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呼啸的风声从耳畔刮过,在跳入漩涡中后众人才发现,这漩涡当中居然有着极强的气流跟空间挤压。幸好先前皇明月提醒了一句,否则他们这群人只怕在刚跳入漩涡后就真的会被这些乱窜的气流给冲散。


闭着眼咬着牙忍受着这狂乱的冲击和不时的挤压,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耳畔的风声消失,一众人被一股大量给掀了一个趔趄,踉跄倒地之后,方才听到皇明月淡淡道:“到地儿了。”


除了站得笔直的皇明月和被皇明月给抱在怀中护着的轩辕天心外,眼下还站着的人就只有半挂在皇明月背上的绯辞、和被轩辕天心紧紧拽住的魅姬跟魅姬一直拽着的红莲。剩下的一群人无甚形象可言的或倒或趴在地上,而造成他们这些人变成这个模样的罪魁祸首却连一点儿抱歉的意思都没有,还相当淡定地收回了他那只将众人给掀飞的手。


“帝君。”玉天照一脸凄苦地趴在地上,一边动手去推压在自己身上的凰笑,一边道:“就算是到地儿了,您就不能温柔一点儿么?哪怕您不想再拖着咱们,您直接说就行了啊,咱们也能自己放开手的。”凄凄惨惨地望着帝君大人,“您真的不用将咱们都打飞出去的啊。”


“温柔?”帝君大人垂眸奇怪地看着他,问道:“你们又不是爷的媳妇儿,爷为什么要对你们温柔?”说完,又嗤了一声道:“爷能忍受着你们一路拖着爷的速度就已经很不错了,只是到地儿了才掀飞你们,换着以前的爷的话,在刚刚跳进来的时候爷就会一脚一个将你们能踢多远踢多远了。”


玉天照:“……”看着毫无歉意的帝君大人,他居然觉得自己无言以对。


帝君大人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又反手一把将背上还挂着的绯辞给拎着丢了出去,“你还要在爷的背上趴多久?”


绯辞轻飘飘地落了地,不仅没有因为被丢出去而生气,反而还冲着帝君大人得意地笑了笑。


“爷就奇怪了。”帝君大人不可置信地瞅着她,问道:“你方才是怎么从挂在爷的手转到挂在爷的背上去的?”


绯辞心情不错地理了理发丝,笑眯眯地道:“就在你偷偷摸摸的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去偷亲你小媳妇儿的时候啊,我怕看了会长针眼,所以只能跑你背上去了。”


被偷亲的小媳妇儿:“……”埋在帝君大人的怀里暗暗磨了磨牙,最后又深深吸了一口气后,终于将脸转了过来。


不过轩辕天心这一转后却是瞬间又瞪大了眼睛,目光错愕地看了一眼四周,惊讶道:“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这话太过惊讶,在场的一群人总算认真地朝四周看去,而这一看之下,其他人也纷纷瞪大了眼睛。


荒凉之地他们见多了,但如此荒凉的地方,这还是平生仅见!


一眼望不头的荒芜大地,到处倒是尸骨残骸,这片荒凉大地似乎被大火给焚烧过的般,连土壤都是一种诡异的黑红之色。


轩辕天心抬头朝上空望去,只见灰蒙蒙的天幕看不见一丝阳光,反而还笼罩着大片的怨气。再低头一瞧,轩辕天心的眉心便是一蹙。


难怪她总觉得脚下有异,这地面十分的松软,她微微将一只脚抬起来后就发现,先前之前踩着的那地上已经有了一个深深的脚印,而在那脚印里依稀还能够看到残留下来的血迹。


这是需要多少鲜血才能将整片土地都给侵染?


“老天!”


就在轩辕天心皱眉看着脚下的时候,之前趴在地上的人也同样发现了地上的异样。


众人纷纷垂眸看着他们自己的身上,只见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都或多或少的沾染上了这土里的血。


凰笑一脸嫌恶地掏出小手绢使劲地擦拭着身上的血迹,一边擦一边抓狂地道:“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太恶心了!这是什么?是肉屑吗?”


“你还算好的。”玉天照同样抓着一方锦帕在擦拭,听了凰笑的话后忍不住愤愤道:“先前你可是压在我身上的,我身上更多好吧。”


一群人埋头整理衣裳上的脏东西,似乎谁都没有注意到在他们说话的期间,四周似乎发生了奇怪的变化。


直到皇明月不耐地啧了一声后,才对着他们斥道:“安静点,有什么东西出来了。”


此话一落,只见刚刚还在嫌弃的众人纷纷停了手,然后神色警惕地看向了四周。


‘呜呜呜呜——!’


诡异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这种嘤嘤呜呜的声音,令得红莲立刻打着哆嗦地拽紧了魅姬的手,胆战心惊地道:“这是什么声音?怎么听起来如此渗人?”


魅姬的一张冷俏的脸庞上也同样有些心颤,冰蓝色的双眸飞快地看了一眼四周,不确定地道:“好像是什么东西在哭?”说完,又白着一张俏脸颤声道:“可是怎么只听得见声音却看不见东西?”


哪知她这话音一落,轩辕天心、凰笑、秦翊歌、虬髯、还有那群来自地府的人都纷纷变了脸色。


秦翊歌抽着凉气儿地道:“不是看不见东西,而是你们瞧不见罢了。”


在他们几个人的眼中,这里可不是什么东西都瞧不见的啊!


轩辕天心身为驱魔龙族的传人,天生便带有阴阳眼,而凰笑他们是来自地府和鬼族的,他们的眼睛也跟寻常人不同,能够看见寻常人看不见的东西。


在他们几个人的眼中,这里的一切已经发生了变化。


荒凉的大地上,到处都是游荡的阴魂,密密麻麻的,哪怕是在阴司城中,都很难看到如此多的阴魂!


虽说是修炼之人,不过红莲和魅姬到底是女子,对于有些看不见的东西都天生带着一种畏惧。所以当听完秦翊歌的话后,二人的脸上瞬间就变了,并动作一致地靠近了轩辕天心,似在寻求安全般,哆嗦着道:“到底是什么?莫不是鬼?有多少鬼?”


秦翊歌轻轻吸了一口气,艰难道:“很多!绝对不下十万之数!”


所有人:“……”


不下十万之数?这是什么概念?!


金翅大鹏同样能够瞧见这些东西,他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眉心,并将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躲在自己身后的毕方给护了护,方才对着轩辕天心道:“小五,想办法给其他人开个眼,让他们能够瞧见这些东西,他们这么什么都瞧不见,恐怕连待会儿遇见了危险都不晓得。”


金翅大鹏的话音一落,其他看不见这些鬼东西的人纷纷都是一脸的拒绝。


他们不想看见行不行啊?!


可惜,他们拒绝的想法,被轩辕天心给无情的漠视了。


‘唰——!’


轩辕天心拿着一个小喷瓶对着红莲等人的眼睛就挨个地喷了过去。


随云被什么东西给喷了眼睛只能将双眼给紧紧闭上,无奈地道:“小五,你给我们喷的是什么东西?”


“除了牛眼泪,还能是什么。”一旁的凰笑倒是快速地接了话,这会儿他的神色总算是恢复了几分正常,笑吟吟地看着被喷了眼睛的人,笑道:“轩辕家特制的牛眼泪,喷一喷眼睛更明亮。”


轩辕天心喷完了最后一人,回过头看了凰笑一眼,“你还帮我家的牛眼泪打起广告来了?”说着,将小喷瓶给收了回去,提醒道:“与其有心情帮我家的东西打广告,不如想想这里该怎么办吧。这么多的阴魂再此游荡,地府当真不准备管吗?”


凰笑闻言一噎,有些发愁地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阴魂,头疼地道:“管肯定是要管的……”


话没说完,被秦翊歌给抢了话:“可是如此大量的阴魂,也不是说管就能管得了的啊。这么多,打开引渡门都不行,只能通知地府派阴兵上来送魂了。”


就在几人说话间,被轩辕天心给喷了牛眼泪的众人也纷纷睁开了眼睛。


然后……


“我的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玉天照惊恐地道,看着凰笑问道:“你们地府怎么会遗漏这么大的一片地儿?这哪里是不下十万之数啊,我看着分明都已经有数十万之数了吧。”


红莲也魅姬的身后探出了脑袋,估摸是能够看见了,心中的那一丝害怕倒是小了一些,她好奇又紧张地看着眼前的一切,道:“不过还好,这些家伙的数量多是多了一些,不过它们似乎并没有攻击性。”


可不是没有攻击性么!


这些家伙虽然多,但都是各自在来回的游荡,对于轩辕天心他们这一群活生生的人,这些阴魂就跟看不见似的。


“得亏了它们没有攻击性。”苍朔搓了搓手臂,咋舌道:“这么多的鬼东西,倘若真有攻击性的话,想想都觉得头皮发麻。”


话落,苍朔打了一个哆嗦,而其他人似乎想到了某个不太美妙的场景,也纷纷打了一个哆嗦,同时点头庆幸:要真有攻击性,他们这群人的麻烦就真的不小了。


“既然没有攻击性,咱们还是先别管他们了。”易天火忍着发麻的头皮看向轩辕天心和皇明月二人,问道:“眼下咱们该怎么走?”


该怎么走?


这的确是个好问题!


可这里是一片望不到尽头的荒原,而且四周连个明显的目标都没有,到底该往哪边走还真是令人有些头疼。


轩辕天心看向皇明月,似乎是在等着他决定,而皇明月也果然不负所望,只见他眯眼瞅着这些密密麻麻的阴魂,突然开口道:“你们看这些家伙像什么?”


什么像什么?


一群人茫然地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但却没有明白帝君大人这话是个什么意思。


倒是狐若在看了一会儿之后,突然‘咦’了一声,讶异地道:“它们生前似乎并不是普通人。”


“什么意思?”獠牙好奇地看着狐若问道。


狐若指了指距离众人最近的几只阴魂,道:“你们注意看它们身上的衣裳,虽然都残破不堪,可依稀能够看出来它们身上所穿的是宝甲。”


“宝甲?”玉天照大着胆子往前面走了几步,就近地观察起来一只阴魂,随即双眸半眯,迟疑地道:“的确不是普通的铠甲呢,这种级别的铠甲应当是仙品级别的了吧。”


“所以……”青缇若有所思地道:“这些阴魂身前是仙?”


“能够身穿仙品级别的铠甲,除了拥有仙境修为的人外,普通人是根本穿不起的。”玉天照指了指近前那只阴魂,道:“而且这种级别的宝甲是认主的,除了拥有仙境修为的人能够令它们认主,它们在普通人的手中根本就是一件寻常软甲罢了。”


“这么多的仙境全部死在了这里,这里当初究竟发生了什么?”魅姬疑惑地问道。


轩辕天心收回了打量目光,淡淡道:“战争!除了战争,我想不出来还有别的什么能够令这么多的人死在这里。”说完,又看着皇明月问道:“会不会是当年神魔大战时遗留下来的?”


皇明月闻言摇头,还没有说什么,绯辞却嗤地一声抢了话,笑吟吟地瞅着轩辕天心就道:“丫头,你这是贬低神魔大战么?”指了指那些游荡的阴魂们,不屑地道:“就这些家伙生前的实力,哪有资格去参加什么神魔大战。神魔大战在洪荒,洪荒时期就连最弱的一个小卒子都拥有神阶修为。它们去参加神魔大战?就它们那点儿实力都不够魔族的那位魔神一巴掌扇的,魔神只要一个魔神斩,别说十万个这些东西,就算是百万个,估摸也是个死。”


轩辕天心闻言瞪大了眼睛,错愕道:“当年的那位魔神就这么厉害?”


岂料她这话音一落,帝君大人倒是不高兴了,不满地瞪着轩辕天心,嚷嚷道:“厉害个屁!这算什么厉害的?爷同样也可以!”


轩辕天心:“……”可以就可以呗,嚷嚷什么啊!


帝君大人继续嚷嚷,一把拽过轩辕天心按在怀里,哼道:“就这么些东西,都不够爷开一次混沌钟的。”


瞅着帝君大人那一脸又愤愤又嘚瑟的脸,轩辕天心心累地将他给推开,淡淡道:“可把你给能耐的。”


然而,轩辕天心是淡定了,可到了如今还被蒙在鼓里的易天火、棠玉、白灼三人却不淡定了。


若说凰笑他们将这位称呼帝君什么的他们还不知道是什么帝君,可当‘混沌钟’这三个字一出,他们三人又有什么不明白的。


混沌钟那是什么东西?


相传混沌钟可是鸿蒙至宝,拥有毁天灭地的能力,且这个拥有毁天灭地能力的鸿蒙至宝是妖族那位妖神的宝贝,自天地初生,妖神降世之后,这混沌钟也跟着他一起出世的。


不淡定的易天火三人瞪大了眼睛瞅着某位爷,三人齐齐脚下一软,噗通一声坐下了下去。


老天!


他们究竟是跟着谁在混啊?!


“白灼,你怎么了?”玉衡见白灼忽然坐在了地上一惊,连忙伸手将他给拽了起来。


白灼依然发虚,眼神有些不聚焦地看着玉衡,喃喃道:“玉衡,咱们联盟这么大张旗鼓地留在小梵天真的好吗?万一哪日被人给识破了,会不会被小梵天中的人给追杀啊?我一点儿都不想在功德榜上挂名啊。”


能在功德榜上挂名的人都是妖族的人……


玉衡闻言嘴角一抽,不知道该怎么跟白灼解释,其实他当初也被吓得腿软过,但习惯了也就觉得没什么了。


帝君大人倒不在意自己将白灼三人给吓得不轻,跟轩辕天心嚷嚷了几句后,大手一挥,道:“走了,别站在这里卖蠢浪费时间了。”


其他人闻言纷纷打起了精神,将跟眼下不相干的心思全部抛在了脑后。


金翅大鹏看着抬脚就走的皇明月,问道:“往哪边走?”


皇明月牵着轩辕天心,一边走一边头也不回地道:“跟着这些鬼东西走,它们去哪儿,我们就去哪儿。”


啊?


一群人闻言后一呆,轩辕天心却回过头来看着众人一笑,道:“你们没发现这些阴魂已经又发生了变化吗?阴魂聚集不散,定是有所执念,而它们要去的地方,便就是它们执念所在的地方。”


果然!


被轩辕天心这么一提醒,众人这才发现四周的那些阴魂当真没有来后游荡了,而是全部朝着一个方向慢吞吞地涌了过去。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 ,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