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龙血槐树
    唐明阳跟金宛茹身后,佳人纤细的背影,在轻轻的步法下,却走出婀娜的风情。

    走出药堂大厅,穿过回廊,里面还有一层院落。

    这里并未遭人打砸,四周栽种些治疗常见疾病的草药,走进来时,清香扑鼻。

    左边还有个水井,丝丝的天地灵气,就是从水井里冒出来的。

    “看来水井之下,应该有个小小的灵眼。”

    唐明阳瞥了眼,算是找到天地灵气的波动根源。

    他见李员外看着这口井露出贪婪之色,想来桥谷商会和青狼帮,都是冲着这小小的灵眼来的吧。

    不过敢于和他抢东西,他不介意给这些人点颜色看看。

    井边还有大片空地,却不合常理的闲置下来,没有栽种草药,反而栽种一株看似无用的金叶槐树。

    槐树枝繁叶茂,金色的花朵在微风里散发出淡淡的幽香,让人闻之神清气爽。

    “不对!”

    唐明阳嗅着槐树花叶气味,眸子泛起一丝疑惑。

    他身手接住一片被风吹落的槐树叶子,叶成金色,唯有叶脉金中带红,透着血色,他眸子亮了起来,慢慢闪动着激动之色。

    这哪里是金叶槐树?

    这分明是一株龙血槐树!

    龙血槐树,外表和普通的槐树很像,实则是炼制高级灵丹常用之物,即便在乾坤大世界里也非常珍贵。

    它茎叶里蕴含一丝龙之精血,乃是壮体的神物,若是修士融入**,可以使得肉身具备一丝龙血之力。

    唐明阳就懂得炼制一种龙血壮体丹。

    “哈哈,真是走运!”

    前世,唐明阳作为,也拥有过龙血槐树,不过他那时的修为已经是玄元六境巅峰,肉身早已经定型,故而就算服用龙血壮体丹,肉身也会排斥其药性。

    如今这具身体只有壮体期,可塑性非常强,正是服用龙血壮体丹的最佳时机。

    “这里的地盘是我的了!谁敢跟老子抢,就弄死谁!”

    唐明阳激动之余,眸子更是寒芒闪烁,旁边的李员外猛然觉得一寒,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四周张望,却找不到让他发寒的原因。

    “我爹就在里面。”

    金宛茹轻轻推开院落的正房,立刻有一股刺鼻的药味传出来。

    卧室的床上,躺着一位面色发灰的中年男子,昏迷不醒,只有微弱的呼吸。

    金宛茹走到床边,看着奄奄一息的父亲,眼圈又开始红了,剪水眸子看向旁边的唐明阳。

    “这位公子,施展你的医术吧。”李员外继续嘲讽道。

    唐明阳也懒得理会这李员外,他上前坐在床边,先帮金宛茹父亲切脉,然后检查了其身上几个穴位,最后打开其胸口衣襟一看,胸口留有个猩红的掌印。

    他用金针刺进掌印里,针尖带出的一丝血液泛着淡淡的腥臭之味。

    “公子,我爹的伤势怎么样?”金宛茹见唐明阳煞有其事的望问诊切,又见其皱眉思索,不由得紧张起来。

    “让我思考一下。”

    唐明阳起身,踱着步子。

    金宛茹父亲五脏六腑重创,本该活不了的,可在他重创后,又有人不想他立刻死去,偷偷给他下了毒。

    这种毒属于丙水阴毒,可对受重伤的人却有个好处,那就是加倍消耗病人的生机寿元,起到暂时续命之效。

    若是前世修为还在,他有上千种办法帮金宛茹父亲疗伤。

    可如今一是他修为不在,二是缺少补充生机的灵药,有些棘手。

    “哈哈,金姑娘,你还没看出来么,这小子是装的!二十岁不到的炼丹师,你信吗?他若能医治你爹的伤势,我直接将你爹夜壶里的东西给喝了。金姑娘,捉紧时间吧,我们越快达成这笔买卖,你爹就能快一些得到救治。”李员外再次嘲讽道。

    “这位公子……”金宛茹见唐明阳已经来回踱步很久了,心里越发不相信唐明阳。

    忽这时候,唐明阳停下了脚步,先看向李员外,笑问道:“哦,我若能医治金姑娘爹的伤势,你真的将夜壶里的东西给喝了?”

    “你……你若不能医治呢?”李员外不甘示弱,冷笑反问。

    “那我将那些东西给喝了。”唐明阳笑道。

    “很好!倒时候你若不吃,我让人喂你吃!”李员外的脸再度阴沉起来。

    “公子,你真可以救治我爹?”金宛茹问道。

    “为了让李员外尝一尝夜壶里的东西,我怎么也要将你爹救活啊。走吧,跟我到外面找几味药材!”唐明阳说道。

    金红药堂平时只是为附近居民治疗些感冒发烧等小疾病,药材的种类并不是很多。

    不过炼丹术到了唐明阳这等层次,已经不拘泥于固有的形式,阴阳五行相生相克,不同的药材组合在一起,都可以配出他想要的药性。

    他命金宛茹将澡桶搬到院子里,倒入蕴含丝丝天地灵气的井水,煮沸,并在不同时间,按照他吩咐,将不同的药材放进去。

    “你将这碗药液喝下去。”正在磨药草的唐明阳,忽而将一小碗磨好的药汁递给金宛茹。

    “这是什么?”正在帮唐明阳打下手的金宛茹警惕的问道。

    “对你身体有好处,喝不喝随你。”唐明阳瞥了眼冷眼旁观的李员外几人,嘴角泛起一丝冷笑,自个儿端起一碗,先喝了起来。

    金宛茹犹豫了一下,也喝了下去。药汁有些苦,可喝进肚子里,整个胃都暖洋洋的,浑身毛孔像是张开嘴巴来呼吸,说不出的舒服。

    “这是什么药?”金宛茹诧异的问道。

    “解药!你也别问了,将你爹放进另外一个澡桶里,我开始为他疗伤了。”

    “你……你真是炼丹师?”金宛茹忽而问道。

    “怎么,我若是炼丹师,又救活了你爹,你是不是想以身相许?”唐明阳打趣问道,眼睛可不客气,打量起金宛茹凹凸有致的身材,佳人香汗淋漓,秀发贴着脸颊,还别有一番妩媚。

    “你……你……你若真是二十岁不到的炼丹师,会……会看得上我?”

    金宛茹俏脸一红,她懂些医术,从唐明阳熬药、配药的方式里,她多多少少看出唐明阳至少是懂的高明医术的。

    至于炼丹师?那离普通人太遥远了。

    学习炼丹术知识,只是最基本的。然而等知识积累到一定曾度,那就要开始尝试炼制丹药。

    炼制丹药最基本条件是你的修为至少达到先天一重灵府境,那样你才能用先天真气控制丹炉的炉火。

    最后你还需要有钱,因为任何炼丹师,都是从无数次炼丹失败走过来的,而每一炉失败的丹药,里面那些动辄几千上万两银子的珍贵药材就作废了。

    炼丹师非富即贵,因为普通人家的孩子,就算炼丹知识学得再好,也没有钱财让他尝试炼丹。

    “当然看不上。不过嘛,你的姿色,做我丫鬟,帮我暖暖床什么的,还是可以的。”唐明阳笑道。

    “你……你想得美!”

    “你可考虑清楚哦。否则几个月后,你连做我丫鬟的资格都没有。好了,愣着干什么?过来帮忙。”

    “这混蛋!”

    金宛茹跺跺脚,没想到此人如此不正经,还如此自大狂妄。不过……面对唐明阳的调戏,她却并没有多少的生气。

    唐明阳将金宛茹父亲脱光放入澡桶里,刚想将熬好的药水倒进去,李员外忽而大步走过来,喊道:“住手!”

    “李员外,有何指教?”唐明阳目光看向李员外等人肌肤泛起的红疹,嘴角泛起笑意。

    “哼!金姑娘,难不成你真以为这小子能救你爹?你爹被他如此胡来,耽误病情暂且不说,若是伤上加伤,有个三长两短,你可要想好了。”李员外说道。

    金宛茹一听,也愣住了。

    是啊,爹已经奄奄一息,若被这位公子如此一弄,可还有命活?

    她目光复杂起来,剪水眸子全都是犹豫之色,看向唐明阳。

    她忽然发现,直到现在,她还不知道唐明阳的名字。

    “公子,你……你真能医治我爹?”

    “你不相信我?”唐明阳反问道。

    “我……我相信你。”不知怎么的,金宛茹忽而在唐明阳平静的目光下,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那好,将药水倒进去吧。”唐明阳说道。

    “哼!金姑娘,他若是医死了你父亲,这金红药堂,你可要卖给我吧。”李员外说道。

    “嗯!”

    金宛茹点了点头,下定了赌上父亲性命的决心,将滚烫的药汁用木勺子慢慢放入澡桶里。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