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 嚣张
    唐明阳静静的听下去,且看华家之人,临死前还蹦跶出什么可笑的言论。

    可他越是这样,华云迟以及身后的众多华家之人,都以为唐明阳是服软畏惧了。

    “杨明唐,我家少家主说了,光你上门负荆请罪还不够,要让你背后势力的长辈现身,亲自给他为什么击杀神捕门和城卫兵的理由!再者,少家主看你不顺眼,让你如同狗一样,跪着爬过羽华大街,爬到他面前磕头!”

    华云迟语气更是嚣张,洪亮的声音传荡开去,他就是让周围看戏的强者都感受一下华家的强硬和威势。

    就算你是凌驾于皇权的势力,得罪了华家,也要毕恭毕敬,上面负荆请罪。

    “就这样?”

    唐明阳听到这,眸子里杀机闪烁,脸上的笑容更灿烂。

    很久,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如此嚣张了。

    他也很久没有大开杀戒了。

    “照做吧!另外,将吴舒前辈和周围士兵身上的毒解了。”

    华云迟用命令的口吻,在他看来,他也沾了华显智的光,认为唐明阳这等身份,已经没有资格和他平淡谈话了,只有此子背后的长辈,才有这个资格。

    “在为他们解毒之前,我还有一件礼物要送给你们的少家主。”唐明阳说着。

    “什么礼物,拿出来吧。”华云迟见唐明阳走向他,并不以为意。

    “你的人头!”

    “你找死!”

    华云迟大怒,正想叱喝,却见不足两米外的唐明阳忽然出手,他快速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柄宝剑,横削向唐明阳。

    小小后天三重通脉境,也敢对他动手?

    他目光发狠,就要削断此子双手。

    “快逃,你不是他对手!”

    这时候,华云迟忽而听到身边的吴舒惊恐的大喊。

    逃?

    为什么要逃?

    他正惊疑不解间,眼睛却瞥见吴舒施展身法,已经逃出三四米开外了。

    这也是华云迟的最后一个念头,忽而感觉手中横削向唐明阳的宝剑,不知怎么的脱手而出,紧接着眼角间剑光一闪而过,他没有了知觉。

    这一切,都太快了。

    快到华云迟身后的十几位华家高手,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华云迟的人头已经滚落在地,脖子的鲜血如同喷泉般涌出,震惊所有人。

    “啊!你你……你杀了云迟护法?”

    “你……你找死!大家杀了他!”

    不知谁喊了一声,这些华家高手,本能的拔出武器,围杀向唐明阳。

    这些人都是先天一重灵府境,放到武林也都是一流高手。

    “找死!”

    唐明阳手中的宝剑,剑光如同闪电般闪烁而出。

    他甚至连天级绝品的《生死剑诀》都没有施展出来,只凭着肉身的力量、速度、剑技。

    也是,杀鸡焉用宰牛刀?

    这些如同猪狗草芥般的世俗武者,施展着黄级下品武技,在他前世的眼光看来,简直漏洞百出,处处是破绽。

    手起,剑落。

    在场围攻之人,仿佛中了定身法。

    紧接着,他们脖子一丝血丝溢出,渐渐扩大,喷涌出的鲜血,将一颗颗人头冲落下来。

    “站住!”唐明阳淡淡的说着。

    周围吓破胆的城卫兵和吴舒,听到唐明阳这话,身体也像是中了定身法,内心极度想要逃,可脚上却不敢再迈不开一步。

    死了!

    十多位先天一重灵府境的强者,瞬间即死,他们甚至看不清这恶魔,到底是如何出剑的。

    “将他们的人头,带给那位让我跪着爬去城主府的少家主,随便帮我带一句话,让那位少家主带着华家全族之人,跪着爬到我面前,或者,等着我去将华家全族,屠个干净!”

    唐明阳声音不大,可每一个字都让吴舒等人胆寒不已。

    他们赶紧捡起地面上的人头,仓皇而逃。

    唐明阳杀了人,并没有急着走去城主府,而是转过身来,抬头望向面前闭门歇业的百福客栈,因为在杀人瞬间,他感受到躲在三楼监视他的那两位先天三重符种境的武者,有一人,对他露出震怒的杀意。

    既然露出杀意,那就是敌人了。

    “是你们滚下来,还是我杀上去?”

    唐明阳抬起头来,淡淡的问道。

    他声音不大,可他相信,楼上的人听得到。

    客栈三楼。

    “好快的剑法!”

    铁中山又惊又骇,他如此修为,将先天真气凝聚在双眼增强视力,这才堪堪看得清唐明阳剑的规矩。

    此子的剑法,没有什么招式和技巧,就是快!

    别说是他了,就算是楚国武林十大宗师里,号称“风雷剑”的雷如风,只怕也不如此子的剑快。

    同时他也明白了,怪不得他们总是发现不了此子暗中保护的强者呢,原来人家背后根本没有什么强者保护,人家本身就是先天三重符种境的强者!

    是啊!

    他们早该想到了。

    武林之中,易容换面、隐藏修为的手段非常之多。

    此子看似年轻,未必不是成名强者,改容易貌而来的。

    此子修为低微,未必不是用手段隐藏的。

    “只是快剑,在狭窄的客栈空间,可以限制他。我们两人联手,未必不能将此子斩杀!”

    华焕英惊怒的浊眼里,陡然迸发出强大的战意。

    他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柄剑,此剑通体黝黑,其上散发出强大的灵气。

    “玄华法剑!”

    铁中山见到华焕英手中所持的宝剑,目光一凝,露出羡慕之色。

    他早就听说华家有一柄法剑,乃是几百年前,华家先祖从断魂渊的一处遗迹里挖出来的。

    “凭此玄华法剑,我虽是先天三重符种境后期,却能够同半步玄元强者一拼。我不信此子能有半步玄元的实力,我也只求铁老弟你在旁边施展暗器,骚扰此子出招即可。只要能击退此子,让华家渡过此次危机,我华家倾尽全族之力,可答应铁老弟你三个请求。”

    华焕英有求于人,对铁中山的称呼,也变成了“铁老弟”。

    铁中山有些心动,若是能借助华家之力,他定能将铁鹰帮发展为楚国第一帮。

    可他更有顾虑。

    很显然,他们对杨明唐的身份推断,完全不正确的。

    那此子,到底是什么身份?

    “铁老弟,你帮中叛徒徐锋,已经成为此人的手下,并且与你当众撕破脸皮。此子不死,你敢杀徐锋?徐锋不死,以后你寝室得安?且不管此子什么来历,你我联手击杀此子,然后我命智儿立刻上天都宗向其师父求救。在楚国,他背后势力再强大,能强大得过三大宗门?”

    华焕英看见铁中山犹豫,再度添一把火。

    “好,我出手!”

    富贵险中求,铁中山咬牙答应下来。

    就在铁中山话音落下,一声淡淡的声音从窗外传来:“就算你不出手,也要死!”

    “此子来了!”

    华焕英骇然,看向窗口出,就见整个铁犁木制作的窗口,四分五裂,而唐明阳的身影,已经站在了房间里。

    “兄台,在下华家华焕英,我们华家的后台是天都宗,此事,可否善了?”

    华焕英已经错过在窗口出手拦截唐明阳的机会。

    他看着眼前淡然的少年,二十岁不到的少年,哪里有这样的气场?

    此子定然是易容换面了。

    故而他暗自防备,试着开口套唐明阳的信息。

    当然了,若是此子能善罢甘休,他也会答应下来。

    缓兵之计嘛,等事后向天都宗求救,再来找此子算账。

    “善了?好啊!让你华家全族,跪下来给我磕头,并且将那位冒犯我的少家主,凌迟处死。”

    唐明阳依旧这副淡然的姿态。

    目光只是在华焕英手持的宝剑上瞥了眼。

    黄级下品法宝?

    先天三重符种境后期修为,再加上黄级下品法宝,勉强能够有半步玄元的实力吧。

    也不过,也就这样吧。

    “这……真不能商量?”

    华焕英面露犹豫之色,看似想要商量和解,忽然之间,手中的玄华法剑,暴涨出半寸剑芒,偷袭而出,斩杀向四米之外的唐明阳。

    让他华家亲自送上华显智的人头?

    此子,太过嚣张!

    今日必需死!

    四米的距离,以华焕英的实力,瞬间杀到。

    他手中的玄华法剑,刺出六处剑影。

    这是华家的黄级中品武技……六杀剑法。

    他一辈子都用在钻研这门剑技上,可谓早已经运转得炉火纯青。

    六杀,分别杀向眉心、脖子、心脏、丹田、持剑手腕、大腿六处要害。

    剑式似虚仍实,他可以随心所欲攻击任何一处要害,而受攻击者,只要判断错剑路,那么立刻会陷入被动的局面,紧接着他的六杀剑法,剑式更是如同大海狂涛般涌来,直至杀死对手。

    “找死!”

    华焕英偷袭而出,已经占据先机,可当他发现,当他的剑招笼罩向唐明阳时,此子仍旧没有动,当真是又惊又喜。

    此子竟然敢无视他用玄华法剑施展而出的六杀剑法,不是找死,是什么?

    即便半步玄元强者,也不敢如此无视。

    在华焕英偷袭出手时,铁中山反而飞身而退,同时手里紧扣三枚毒镖。

    他见唐明阳竟然如此托大,仍不出手,心里也是又惊又喜。

    轻易拿下此子,赚得华家三个请求,并且什么责任也是由华家扛着,何乐而不为?

    “尽是虚招,漏洞百出!”

    剑招临身,唐明阳不屑的评论一句,这才开始出剑。

    剑光快如闪电的划过间,鲜血带着华焕英的人头,冲天而起。

    虚招!

    没错,他划出的六道剑影,都是迷惑对手的虚招,真正的剑招,隐藏在虚影之后啊。虚影弄得越逼真,那是对六杀剑法运用得更纯熟啊。

    可他至死都不会明白,他费尽精力弄出的虚招,在前世乃是玄元六境巅峰的唐明阳看来,不过是婴儿幼稚可笑的张牙舞爪,看穿之后,不仅延缓了剑速,还成了剑招里最致命的破绽。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