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羽华商会的大厅,华家人员都被天楼帮的人控制住,惶恐不安的跪在角落里。


有一小队天楼帮的帮众要冲上楼来搜索,见唐明阳从楼梯走下来,皆凶神恶煞,扑了过来。


唐明阳从储物戒指里拿出玄华法剑,一剑杀一人,一劈为二的尸体从楼梯滚落而下,鲜血流成了河。


“呕!”


跟在身后的林晶何时见过这等血腥惨象,胃里一阵翻滚,捂着小嘴,几乎要吐出来。


“快来人!这有华家之人,胆敢反抗!”


“砍死他!帮主有令,胆敢反抗者,杀无赦!”


“可可……啊!”


扯着嗓子呼喊支援的人,见到唐明阳凶神恶煞,已经吓破胆,四周帮众听着却只以为遇到普通的抵挡,并不以为意。


等赶来支援的帮众,走进来一看,只见满地都是碎尸,也是震撼了。


“快……快去禀报帮主!”


可没有人能逃掉,唐明阳运转生死轮转身法,人如鬼魅,闪烁之间,他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内廷的门口,而身后那十几个士兵僵硬在当场,一阵微风吹拂,带起冲天的血腥味道,他们的身体才沿着剑痕,一分为二。


从内廷走出,就是羽华商会的大厅。


唐明阳手持血剑慢步走出,他淌过血流成河的靴子,踩出一个个触目惊心的血脚印。


大厅之上,袁天楼和严灿等人,正大摇大摆的坐在椅子上,品着热茶,忽见唐明阳走出,全都是一愣。


当他们见到唐明阳的修为只有后天三重通脉境时,本能的将他所忽略,大部分注意力都转移到唐明阳身后,脸色惨白走出来的林晶身上。


因为林晶身上的气场,是先天二重化元境初期。


林晶没有带面纱,包括袁天楼在内,所有男人第一眼看见她,眼睛都闪烁着相同的神色。


“爹,别伤害她性命。”


袁长峰火热的目光肆意的在林晶完美的身材,来回打量。


“这是朵带刺的花,可别伤了手。”


袁天楼笑道,这等人间绝色,他平生仅见过几人能与眼前少女相提并论。


“咳咳!袁师弟,天地灵乳让与你了,她可不能也让给你了。”


严灿清了清嗓子说道,目光却一刻也不离林晶的身体。


“呃……严师兄,你看得上眼,自当是你的。”


袁长峰脸上的神情一僵,陪着笑脸,只好忍痛割爱。


林晶又羞又怒,这些人渣将她当做什么了?


姐姐说的没错,男人都是猪狗禽兽,不能让他们看到我们的面容。


“你就是袁天楼?”


唐明阳目光落在袁天楼身上,微微一凝,此人,半步玄元气场,生命力仍保持壮年巅峰。若非是在天武大陆这等天地灵气匮乏地方,只怕此人早就可以突破至玄元之境了。


袁天楼没有答话。


也不是什么蝼蚁问他,他都会回答的。


只是他看着唐明阳手中带血的剑,目光露出几许疑惑之色,似乎哪里见过这柄剑。


“大胆!敢如此对我们帮主不敬,今日遍砍下你双腿,让你懂得跪地做人!”


袁天楼身后一人飞窜而出,乃是天楼帮的二长老范田,先天二重化元境后期修为,手持一柄大刀,直奔唐明阳站着的双腿而去。


唐明阳嘴角泛起一丝不屑,手中的玄华法剑,随手挥去,一道剑光,快到肉眼几乎难以捕捉,从范田身上闪烁而过。


“不好,快躲!”


袁天楼目光精芒暴涨,可想要出声提醒,已经来不及了。


只见范田的身体,从左肩到右屁股,一分为二。


众人大骇!


范田在天楼帮里,实力能排前十。


可在这少年面前,竟然连一招都接不下,死的如此干净利落,血腥残暴。


“如此说来,彩云镇外的人,是你杀的?”


袁天楼又惊又怒。


惊的是他竟然看走眼了,眼前这位他直接忽视的修为低微少年,就是他们要找的敌人。


怒的是此子出手,竟然如此狠辣,动辄杀人。


说话之间,他已经从右手拿出一柄通体如玉、剑刃淡青的法剑。


此剑,他四十年前机缘从断魂渊里挖出,很少示人,可见到它的敌人,都饮恨剑下。


凭借此剑,他年少成名,先天二重化元境,即可在世俗里能和先天三重符种境的宗师强者一战。


如今他半步玄元修为,他自信就算是那些玄元境,他也能对上几招。


“没错。”


唐明阳淡淡的说着,目光往袁天楼的剑扫了眼。


黄级中品法宝。


“你……你手中这柄法剑,莫非是华家的玄华法剑?”袁天楼忽然认出来了。


唐明阳没有回答,他将手中的玄华法剑放到左手,再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柄通体玄青的法剑,握在右手。


生死轮转剑诀,需要双手持剑,一剑掌生,一件掌死!


不过,此剑一出,严灿等人惊声叫道:“这是华师弟的佩剑,怎么落到你的手里?”


“看来你们四人,就是天都宗弟子了。”


“你……你敢杀了华师弟?布四象杀阵!擒拿此子!小子,敢杀天都宗的人,不管你出自何方势力,不仅你要死,你背后的势力,也要彻底铲除!”


严灿四人惊怒之间,已经拿出他们的法剑,站住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将唐明阳围在中央。


“你们且为我压阵,我来擒下他!”


袁天楼手持法剑,慢慢靠近唐明阳。


有时候,人多围攻,不懂配合,手忙脚乱,反而落下风。


“对了,姑娘,我叫杨明唐,还未请教你的名字呢。”唐明阳忽而开口问道。


“你……都这时候了,你不专心对敌,问这个干什么?”


林晶紧张死了,见唐明阳这会儿竟然分心开口问她名字,当真是又羞又气。


面前的袁天楼,看着气息,可是半步玄元强者啊,并且周围还有天都宗的四位内门弟子虎视眈眈,这四人,每一位都有先天三重符种境的实力。


“你不回答也行,不过我若是斩杀了袁天楼,你可是答应要带我去给你姐姐治病的。”


“你……那你斩杀了他再说!”


林晶内心抓狂又无语。


这混蛋,这个时候还惦记她的天地灵乳,直接死了算了。


“你找死!”


袁天楼目光杀机暴涨!


这少年,竟然在他和对峙时,分心和别人谈话?


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如此偷袭的机会,袁天楼不可能放过。


五米的距离,他一步踏出,眨眼就到,手中的法剑在先天真气的注入下,吞吐出寸长剑芒,直奔唐明阳的心口。


“小心啊!”


林晶虽心里咒骂唐明阳快点去死,但见袁天楼偷袭,还是忍不住惊呼提醒。


“知道了!”


唐明阳淡淡一笑,他看似随意,实则当他双手持剑时,已经代表他将这袁天楼,看得很正式了。


毕竟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让他动用天级绝品武技生死轮转剑诀的。


他将双剑往胸前交叉,铿锵一声,袁天楼的剑,正好被他双剑所挡下。


唐明阳已经足够重视,本能的做好承受这剑上威力的准备。


谁知双方法剑相碰,袁天楼剑上的力量,轻飘飘,竟然动弹不得他分毫。


“力量碾压对方的感觉,真爽啊!”


唐明阳愣了愣,很快就反应过来。


前世他只修生死轮转诀时,与人对敌,力量永远都落入下风,要想取胜,都是靠剑法的精妙,尽量避免正面的力量相碰。


可如今他还修炼了龙血战诀,拥有龙之气劲后,他终于感受到拥有可以正面碾压对方力量的快感了。


袁天楼偷袭没能成功,也没想过一下子就能将唐明阳杀死,他已经做好变招的准备。


他手腕一抖,手中的法剑如同灵蛇般,仿佛活了过来,剑尖从直奔唐明阳的胸口,迅猛的咬向唐明阳的咽喉。


忽然间,他握剑的手臂一顿,一股巨力从剑身上传来,刺向唐明阳咽喉的精妙剑招,就这样硬生生的止住了。


他定睛一看,原来他手中的法剑,正被唐明阳用双剑一夹,如同被捏中七寸的蛇,再也动弹不得。


袁天楼大骇!


他双臂有千钧巨力,此子单靠双剑如同筷子般,就将他的法剑给夹得动弹不了,这……这对方双臂,该有多大的力量?


也就在这个时候,袁天楼的心里升起一股刺骨的悚然之感,他就看见唐明阳的嘴角,慢慢勾起一丝诡异的笑容。


“不好!”


握剑的手臂突然传来一股让他莫之能御、只能撒手的巨力,正当袁天楼想要卸去这股力量时,眼前忽而剑光闪烁。


双剑!


一剑掌生。


一剑掌死。


生死轮转,变幻莫测。


短短两招,袁天楼的人头就落地。


“爹!”袁长峰圆睁怒目,满是不敢相信,嘶声怒吼。


“一起出手!杀了他!”


严灿骇然,怒声震醒失去理智的袁长峰。


能将半步玄元的袁天楼两招斩杀,这样的敌人,已经无限接近玄元之境了。


唐明阳嘴角的嘲讽之色更浓。


斩杀半步玄元的袁天楼,他对自身实力有了实战的了解。


功法武技、战斗意识、搏杀经验都无数倍的凌驾于对手,再加上绝对的力量碾压,那就变成单方面的屠杀。


“如此看来,就算是玄元一重的强者,我未必也不能一战!”


唐明阳手中法剑,寒光剑影,生死轮转间,严灿四人所谓的四象杀阵,在唐明阳看来,不过是漏洞百出的四不像。


“啊!你……你不能杀我,我父亲是竹山严家……”


严灿临死前,想要搬出家世来。


可唐明阳哪里管你是猫是狗?


在绝对力量面前,直接碾杀。


再说了,若是他没有实力,这些人会放过他?


他杀了严灿四人,杀气大起,又追出去,将四散逃出的天楼帮,大杀一通。


看着的满地碎尸,林晶苍白着小脸,已经被唐明阳的凶威所吓住,不由得颤声问道:“华大叔,他……他到底是何人?”


“我……我也不知道。”华云海声音也同样发颤的回答。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