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章 天楼帮
    唐明阳停下马步,看着仓惶逃来的李希远,眉头微皱。

    怎么他才离开一会儿,就出事了?

    “怎么回事?”唐明阳问道。

    “公子,彩云镇羽华商会的分会长华淳康,乃是华家直系长老,非但不承认华云海家主身份,还命人将其抓拿下来。我见势不妙,逃了出来。”李希远喘了口气,将事情说出。

    “原来如此。”

    唐明阳算是明白了。

    华家旁系之人在他支持下,刚刚夺权成功,还有许多安排在楚国各处产业要害部门的华家直系子弟,还未知道羽城华家直系灭亡之事,当然也没来得及铲除了。

    “华家抓拿叛徒,诸位武林同道,还请行个方便!将这两人,给我围住!”

    忽然之间,街道前方,传来一声历喝。

    一队人马,手持长刀,飞奔而出,已经将唐明阳和李希远给团团围住了。

    “你可是华家子弟?报上名来!”

    华云全乃是彩云镇羽华商会的副会长,同样是华家直系,前年才分配在这里的。

    他看了眼骑在马匹的唐明阳,不认识此子,大概猜测是旁系子弟吧。

    “不是!带我去羽华商会吧。”唐明阳淡淡的说道。

    既然杀了,那就要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不是华家之人,安敢坐我们华家之马?滚下来!”

    华云全见唐明阳修为低微,却如此傲气,早就看不爽。又见李希覃和此子在一起,想来也是华云海的人。

    哼!那华云海在华家,地位比他还低微,竟然敢自称已经成为华家的城主?

    “找死!给我拿下来!”

    华云全见唐明阳竟然不下马,目光发寒,给旁边的手下使了个眼色,他和两位先天一重的强者,却围住在他看来威胁比较大的李希远。

    然而,他眼角的余光忽而瞥见一抹剑光闪过,紧接着那几位围上去抓拿唐明阳的人,已经尸首分离。

    “你……”

    华云全大骇,没想到唐明阳出手就杀人。

    他忽然认出唐明阳手中这柄带血的剑,这……这不是他们华家老祖宗的佩剑玄华法剑么?

    “你……你怎么会有我们华家的玄华法剑?”

    “杀人而夺!”

    唐明阳话音落下,剑也落下,华云全人头被鲜血一冲而起,滚落地上。

    四周之人,骇然失色。

    “站住!”

    “公子,饶命,饶命!”

    华云全一死,群龙无首,再被唐明阳身上的杀气笼罩,全都吓得全跪下来。

    “你们是华家旁系还是直系?”

    唐明阳杀气笼罩而下,寒声质问。

    “旁系!旁系!羽华商会除了会长和副会长位置由直系成员担当,其余都是旁系子弟。”

    “起来吧,随我去羽华商会!”

    唐明阳来到羽华商会,走进去,也懒得再废话。

    迎面走来位先天一重灵府境巅峰的老者,正是分会长华淳康。此老者见唐明阳大摇大摆走进来,甚是嚣张,刚想叱喝,唐明阳手中的玄华法剑已经挥出,将其身体从上而下劈成两半。

    哗!

    周围华家之人,见唐明阳如此凶神恶煞,无不大惊。

    不久后,华云海被放出来,赶紧主持大局。

    然而他刚靠近唐明阳,仍未来得及行礼,唐明阳的宝剑顺势一挥,将他的一条手臂斩落而下。

    “以后再跟我玩这些小心思,斩下的就不是你的手臂,而是你的人头!”

    “公子,饶命,饶命!”

    华云海大骇,捂着断臂拼命的磕头。

    他这次主动请缨跟来彩云镇,真正的目的就是想要借助唐明阳的手,除掉在华家声望很高的华淳康和华云全。可没想到唐明阳竟然明察秋毫,看破他的心思。

    “去查李希覃的下落,另外给我准备一间房间,命两个灵巧的丫鬟听候我使唤。”

    “是,是!”

    华云海能捡回小命,已经大幸,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吩咐人去办事。

    唐明阳来到羽华商会安排的客房,将奄奄一息的黑衣女子放到床上,吩咐两个丫鬟烧两桶热水,开始对黑衣女子进行施救。

    他将黑衣女子的衣服割下,展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具让男人窒息的完美玉躯,其上遍体鳞伤,又以胸口和左腰下的伤口最为致命。

    黑衣少女简单对自己涂药包扎,但她肯定是在断魂渊里受的伤,因为伤口都已经被毒瘴雾气感染了,此刻正发黑发脓。

    “也算你幸运,遇上了我!否则,就凭你如今的毒素攻心入脏的伤势,谁都难救!”

    ……

    夕阳西下,余辉还在。

    彩云镇外的血泊还未风干,残肢碎骨,触目惊心,即便习惯打打杀杀的天楼帮精英帮众们,见到这副惨象,有些也是胃里翻滚,忍着没将中午吃下去的东西吐出来。

    站在血泊中央的,是一位两鬓霜白的男子,面相中年,一双鹰眸,闪烁着摄人心魄的威严,他面无表情,可谁都感受得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滔天震怒和杀意。

    他便是天楼帮的帮主袁天楼,年仅六十出头,生命力仍保持壮年巅峰,更是在半年前,他修为有所突破,半只脚踏入玄元之境里。

    他更有一重身份,那就是天都宗的外门长老。

    不过天都宗有个规定,凡是外门之人或者从天都宗出师者,修为达到半步玄元,或者炼丹术达到四星,都有资格晋升成为内门。

    所以只要袁天楼回一趟天都宗,他的身份立刻可以晋升为内门普通长老。

    可以说,如今的袁天楼,凭借着天都宗内门长老的身份,就是那些凌驾于皇权的小势力,见了他也要礼敬三分。

    他很愤怒!

    他杀意滔天!

    这血泊的残肢碎肉里,有他天楼帮三位大长老,两位护法,六位坛主!

    十多年来,他天楼帮的损失加起来,都没有这次大。

    “爹,会不会是那女子背后有凌驾于皇权的势力出手的?或者说,是帮中有人走漏了天地灵乳的消息,引得其它势力窥视了。”

    袁天楼的身边,站着四位神情倨傲的青年,正是华显智的四位师兄。

    他们带着李希覃今早就来到彩云镇了,只可惜月圆前后,进断魂渊的入口毒瘴雾气浓厚几倍,他们不得不被迫停留在这里。

    这四人里其中一人叫做袁长峰,正是袁天楼最引以为傲的儿子。

    “我正命人调查!”

    “爹,那天地灵乳乃是极品的炼丹材料,正好我师父八十大寿在即,它比我精心准备的礼物更适合做我师父的贺寿礼。不管对方是什么势力,我们都要去灭其满门!”

    袁长峰平静的说着,仿佛灭人满门对他来说,也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

    “袁叔叔,那个女子的天地灵乳是从双溪林发现的,而我们抓的那个人,几天前也曾在双溪林挖出个陨火精晶的炼丹炉。你说,那里会不会是某片上古遗址?”

    “双溪林延绵近百里,很多地方毒瘴雾气都比较浓,不过我手下发现此女子的地方,正好是一片毒瘴雾气近来才消散之地。不管是不是同一个地方,等入口的毒雾瘴气消散,我派人将那处地方封锁起来,掘地三尺。”

    就在这时候,有手下打探到消息,前来汇报。

    “帮主,有手下发现那黑衣女子,被一少年抱进了羽华商会里。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此子和华家的关系有些古怪,他刚刚斩杀了华淳康和华云全。现在主持羽华商会的人叫做华云海,此人也被此子斩断一臂,似乎遭到此子胁迫。”

    “可查清楚此人身份?”

    “还……还没查清楚。”

    “废物!查不清楚那就别查了,召集彩云镇所有人马,兵围羽华商会!不管对方什么身份,我让他们知道,杀我天楼帮一人,我杀他十人!杀我天楼帮十人,我灭他全家!”

    袁天楼怒火滔天的说道。

    “羽华商会,不是华师弟家族的商会么?”严灿眉头微皱。

    “严师兄,世俗是世俗,宗门是宗门。我们已经将陨火精晶的炼丹炉让与他,这天地灵乳,可该让与我作为师父的贺寿礼吧。”

    袁长峰知道严灿在天都宗的身份很高,生怕严灿阻止,赔笑脸说道。

    “你说得对,世俗是世俗,宗门是宗门。况且若真是羽华商会所为,那也是他们不对在先,想来华师弟也是明理之人,不会坏了师兄弟的情义。走吧,我们也跟去看看。”严灿笑着说道。

    ……

    林晶悠悠睁开眼睛,就见唐明阳全神贯注的面容。

    她还有些迷糊的脑子想起来了,这个人不是她抢马劫持的那个少年么?

    他救了我么?

    这是林晶的第一个念头,紧接着,她发现有些不对劲,眼睛往身上一看,她几乎羞愤欲死。

    她此刻,竟然不着寸缕的躺在床上,完全暴露在这少年的眼前。

    “不想死,就别乱动!”

    没等她尖叫出声,少年冰冷的声音,让她身子一僵。

    她这才发现,这个少年手持金针,在她身体多处穴位扎下去。

    她明白了过来,是这个少年救了她。

    她运转功法,检查身体状况,吃惊发现她身体的伤势几乎复原了,而身体的中毒症状,也在慢慢减轻。

    只是……只是这少年金针渡穴时,这双手,已经在她身子大多部位都摸了遍。

    她怒火降下来了,可羞耻之感越发强烈。

    “我救你,是有条件的。”

    唐明阳林晶气海穴的一根金针,放在旁边点燃的油灯里烤了烤,再沾一丝药丸里的药汁,然后朝着林晶的乳中穴扎去。

    与此同时,他一只手轻轻的捻着针尾,一只手轻轻的在乳中穴周围的几个穴道,用真气轻轻刺激着摁下去。

    林晶虽然知道唐明阳在为她疗伤,但仍让她有种无地自容的羞耻感。好在唐明阳的手指只是在她左胸口的几处穴道摁了摁,然后就离开,并且她感受到那几处被摁过的穴道,穴位里激发出几股暖流,让她虚弱的身体,慢慢恢复力气了。

    “什……什么条件?”

    林晶忍着左胸传来的异样感觉,声音发颤的说道。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