里,才得到这种只在同脉血亲里传播的毒素配置之法。

    正因为懂得这种诡异莫测的用毒手段,使得的威名达到另一个高度。

    当然了,唐明阳也是有原则。

    你别来招惹他,他你就是善,他也对你善,也不会伤及无辜。

    你来招惹他,那你就是恶,他比你更恶,他不仅会杀你,更会斩草除根,免得留下后患。

    唐明阳满意的看着这些血毒人,他将炼丹台上配置好的一碗药汁倒进另一个装满清水的木桶里,淡淡吩咐道:“每人舀一碗这个木桶里的水喝。”

    士兵们不敢有违,将这碗清水喝下肚子后,忽然觉得浑身毛孔都像闭合了一样,只是体内那股暖洋洋的感觉还在,并且血液和骨头里的那股暖流,反而在慢慢积蓄。

    封闭他们的毛孔,也是为了让血毒人再去往城主府的途中,血煞之气不释放出来,免得伤及无辜之人。

    做完这一切后,唐明阳又在金红药堂里布置一番,加强整个庭院的毒气,这才吩咐道:“老金、茹儿、甲一,你们就留在金红药堂吧。整个金红药堂里充斥的毒气,已经被我加强了,任何人进来,绝对撑不过一分钟,就会失去反抗能力。我带着这些人,要去城主府了。”

    话声音不大,也没有什么咬牙切齿、杀气腾腾之类的话,可简简单单的“去城主府”,却让在场之人,无一不感到一场腥风血雨的杀戮即将开始。

    “公子,你……你要小心些。”金宛茹剪水眸子凝望着唐明阳,满是关切的说道。

    “放心,本公子会没事的。其他人,跟我走!”

    唐明阳说完,朝着金红药堂外走去。

    他从储物戒指里拿出折扇,啪一声打开。

    看他潇潇洒洒迈着步子、摇着折扇的样子,任何人都不会将他往寻仇雪恨、灭人满门的恶魔上想,反而以为他只是个在阳光明媚的早晨,要去闲逛街市的风流公子哥。

    ……

    羽城。

    有些权势的人,都感受到一股凝重的氛围,有股风雨欲来的危机感。

    城主府和金红药堂,一个在城中,一个在城南,隔着三条街市,空间距离两千三百米。

    从昨晚城主府秘密调遣城卫兵,对金红药堂之人的全家以谋反罪抓捕,到如今唐明阳出现在街道上,身边跟着神捕门的大捕头吴舒,行走方向正是直奔城主府而来。

    很多势力,都以为唐明阳完蛋了。

    以为背后有来自凌驾于皇权的势力撑腰,这就可以在羽城嚣张了么?

    要知道凌驾于皇权的势力也分很多种,而城主府华家背后支持的势力,就是楚国三大凌驾于皇权势力中的天都宗。

    然而,只有少数手眼通天的羽城大势力,才知道这事情不对劲,甚至,事情不像很多人想的那样。

    一刻钟前,他们已经收到最全新的消息,包围金红药堂的城卫兵,在某条小巷里,死了一地,死者包括被弩箭射成刺猬的成为统领项立。

    还有大势力的探子回报,他们亲眼见到神捕门的几位捕头,断手断脚的抬进金红药堂里。

    在街道上,更有人看到大捕头吴舒,断去的手腕,而那些跟在唐明阳身后的士兵,不像是将唐明阳押向城主府,反倒是一副神情惶恐、大难临头的样子。

    炼丹师协会,五层,苍大师的丹房。

    青凌风拿着手下汇报而来的最新的消息,惶恐不安的说道:“苍大师,我已经派人去确认,消息是真的。那条巷子里,堆尸如山,还有一些断手断脚,经确认,都是……都是神捕门那几位捕头的手脚。”

    苍大师闻言,浑身一颤。

    能进神捕门的人,每一位至少是先天二重化元境修为。

    吴舒、闵载、黑白无常等人,他也认识,修为最低都是先天二重化元境中期,其中大捕头吴舒,更是先天二重化元境巅峰,只差一丝就能达到宗师强者之列。

    这些跺一跺脚,整个羽城都颤抖的人物,说死就死了。

    除了凌驾于皇权势力的强者,谁做得到?

    苍大师站在丹房的窗口,远眺炼丹师协会门前的大街,忽而目光一凝,一队人马出现在街道上,摇着折扇走在最前面的人,不是唐明阳又是谁?

    “此子,背后果然还有血魔宗的其他人。”

    苍大师声音发寒。

    这哪里是什么神捕门的人押着此子到城主府问罪,分明知此子带着这些人上城主府去兴师问罪!

    “城主府已经调集两万城卫兵,守卫城主府,华家家主华淳海,带着家族八大长老,十二护法,坐镇在其中,局势一触即发!还有消息显示,甚至连华家隐世不出的老祖宗华焕英,也已悄然来到城主府里!”李文山说道。

    华家家主华淳海,先天二重化元境巅峰修为,只差一丝即可踏入先天三重符种境。

    而华家八大长老、十二护法,全都是先天二重化元境修为,这些高手全是华家作为楚国八大世家的立足之本。

    至于隐世不出的老祖宗华焕英,更是楚国鼎鼎大名的先天三重符种境宗师强者,二十年前就已经威震一方,如今修为更是深不可测,平时已经不理世事,只有当家族遇到生死存亡的大事情,才会现身。

    “那老家伙也都惊动了?看来华家也从此子血腥杀戮的手段里,意识到家族的危亡。”

    苍大师听到华焕英的名字,浑浊的老眼精光爆炸。

    他是和华焕英同一时代的,当然知道此人实力之强横,并不比楚国武林公认的十大武道宗师差多少。

    “同时,华家也许下天大好处,广邀羽城有威望的强者前去城主府助拳。老师,这是华家送来的一株二百年的血参,请你去坐镇。华家的人还在炼丹师协会哪里侯着呢。”

    李文山说着,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个玉盒,打开盒子,药香溢出,满屋都是,里面放着一株巴掌大小的血色人参。

    青凌风见到这株血色人参,目光一凛,三年前皇家拍卖行曾拍卖过一株血参,比这还瘦一圈,最后拍了近千万两白银。

    苍大师贪婪的朝着这株血参看了几眼,还是忍住,说道:“送回去!谁不要命,谁就去凑这个热闹吧。”

    ……

    城主府,位于城中心,在炼丹师协会广场东面四百米处。

    它占地六亩多,五米高的城墙,圈住里面的楼阁宫阙、假山花园。

    这里是城主平日办公的场所,然而由于华家对羽城的城主之位的世袭缘故,城主府实则相当于华家的重要大本营。

    晨光中,以城主府为中心,周围的城墙、街道两边的建筑物,都站满了羽城最精锐的弓箭手,路上的闲杂行人都被驱逐,清空了道路。

    即便是普通百姓,也感受到城主府中,凝重气氛里透露出的杀气,不寒而栗,不敢驻足围观,甚至连街上都不敢逗留,赶紧回家躲起来。

    城主府的大殿,分主客两排,几十个位置。

    身为城主的华云山,论资排辈,在主排的位置上,只能坐到第十位,而他的儿子华显智,位置还比他靠前,坐在第三个位置上。

    第二个位置则是华家的家主华淳海,同时也是华云山的父亲,头发已经花白,一双眼眸反倒是炯炯有神,不怒而威。

    第一个位置,则是空着的。

    可谁都知道,这是留给华家活了近百岁的老祖宗华焕英的。

    至于客座位上,空荡荡的。

    羽城有威望的势力,此刻非但没有一个人敢来,就连派代表前来的,也没有一个人。

    看来大家都不是傻子。

    就连你们华家都这副仿佛兵临城下的迎敌姿态,敌人可想而知。

    连你们华家都应付不来,他们来了也是当炮灰的命,谁还敢来?

    “报!启禀家主,诸位长老,杨明唐和吴舒大捕头,已经走到炼丹师协会广场,即将踏入羽华街,预计半刻钟左右可到城主府!”

    每隔半刻钟左右,都会有人来汇报唐明阳的最新动态。

    他们能不如临大敌么?

    神捕门吴舒、闵载、黑白无常等七人,若放到楚国武林,足以横扫除了十大帮派外的任何势力。

    可就在短短几分钟,这些人全军覆没。

    能做到这点的,唯有先天三重符种境的强者。

    也就是说,此子身边定然有不少于一位的先天三重符种境强者跟在身边。

    “爷爷,何必如此兴师动众?他有胆子杀神捕门的人,那是因为神捕门的人终究是世俗之人。世俗之人,在凌驾于皇权的势力看来,那就如同蝼蚁般,杀了也就杀了。我是天都宗的内门弟子,我师父是天都宗的大长老,我不信,他背后的势力不怕灭顶之灾,敢动我一根毫毛!”

    华显智怒拍桌子,起身说道。

    他早就憋了一肚子气。

    不就神捕门的几人被杀,这小子身边有几位疑似先天三重符种境的强者保护么?

    用得着兴师动众,又是调遣军队,又是广邀武林豪杰,将整个城主府弄得像个乌龟壳一样么?

    传出去,不仅丢了华家的威严,更是丢了他华显智的面子。

    若是让他的师兄妹知道,他堂堂的天都宗内门弟子,面对某些凌驾于皇权的小势力,怕的像个缩头乌龟,他脸往哪搁?

    “智儿,坐下来!”华淳海沉声说道。

    他这个孙子,天资绝世,自小就被送入天都宗修行,与世隔绝,未经什么挫折,故而行事草率,作风又带着股凌驾于苍生之上的高傲,无所顾忌。

    这次鲁莽的得罪了那位连身份都没有查清楚的少年,引出这少年背后的势力出手。人家连神捕门之人都敢斩杀,还会在意他们华家?

    这简直是给家族招惹大祸啊。

    “爷爷,诸位叔叔伯伯,你们都只是世俗之人,凌驾于皇权之上的事情,你们根本不懂!你们且坐在这里看好就行了,我让此子跪着爬进来,给你们磕头!”

    在场的人都认为他华显智轻率为家族招惹大祸,可他不这么认为,甚至还嫌这些人给他丢脸!

    他说完,不顾众人阻拦,运转身法,飞奔而去。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