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服用轮回丹,兵解转世,觉醒记忆,这使得唐明阳的灵觉异常的敏锐。


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唐明阳也无法视物,但他敏锐的灵觉,能感知得到四周环境的细微变化。


林晶一直很好奇唐明阳是怎么在没有光的魔窟里,身法快如闪电,如履平地的。


其实,唐明阳是通过灵敏的感知,感受周围环境物体的温度变化和所蕴含的阴阳五行元素的不同,从而进行判断的。


空气的温度高一些,魔窟洞壁的问道低一些,生命物体除了散发气味外,气味带回带着生命气息。


他就是循着戴绿逃窜时,身体残留下的气息,追击而去。


这些气息很淡,几近于无,甚至无色无味,但只有有一丝,就逃不过唐明阳灵觉的捕捉。


这回,轮到他做猎人,如同猫戏老鼠般,不急不缓,慢慢靠近。


时间拖得越久,戴绿身上的毒素发作得越深。


这种由人面蛇妖血液散发的毒素,除了腐蚀玄元境强者的玄元真气外,对于神魂也有伤害。


“呼呼!”


逃跑中的戴绿喘着粗气。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他用师弟杜荆的死,为自己赢得逃生的机会,内心非但没有任何负罪感,反而认为理所当然,甚至他看到杜荆临死前难以置信的怨毒模样,甚至还生出中痛快的病态心理。


他就喜欢信任的亲友之间,当为了活命,自相残杀,完全暴露人之低劣本性,看其中一方痛苦惨死。


包括他自己。


“到底什么鬼东西,跟着我?”


戴绿一口气逃出了魔窟,他警惕的将手中的照明石往身后照去,身后十多米的魔窟洞穴都被照亮,可就是见不到有人面蛇妖追击。


可他的心,更是隐隐不安。


“没错!真有东西跟踪我!”


戴绿相信他的预感从没有错,因为几十年来,这种对危险的预感,已经救了他很多次命。


他将照明石留在魔窟内,人却躲在魔窟出口边上,一手持着玄幽法剑,一手从储物戒指里拿出解毒丹、回元丹,一股脑的吞服下去。


解毒丹并没有生效。


回元丹刚刚补充一点玄元真气,很快就被体内的毒素腐蚀掉,而这种毒素,扩散全身,竟然慢慢腐蚀他的魂魄。


“不好!要赶快回剑王谷,找我爹求救才行。”


戴绿也顾不得埋伏身后追击的东西了,准备想要爬出地底裂缝深渊,然而就在这时候,魔窟洞穴里,传来破空声响,光线一暗,他留在里面的照明石,已经被毁去。


“来了!”


戴绿神情严肃紧张,可即便没有玄元真气,他的肉身也非常强大,双臂之力,足有千斤。便是面对半步玄元的武者,他也能够轻易斩杀。


再凭借着手中玄幽法剑的锋利,就算追出来的是人面蛇妖,他也能够斩杀。


站在魔窟洞口十米处的唐明阳,双手持剑,静静的站着。


敌不动,他不动。


时间拖得越久,对他越有利,他如今还不确定这戴绿到底还剩几分实力,可能拖垮对方一丝是一丝。


他就像是耐心的猎人,等待着落入陷阱的猎物,慢慢挣扎至死。


忽然间,洞口处,光芒一闪,将他照亮。


原来是戴绿无法再拖时间,又将一颗照明石拿出来,扔了进来。


“原来是你!你是故意引我们去山腹,受那些蛇妖攻击的吧!你好大胆子啊!你害死我师弟,不乖乖像老鼠一样躲藏着,还敢追出来?我不会杀你的!我会将你捉起来,百般折磨,我还要将你背后的势力、亲朋好友,一个个在你面前,折磨得生不如死,都是你害的!我要让他们临死都怨毒的诅咒你!这就是招惹我,招惹剑王谷的下场!”


戴绿发现追击他的东西原来是唐明阳后,心里舒了口气。


这唐明阳的气息,明显不是玄元境强者,就算此人隐藏了修为,那又如何?


他如今只凭肉身力量,再加上手中玄幽法剑的锋利,足以斩杀任何玄元境之下的武者。


这就是差距!


“剑王谷?你你……你是剑王谷的人?我很害怕啊。前辈,你能不能饶了我?”


唐明阳假装害怕的说道。剑王谷是什么,他也不知道。


“饶了你?好啊!放下武器,跪下来,磕头!”戴绿愣了愣,心里很快就释然。天武大陆,谁人不知剑王谷威名?这个小子害怕,也是情理之中。


“不跪,行不行?”唐明阳心里冷笑,他实则是拖延时间,能拖延一点是一点。


“不跪?那就自刎在我面前!你死了,我保证,不追究你背后势力、亲朋好友的责任!否则,你应该知道得罪剑王谷的下场!”


“什么下场?”


“当然……小子,你在拖延时间?”戴绿还想说出些威胁的话语,忽而醒悟过来。


“你还不算傻。”


“你找死!”


戴绿大怒,飞身追击进入魔窟里,手中的玄幽法剑即便没有玄元真气的注入,也能挥出道道寒光。


“没有玄元真气的加持,你的身法施展,只凭借肉身力量爆发,慢了五成,你的招式威力,弱了七成,你手中的法剑,也没有先前的凶威。”


唐明阳目光冷静,从容后退,身体没入黑暗里,他还是保守起见,并不急着硬碰。


“那又如何?受死吧!”


戴绿再用储物戒指里拿出一块照明石,握在左手里,追击上前,将唐明阳藏在黑暗里的身体全都照亮。


敢算计他,不仅让他亲手杀死师弟杜荆,还让他身中奇毒。


他胸膛怒火,滔天燃烧,不将这小子碎尸万段,不不……碎尸万段还是便宜他了,他会让这小子尝尽人间,最痛苦的酷刑。


唐明阳一退再退,再退,只怕就要退到山腹内的人面蛇妖群里了。


他手中的法剑往旁边的岩壁熬出的大块削去,巧劲一挑,几块巨石破空而出,呼呼作响,飞击向追击而来的戴绿,与此同时,他人剑合一,贴着巨石,迎上追击而来的戴绿。


“去死吧!”


戴绿早就发现了唐明阳的身影藏在巨石之后,他手中的玄幽法剑,如同豆腐般将巨石切开,顺势一抖,寒光剑影间,笼罩向唐明阳。


叮!


一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唐明阳听到手中的玄华法剑,剑刃传来的悲鸣,只是一击,他就感受得到剑上的灵性,在消减。


好锋利的剑啊,没有玄元真气的加持,单靠剑锋的锋利,竟然能伤害黄级下品的玄华法剑。


“这柄剑,是我的了!”


面对玄华法剑在碰撞中一点点的损坏,唐明阳非但不心疼,反而更加的兴奋。


因为,他已经将戴绿的玄幽法剑,看做是他的囊中之物。


叮叮叮!


唐明阳双剑齐齐斩出,几招之后,他大概摸清楚了戴绿的实力,肉身臂力,大概两千余斤左右,至于玄元真气,此人当真被毒素腐蚀得半点全无,否则也不会落入下风,仍然不用出来。


“死吧!”


唐明阳目中,寒光大盛!


龙血战诀运转,全身三百六十个单穴,龙之气劲狂暴而出,汇聚至双臂,双剑狂斩而出。


“什么?”


单是对敌几招,戴绿隐约觉得他被唐明阳双剑轮番,如同潮水般精妙的剑招所压制,心里非常震惊。


然而此刻,他手中的玄幽法剑抵挡间,只觉得剑刃上传来股万斤巨力,震得他几乎握剑不稳。


此子肉身,到底何等巨力?


他骇然了!


“逃!”


这是戴绿的念头,他已经觉察到了危险。


然而就在这时候,他的眼角捕捉到一抹死亡的剑光,等他反应过来时,已经斩杀而至。


眼看戴绿的人头就要落地,就在这时候,戴绿身上的一块玉佩,忽然发出一阵玄元法光,形成一个玄元罡罩,笼罩在戴绿的身前。


砰!


唐明阳的法剑斩杀至这个防御罩上,就像是木棍击中皮革,发出沉闷的声响,与此同时,防御罩上,将他攻击的七成力量,反震回来。


“法宝护体?”


唐明阳有些诧异,就在这时候,玉佩之上,传来一个苍老威严的声音。


“老夫剑王谷谷主戴战!道友,还请看在老夫薄面,绕过小儿!”


唐明阳听到玉佩之上的神魂之音,吓了一跳,紧接着明白是怎么回事,冷笑连连。


“原来不过是一丝神念,藏在玉佩法宝里。敢在老子面前装神弄鬼?”


这个法宝的原理很简单,就是玄元境修士,将一丝神魂用秘法分离出来,融入法宝里,并预先设置好话语。


如果法宝被动激发,那么里面的神魂也会被激发出来,本能的说出预先设置好的话语,很有吓唬人的作用。


至于那一丝神魂,并没有多少的意识和战斗力。


但,能够做得到这点的,至少都是玄元二重出窍境的武修。


也就是说,这剑王谷的谷主,至少是玄元二重出窍境修为。


那又如何?


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


唐明阳可不相信,他今日放过这戴绿,剑王谷的人会放过他。


他没有停顿,手中长剑,再度斩下。


轰!


罩在戴绿身上的玄元罡罩,剧烈颤抖着,光泽黯淡几分。 [ 首发


“道友,还请给老夫一个薄面,给剑王谷一个薄面!”


玉佩的声音,转而变得急促又带着几丝凌厉。


唐明阳冷笑。


制作这个玉佩的主人,也真是花了心思,如果玉佩遭到遭受到第二重攻击,那么玉佩力的神魂,就会激发出进一步的话。


然而,这早已经被他看穿,也并没有什么用!


“死吧!”


唐明阳冷酷无情,继续攻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