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23章 天地为局她为棋
    那么,方狱他是看中了什么,才要盗走小狐狸。

    是因为妖王之力吗?

    轻歌闭上眼,神识回到本体,她靠在贵妃榻上,脸上露出苦涩的笑。

    她本以为跳出了这个局,逃脱迷雾,却发现还在深渊内,不过是她在自欺欺人罢了。

    天地为局她为棋,要想逃出宿命外,唯有不在天地内。

    寰宇之外,五行之内,何为归处?

    她不知。

    比起小狐狸的失踪,勋章之事好似也不过如此。

    她打不起精神,热血渐渐凉。

    此刻,妖域发生了一件大事,姬王姬月凭空消失,不见踪影。

    妖后震怒,大发雷霆,在金碧辉煌的妖王宫呵斥,掘地三尺也要把姬王找出来。

    妖后独自一人坐在宫殿,四周的侍女们躬身低头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生怕惹怒了万人之上的妖后。

    妖后性情古怪,喜怒无常,阴晴不定。

    她是妖域主宰,红月下最权威的王。

    她的话,便是王道,而在妖域没人敢背王道而行。

    脚步声起,一道人影跨过门槛。

    妖后小酌一口美酒,抬眸看向他,“九君,你来了?”

    “妖后。”帝九君躬身行礼。

    “姬王有消息了吗?”妖后摇晃着酒杯,杯中酒水起了一圈圈的涟漪。

    “没有。”

    妖后眯起双眸,攥着酒杯的手一个用力,酒杯碎裂,满手都是酒水。

    她一掌打在水晶桌上,坚固如磐石的水晶桌刹那碎成屑片在风中飞扬。

    妖后凌空一掌打去,帝九君身子翻飞,摔倒在地。

    “整个妖域就属你与姬王关系最好,而今他人间蒸发消失的无影无踪,你告诉我你不知道?”

    妖后坐在椅上双腿优雅的交叠,狭长的眸里透着凛冽寒光,如刀似剑逼视着帝九君。

    帝九君束发的玉冠震碎,额前碎发散下。

    他低着头,指腹抹去嘴角鲜红血迹。

    帝九君耷拉着脑袋,低低地说:“姬王心思难测,我与他把酒言欢,但从未走过他的心。但我能理解他,他情愿死,也不想留在

    你身边。”

    帝九君扶着镶嵌宝石的鎏金柱子起身,双眸紧盯着妖后,字字清晰的道:“妖后,你有把姬王当成自己的孩子吗?既然不爱他,

    你何不亲手杀了他,何苦折磨他?他身上担负着妖域的责任,可他亏欠过妖域谁的,为何要让他牺牲自己来成就妖域所有人,

    不是每个人都想做英雄。”

    帝九君双眼泛红,“姬王会走,全在于你,与旁人无关。”

    “走?他走去哪里,红月之下,妖域全是结界禁制,他要去找那个人类女子吗?他不怕我杀了她?”妖后只觉得实在是荒唐可笑。

    “妖后,夜轻歌是人类,也算是半个诸神天域人,九界出了新规则,你若光明正大的去杀夜轻歌,岂不是得罪人族?”帝九君挺

    直脊背,其声铿锵,“你有一手遮天的本事,但魔族十二战神即将觉醒,魔君诞生,九界守护者怎会被你左右。而今妖魔两族的

    关系愈发紧张,你若想再得罪个人族,到时候妖族如何抗住人、魔两族的攻势?妖族一旦落败,终生与魔为奴,而你,妖域的

    英雄,最尊贵的妖后,将会成为妖域的罪人。”

    “没有姬月的妖王之力,以现在的妖族,怎么与魔族对抗?”

    妖后赤红着双眼,“姬月就跟他父亲一样,是个没担当的男人,不顾妖域生死,若不是他父亲的软弱无能,区区魔族怎敢犯我妖

    域疆土?”

    妖后情绪激烈,抬起手指着帝九君,“去告诉姬月,魔族十二战神觉醒前他没有出现,那本后就奉陪到底,夜轻歌这条命,本后

    要了。凤族已和妖域订下婚约,八个月后良辰吉日,让他滚回来成婚。”

    妖后的态度不容置疑,一言一语,不怒而威。

    她怒视帝九君,情绪渐渐缓和。

    她闭上眼,随后转过身。

    帝九君看着妖后落寞的背影,眯了眯眼。

    从言语中他能听出妖后对前一任妖王的怨恨,若是因此而怨恨姬月,又为何要宠溺姬九夜?

    莫不成,他们不是同一个父亲?

    帝九君走出宫殿。

    他仰头看去,傍晚过后没多久,红月就已挂上夜幕。

    他吁出一口长气,摇摇头,笑了笑,一面走一面自言自语似得轻声低喃,“还真是姬王,什么事都做的出来,原来你早有准备,

    竟连我也瞒着。”

    “九君……”

    姬九夜带着小妖魔从旁侧出来,焦急的看着帝九君,“哥哥他会不会出什么事?好端端的,他怎么消失不见了?定是母后做了过

    分的事,哥哥既然不愿娶真血凤女,母后为何非要逼迫他?”

    姬九夜急得眼睛通红,姬月对待他的态度从未变过,一如既往的冷漠,但这是他唯一的哥哥。

    九尾一族的小妖魔担心地抱着姬九夜胳膊,安慰道:“姬王一定会没事的。”

    小妖魔歪着脑袋看向帝九君,“九君大人,我听说姬王爱上了一个人类女子,但妖后大人不同意他们,姬王是不是去找他爱的人

    了?”

    “兴许吧。”帝九君苦笑。

    除此之外,姬月还会去找谁?

    姬月曾说过,天之下,地辽阔,没有尽头,也看不到边,更别谈希望和光。

    但只要是夜轻歌在的地方,他就能感受到温暖。

    他一无所有,只有那个姑娘。

    小妖魔两眼冒星星,“姬王好勇敢,至死不渝的爱情真让人羡慕,真想见一见那位小嫂嫂,九夜殿下说她长得美丽,性子也好,

    还没有人类的愚蠢和薄情。”

    帝九君笑了笑,揉了揉小妖魔脑袋,“事有两面性,人类最薄情,也最深情。他们最愚蠢,但也最聪明,懂了吗?”

    “哦。”

    小妖魔似懂非懂的点点脑袋。

    姬九夜见帝九君的手放在小妖魔头上,顿时炸毛吃醋了,蓦地把帝九君骨骼分明的手拍下去,叫骂着,“这是我小媳妇,朋友妻

    不可欺知道吗,别动手动脚的,你已经是个成年妖魔了,请你自重点好不好?”

    帝九君嘴角疯狂抽搐,姬九夜这厮何时成了护妻狂魔呢?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