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最快更新抬棺匠最新章节!


但见,棺材内躺着一名六十岁左右的老人,那人鹤发童颜的,双眼微微紧闭,双手平放于胸前,一身黑色的寿衣令其整个人看上去有一丝古怪。


当下,我哪里敢犹豫,连忙伸手朝棺材内探了过去,先是探了一下他呼吸,很混匀,后是探了一下他心跳跟脉动,皆是正常的。


“蒋爷!”我死劲晃了他一下。


令我没想的是,随着我这么一晃,蒋爷缓缓睁开眼。


就在他睁眼的一瞬间,他整个人好似显得格外疲惫,我面色一喜,忙问:“蒋爷,你怎么会在这?”


他诧异地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又打量了一下周边的环境,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整个人的气质在这一瞬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若说先前的蒋爷是一个安详的老人,如今的他便是杀神。


我又喊了一声,“蒋爷!”


他嗯了一声,一个跃身从棺材内爬了出来,我又问了他一句,怎么会在这,他说:“玛德,那群老不死的,竟然算计到我头上来了。”


说罢,蒋爷深呼一口气,又在我身上打量了一会儿,就问我:“小九,你怎么会出现在鬼山?”


我也没隐瞒他,就把来这找悬棺的事说了出来。


他一听,好似想到什么,就说:“我们俩的目标是一致的,我在玄学协会的密室中,曾看到有关于天煞之身的事,传闻,悬棺内的一口訇气能救你,当时,我便想这先找到訇气,再通知你,谁知道想到居然会被那群老东西给算计。”


我连忙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他深深地望了我一眼,也不说话,我又问了一句,他还是不说话。


这把我给急的,差点没跳起来,但蒋爷不说,我也不好再深问下去,不过,我心里却跟明镜似得,他说的老东西应该是指玄学协会那群人。


也只有玄学协会的那群人,才指的蒋爷喊老东西。


当下,我也没再问关于这个问题的事,就问他,那现在怎么办。


蒋爷没说话,一把拽住我手臂,说是要去找那群老东西报仇,也算是替师傅清理门户了。


他这话,却令我纳闷了,清理门户?


这啥意思?


玄学协会那群老东西是师傅的徒弟?


我把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蒋爷却说,等会你就知道了。


说话间,他领着我朝里面走了过去,我没敢走,就说:“蒋爷,我朋友还在外面。”


他微微一怔,笑道:“没事,从这里出去,应该就能找到你朋友了。”


我懂他意思,估摸着他应该知道生门在哪。毕竟,结巴曾说过,唯有找到生门才能出去,而一旦出去,便能看到结巴了。


这让我内心一阵狂喜,本以为想要出去,还得费一番功夫,谁曾想到,蒋爷居然会在悬棺内。


不过,话又说回来,对于蒋爷出现在悬棺内,我却是好奇的很,他是怎么活下来的?


带着种种疑惑,我跟着蒋爷朝里面走了过去。


令我诧异的是,这房间原本只有几十个方左右,可,蒋爷领着我走的地方却好似看不到尽头,而我们脚下的地面皆是由黄金铺成的。


我试探性地问了一句,“蒋爷,这房间到底怎么回事?”


他停下脚步,扭头瞥了我一眼,说:“这不是障眼法罢了。”


“你意思是,这些黄金是假的?”我问。


他摇头道:“黄金是真的,只是这房间是假的罢了。对了,小九,等会找到那群老东西,恐怕你也得出力。”


我点点头,不用他说我也会出力,不过,我更好奇的是,到底是谁算计他了,又是谁把他弄到悬棺内。


就这样的,蒋爷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着,也不晓得走了多久,就觉得脚下酸痛的很,好几次差点摔倒,好在蒋爷拉住我了。


“到了!”蒋爷忽然停了下来,抬手朝前面指了指。


我一怔,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去,就发现我们眼前出现一道墓碑,那墓碑跟我进来时一模一样,宛如一道双页石门。


蒋爷说:“小九,记住一点,等会要过门时,必须要在最短时间冲过去,否则,那墓碑会封死,我们俩这辈子都会被困死在这里。”


说罢,蒋爷快步朝前面走了过去。


瞬间,他整个身体从墓碑穿了出去。


看着这一切,我有点懵了,蒋爷什么时候学会穿墙了?


这特么也太假了吧!


我嘀咕了一句,也没往深处想,脚下不由加快速度,猛地朝墓碑冲了过去。


大概跑了十来步,我陡然发现一个问题。


平常我们跑步,耳边都会有呼呼作响的风声,可,刚才我在跑步时,耳边静悄悄的,压根没半点风声,这是咋回事?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我已经出现在墓碑边上,脚下不由慢了下去,但由于惯性,整个身子还是撞了上去,特别是额头,只听到砰的一声。


瞬间,一股剧烈的疼痛感令我脑子变得昏昏沉沉的,死劲晃了晃脑袋,定晴一看。


我懵了,我彻底懵了。


但见,我哪里在什么墓碑门口啊,分明就站在悬棺边上,而在悬棺边上一条条殷红的血泽,无一不在证明我刚才是撞在悬棺上。


这令我浑身一怔,难道刚才可一切是幻觉?


当下,我低头朝悬棺内看了过去,就发现蒋爷正躺在里面,双眼紧闭,与我先前看到的一幕毫无二样。


玛德,这是幻觉还是?


一时之间,我压根不敢确定。遥记得先前进来时,结巴说过,说是可能会遇到幻境,没想到我竟然不知不觉陷入幻觉当中。


只是,我不敢确定的是,眼前这一切,到底哪部分是真,哪部分是假?


还有就是,蒋爷是否真的躺在悬棺内?


心念至此,我也顾不上擦拭额头的鲜血,席地而坐,微微闭眼,死劲地咬了咬舌尖,剧烈的疼痛令我脑袋稍微清晰了一些。


我没急着睁开眼,而是念了三遍静心咒,这才缓缓地捞起边上的桃木剑,开始挥舞起来。


在挥舞桃木剑期间,我一直未睁开眼,主要是怕眼睛会干扰自己的视线,令自己分不清真实与幻境。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