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金家的秘密
    澡桶里事先放有半桶冷水,随着滚烫的药汁进入,温度慢慢升高,金宛茹父亲苍白的肌肤,忽而泛红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热水给汤红的。

    唐明阳伸手指进入药水里试了下温度,又用手检查了金宛茹父亲的身体状况,右手一翻,从储物戒指里拿出那盒刚买不久的金针,大手一挥,金针闪电般插入金宛茹父亲背后的几处穴道里。

    金针入体后,金宛茹父亲的肌肤,泛起了胭脂红,非常的诡异。

    “小子,医死人,算你输。你不但要将夜壶里的东西都喝了,杀人偿命,我们还要抓你去坐牢!”李员外大声说道,想扰乱唐明阳的施针。即便他再怎么没有眼光,此刻也看得出唐明阳有两下子。

    “放心,夜壶的东西没有倒,会留给你的。”唐明阳冷笑,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柄小刀,果断的往金宛茹父亲胸口泛紫色的掌印刺去。

    “爹!公子,你……”金宛茹失声大叫,想要制止已经来不及了。

    “不想你爹死,那就别乱动!”唐明阳冷笑,果断抽出短刀,刺进的伤口处,一股腥臭的紫色血液飞溅而出。

    紧接着,一直昏迷不醒的金宛茹父亲,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爹!”金宛茹惊喜的叫了起来。

    唐明阳将金针闪电般扎入金宛茹父亲胸口的掌印处,喝道:“愣着干什么?继续将药水倒进去!”

    与此同时,他手中拔出的短刀,朝着木桶刺了个洞,木桶下端开始漏水,同金宛茹倒水的速度刚好形成一个平衡。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随着唐明阳的施针,金宛茹父亲胸口流出的血液开始变红,呼吸从急促开始变平缓,慢慢增开了眼睛。

    “爹!”金宛茹见此,惊喜得哭出来。

    “茹儿,这是在哪里?”金平乐昏迷几天后首度清醒,还有些迷茫。

    “爹,你被青狼帮的人打伤后,一直昏迷,现在这位公子在为你疗伤。”金宛茹看向唐明阳的目光,全都是感恩。

    “多……多谢公子救命之恩。”金平乐也看到了正在为他施针的唐明阳,感觉道谢。

    “先别说话。金姑娘,将左边那碗药汁,给你爹灌下去。”唐明阳吩咐道。

    金宛茹这回对唐明阳的医术,没有任何一丝的怀疑,赶紧照着做。

    在唐明阳的医治下,半个时辰后,已经昏迷多天命悬一线的金平乐,不仅救活过来,而且出了药桶后,立刻就能下地行走。

    这已经超出普通医术的范畴,唯有炼丹师才有如此让人起死回生的能力。

    “你……你真是炼丹师?”

    李员外骇然问道,二十岁不到的炼丹师,若传出去,何等惊天动地。

    “我已经救活了金姑娘父亲,轮到李员外你实现若言了。”

    唐明阳笑着,目光看向旁边的夜壶。

    这李员外三番两次嘲讽他,先前甚至还对他露出过杀意,不好好惩戒一番,如何行?

    “呃,公子,你我只是玩笑之举,如何当得真?”李员外赶紧赔笑。

    “你不喝,我也不勉强你。”唐明阳拿起夜壶,将旁边的一碗药汁倒进去,放在一边笑道,“你们几人,什么时候若觉得身体不舒服,不妨喝一下夜壶里的东西,或许能治病。”

    “你……”李员外忽而脸色大变。

    炼丹师之所以让人尊敬,更因为他们又神秘莫测的下毒本事。

    他忽然发现,皮肤起不知不觉,红疹越来越多,越挠越痒。

    “你……你对我们下了药?”

    “哪有啊。李员外,我哪里敢对你下药?”唐明阳嘲讽道。

    “小子,你找死!”

    旁边两个护卫大怒,他们乃是武林之人,行使冲动粗野,管你是不是炼丹师?敢对他们下药,拿下逼问解药再说。

    然而他们出手瞬间,运转真气,忽而全身抽筋起来,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满地哀嚎,身体的红疹越来越大,肿胀起来。

    如此诡异一幕,吓住了所有人。

    “这位公子,我们是桥谷商会的人,你……你真敢要我们的命?”李员外浑身肥肉颤抖,不停挠痒,害怕起来。

    “我不是说了么?你们身体若是不舒服,可以喝一喝夜壶里的东西。记住,时间不多了。”唐明阳说道。

    “你……你们,快喂他们喝!”李员外没有办法,又惊又怒,手下几人捏开两个倒地护卫的嘴巴,将夜壶里的东西倒进去。

    果然,几分钟后,这两个人的身体状况,慢慢恢复过来。不过他们恢复过来后的第一件事,那就是挖喉咙呕吐起来。

    “记住,夜壶里的东西可不多,你们七八个人,谁若是感觉不舒服,省着点喝。好了,不送!”唐明阳说道。

    “你……这位公子,可否留下尊姓大名?”

    李员外购买金红药堂的事情办砸,又身中奇毒,只好退而求其次,打探好唐明阳的信息,回去交差。

    “你没有资格知道。半刻钟后,你们再不滚,只怕连滚的机会都没有了。”唐明阳说道。

    “你……很好!我们走!”

    李员外恨痒痒的,临走时不忘带走夜壶。他们只能回去求助桥谷商会命他们办事的那位大人物,对方是尊贵的炼丹师,看看他能不能解他们身上的毒了。

    若是不能,那只有……想到最坏的结果,李员外就想作呕。

    ……

    金平乐在女儿的搀扶下,已经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出来。

    院子里,唐明阳还在熬药,药桶里的药散发出阵阵清香,让人闻之神清气爽。

    “多谢公子救命之恩,还未请教公子尊姓大名呢。”金平乐恭敬的问道。一位二十岁不到的炼丹师,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杨明唐!你也不必谢,我救你,是有条件的。”唐明阳报了个假名,只将他的名字倒过来念。

    “公子看得上金红药堂,只怕为了丹泉而来吧。”金平乐说道。

    “丹泉?”唐明阳明白金平乐是指那口蕴含天地灵气的井,他不置可否。原本还是,现在发现龙血槐树后,这口井的价值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杨公子别误会,我们并没有反悔的意思。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教训,我们父女已经领教到了。从现在开始,金红药堂的任何东西,都属于杨公子的了。我之所以多此一问,是想告诉杨公子一个关于我们金家的秘密。”金平乐说出这番话时,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什么秘密?”唐明阳其实并不感兴趣。他前世乃是,纵横乾坤大世界,什么样的事情没经历过?对于这些世俗凡人的秘密,再宝贵,能贵到哪里去?

    “关于那颗金叶槐树!其实它并不叫金叶槐树,而是叫做龙血槐树!”

    “哦?”唐明阳眸子深处精光一闪而过,感兴趣起来。

    龙血槐树是炼制高级灵丹的常用灵药,只有七八星级别的炼丹师才可能知道,金平乐连炼丹师都不是,何如知道?

    忽然间,他发现有趣的事情。

    丹泉如此宝贵,而却将龙血槐树栽种在旁边,若非栽种之人知道这株树的价值,又怎么会让它在井边占据如此大的一块地?

    “我们金家,实则源自一个古老的家族,而这株龙血槐树,则是我们家族的守护树。上千年前,我们家族遭受剧变,祖上迁移到此地,发现有这么一口丹泉可以栽种龙血槐树,古才定居于此。”

    金平乐娓娓述说着他家族兴衰的往事,旁边的金宛茹显然也是第一次听闻这些,吃惊得张大了嘴巴。

    大概故事是这样子,几千年前,金家是天武大陆的超级大家族,家族靠着《龙血战诀》称霸天下。然而龙血战诀有个弊端,那必须要服用龙血丹才能修炼。

    千年前家族剧变,核心成员几乎死光,金平乐祖上一脉只是家族的旁支,这才幸存下来。不过幸存的人里,并没有炼丹师,他们祖上又怕龙血丹的秘密暴露,引来杀身之祸,故而也没有胆子敢请其他炼丹师帮忙炼制龙血丹。

    慢慢的,家族之人修炼不了龙血战诀,后辈子弟越来越弱,又经过几次国家战乱,朝代更迭,金家就衰败成为只有金平乐父女两人。

    “只要杨公子能帮我们父女炼制一炉龙血丹,我愿将家族的龙血战诀,传授给杨公子作为答谢。”

    金平乐忽而跪在地上哀求,这次死里逃生,他看开很多东西。

    与其抱着家族秘密和宝藏死去,还不如找人合作,互利共赢。

    “爹……”金宛茹见父亲跪下来,有些不知所措。

    “茹儿,你也跪下来求恩公!”金平乐喝道。

    “杨公子,求求……你。”金宛茹也跪下来,剪水眸子可怜兮兮,分外让人怜惜。

    “你们起来吧,将丹方拿出来给我看看。”唐明阳说道。他倒是想看看这龙血丹和他想要炼制的龙血壮体丹,到底有什么不同。

    “恩公,这是丹方。”金平乐早有准备,从怀里拿出一张金箔纸,上面用特殊药水写着密密麻麻的药材名字和炼制之法。

    “这是一张五品丹方。”唐明阳笑道,同时推算起这张丹方各种药材组合后的药性。最后他发现确实比他所得到的龙血壮体丹来得好。

    “五品……”金平乐闻言,身子一颤,一股无力感自心中升起。

    五品丹方,需要五星炼丹师才能炼制,而楚国最厉害的炼丹师只是四星。眼前这个不足二十岁的少年,他能成为一星炼丹师,已是惊世骇俗,不可能炼制五品丹药吧。

    同时,他也明白他们金家为什么衰落下去了。

    或许祖上也动过找过炼丹师帮忙炼制的念头,只是五品炼丹师,实在太稀有了。

    “我可以帮你炼制。”唐明阳说道。

    “什么?”金平乐以为他听错了,骇然看向唐明阳。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