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看着来的人是谁后,南宫浅张了张嘴,最后终究没有出声,只是加快步伐朝他走去。


毕竟孩子已经睡着,她不能吵醒了他们。


虽然他们也很想看到来者。


帝弑天见她出来后,便转身往外面走去。


南宫浅立刻跟上,等到了外面后,她直接张开双手抱住帝弑天,紧紧的抱着。


“无极,我很想你。”南宫浅靠在他的背上说着她的思念。


虽然这次分开才半个多月,但却比以往的四年多更加想他。


或许是因为突然见面的原因。


有时候越见面会越想念,一直没有见到,反而能更好的控制住思念。


帝弑天的身子僵了僵,随即低头看向抱在他腰间的小手,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你会对别的男人这么主动吗?”帝弑天开口问道。


“当然不会,只想对你耍流氓。”南宫浅眨巴着眼睛狡黠的笑道。


帝弑天嘴角抽了抽,她说话一直这么飙悍无所顾忌吗?


竟然连那种话都说了出来。


“你怎么不说话啊,被我吓住了?”南宫浅放开他,然后走到他面前,抬头笑容明媚的看着他。


只可惜他依然带着面具。


她很想看看他的容貌。


说着,她直接伸手想摘下他的面具。


但是被帝弑天挡住了。


“为什么不让我看?”南宫浅皱眉问。


“没有为什么。”帝弑天淡淡道,随即朝外面走去。


南宫浅立刻跟上,然后在心里嘀咕,总有一天她会让他摘下面具的。


“你这次食言了,为什么这么久才来?”南宫浅像个幽怨的小媳妇问道。


“我只说我会常来圣星学院,可没有说立刻马上就来。”帝弑天理直气壮的说。


南宫浅撇嘴,“你这是跟我玩文学游戏吗?”


“没有。”


“你这次会待多久?能不能待久一点?”南宫浅委屈巴巴又可怜兮兮的说。


帝弑天转身看着她,“三天。”


“你到底是什么人啊?为什么这么神秘?我问院长,院长不告诉我。”南宫浅撅着嘴巴说道。


帝弑天挑眉,“我是谁有那么重要吗?你不是已经认定我是你的夫君战无极。”


“也是,管你现在是谁,反正你是我的夫君战无极。”南宫浅甜蜜如花的笑。


他这话说的还真的没有错。


所以她没有必要去追究他这一世是谁。


反正总有一天他会觉醒,然后会回归。


“在学院还习惯吗?”帝弑天淡淡的问道。


“习惯,特别的习惯,圣星学院挺好玩的。”南宫浅笑眼眯眯的说。


这里比她想像中好混。


不过幸好她可以炼药,拉拢了一些人。


但她知道暗中有很多人看她不顺眼,说不定以后会找她各种麻烦。


不过她并不怕。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


什么大风大浪她没有见过,她早就练就了一颗强大的心!


“那就好,好好修炼。”帝弑天淡声道。


南宫浅点点头,他不说,她也会好好修炼。


“院长跟我说,等我实力足够后,会把我送去更高级的地方,那里是你所待的地方吗?”南宫浅好奇的问。


“是。”


“是不是就可以天天见你?”南宫浅眼睛放光。


帝弑天对上她的眼神,嘴角微抽,“能不能天天见,得看你的实力。”


“有你这句话,我有无限的动力。”南宫浅扬唇神采飞扬的说。


“……”


“咦,你今天晚上睡在哪里?”南宫浅突然笑问。


帝弑天斜视她一眼,“这个不是你需要担心的事,你觉得我会在圣星学院没有地方住吗?”


“我不介意把我的床借你一半。”南宫浅朝他眨眼笑得一脸坏。


“……”帝弑天脸黑。


她真是他见过说话最大胆的女子。


真是什么话都说得出口。


“你吃过晚饭了吗?”南宫浅突然问道。


“没有。”


“你跟我来。”南宫浅说完直接抓住他的手,拉着他朝厨房走去。


此时此刻,东方陌和东方涯早就把厨房收拾好回去睡觉了。


所以他们去时,厨房空无一人。


“你在这里坐着,我给你做饭。”南宫浅将帝弑天按着坐在凳子上,然后立刻去准备。


帝弑天坐着没有动,目不转睛的盯着南宫浅淘米,蒸饭,洗菜,切菜,炒菜……


每一步她都做的很认真,一点也不马虎。


她竟然愿意这样下厨房。


要知道平常那些名门千金或者天赋好的年轻小姐,可是没有一个人这样愿意下厨房的。


通常都是别人伺候她们。


她倒是挺接地气的。


他的前世,他们也是这样的吗?


她为他洗手作羹汤?


片刻过后。


两菜一汤。


“你可以吃了。”南宫浅坐在他对面笑眼眯眯的看着他。


她终于可以再次为他做饭。


帝弑天看了看桌子上色香味俱全的菜,心里微微诧异,没想到她的厨艺竟然这么的好,一点也不比那些厨师差。


“快吃啊,没下毒也没有下药,而且味道很不错。”南宫浅扬唇笑。


帝弑天看她一眼,拿起筷子品尝。


他最先吃的是鱼。


肉鲜嫩又不失味道,很不错。


甚至比他家的厨师做的鱼还要好吃。


“是不是味道很不错?”


“还不错。”


“你应该说很好吃,要知道今天晚上院长和大家都夸好吃。”南宫浅撇嘴道。


帝弑天皱眉,“你替很多人做饭了?”


“是啊。”


“……”帝弑天。


“你吃醋了?”南宫浅眨眨眼。


“没有。”


“那你皱什么眉,我可看到了。”南宫浅嘿嘿笑。


帝弑天抬头看她一眼,“你不觉得累?”


“我觉得挺好的啊,大家都是朋友,看着朋友们吃的开心,自己也会开心,这样不是挺好的。”南宫浅笑嘻嘻的说。


帝弑天看她一眼,低头专心吃饭。


南宫浅突然起身,随即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两坛酒。


“要不要喝一杯?”南宫浅将一个小酒坛子放到他面前。


帝弑天轻抬眼睑看了看,“你该不会是想灌醉我,然后为所欲为吧?”


噗——


南宫浅没忍住喷笑出声。


“我以为你是一个木头,看来你懂的还是挺多的。”南宫浅似笑非笑的说。


“我从来不喝酒。”帝弑天淡淡道。


因为他知道喝酒会坏事,所以他从来不喝。


南宫浅眨眼,“那你可以尝尝,这是桃花酒,不醉人。”


帝弑天看一眼并没有答应喝,也没有拒绝喝。


以她的大胆飙悍,极有可能酒后做些什么事。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