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34章 等着看好戏吧!
    魏俦对岳单笙有意见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会儿说起来还就没完了。

    到最后还是钟自羽打断他:“行了。”

    声音冷冷的,带着不悦:“别废话了。”

    魏俦气哼哼的瞪着他:“我他妈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就他妈你一个朋友,还不能为你操点心了?”

    柳蔚听着两人骂骂咧咧,心里则想着岳单笙曾跟她说的话。

    那时候在船上,她着重问过岳单笙当年的事,岳单笙的版本不是这样的,虽说事儿还是这么件事儿,但意思真的不同。

    岳单笙的话里,钟自羽是知道那男的不可靠,还眼睁睁看着岳重茗跟那男的好,甚至纵容他们未婚行房。

    连提亲都没有,就同意岳重茗跟那男的作实夫妻之实,带着自私的心思,眼看着岳重茗跳进火坑。

    这才是岳单笙恨钟自羽的根本原因。

    那段特殊的时期,他是真的以为,钟自羽会像他一样,将岳重茗当做亲妹妹照顾,所以才放心离开,他认为,他们那时已经算

    一家人了。

    无亲无故,无父无母,萍水相逢的三个人,组成了一个兄友弟恭的新家庭。

    他是真的这么想的。

    但最后,岳重茗的死,把一切都毁了。

    这么多年,岳单笙恨着钟自羽,他也同样恨着自己,恨自己所托非人,识人不清,恨自己连唯一的亲人,都保不住。

    岳重茗的死,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个最坏的结果,而这个结果导致的兄弟决裂,是完全无解的。

    魏俦带着个人立场,他和钟自羽是朋友,下意识的站在他这边,但失去亲妹妹的是岳单笙,他才是承受最惨烈的那个。

    柳蔚也不赞同魏俦对岳单笙的评价,什么叫做再艰难的时候,他都能过得比其他人好?

    当初突逢巨变,家破人亡,岳单笙还是个刚找到妹妹,以为可以一家团聚的小孩子,钟自羽那时帮了他,所以他认了这么兄弟

    ,真心实意的认为他们是铁哥们,岳单笙并没有骗过谁,钟自羽也不是冤大头,只是现实在那个时机,促成了他们这段情义,

    这里面不存在阴谋论,魏俦的说法太偏激了。

    而同样不认同这席话的,还有钟自羽,他依旧吼着魏俦:“他是什么人我很了解,别说了。”

    魏俦气得更厉害了。

    钟自羽不想再提那些旧事,转头问柳蔚:“汝降王住哪里?”

    柳蔚停顿了一下,才说:“李宅,李大官人的府。”

    钟自羽明白了,点点头,转身回到客栈。

    魏俦想跟进去,又没跟,转头冲柳蔚发火:“你就骗骗他,哄哄他就成了,干嘛真把岳单笙的消息给他?你就不怕他找人算账去?”

    柳蔚嗤笑一声:“他看起来不会。”

    就因为觉得不会,才坦白相告,相处了两个多月,她觉得自己没看错人。

    岳单笙也好,钟自羽也好,若非岳重茗的事隔在中间,他们都不愿与对方为敌,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经历过生死的情分,不

    是一朝一夕能放下的。

    魏俦肺都要炸了:“你看得挺准的,他是不会,他是个傻逼,咱们都知道。”

    柳蔚正视魏俦,微微蹙眉:“你的反应太大了。”

    魏俦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释:“他是个牛脾气,一根筋,最好的结果,就是让他们俩隔得远远的,谁也别有机会伤害谁,现在……

    呵,等着看好戏吧!”

    魏俦所谓的好戏是什么,柳蔚猜不到,但很快,她就知道了。

    汝降王遇刺了。

    事情发生在第二天,李府的下人脚不沾地的来找柳蔚,说李宅昨夜进了贼,还刺伤了王爷,说这件事惊动了尚在西进县的所有

    官员,因为不知道刺客的身份,李宅被全面封锁。

    李由特地派人来跟柳蔚说一声,他答应要帮柳蔚打听人的事,只能暂时搁置。

    因为现在多问一句,都容易被挂上刺客同党的罪名。

    柳蔚很理解,让李由不用管了。

    回头又去了客栈,这回柳蔚没找到钟自羽,只看到魏俦。

    柳蔚脸色很难看。

    魏俦倒是因为事已发生,反而破罐破摔了:“看到没有?戏好吧,擦了十几天的金丝,用上了,差点勒断那个什么狗屁王爷的脖

    子。”

    柳蔚皱紧了眉:“他人呢?”

    “李宅啊。”魏俦语气很差:“昨晚去了就没回来,要岳单笙真在那儿,现在两人怕是已经遇上了!”

    事情超乎了柳蔚的想象,她想知道李宅现在到底什么情况,没办法,她只能去找宋县令。

    现在宋县令是她唯一了解真相的途径。

    而在柳蔚与宋县令汇合时,李宅里却远不如大家所设想的那么严重。

    千孟尧是受伤了,但只是擦破点皮,轻伤,而行刺他的刺客,已经被抓了。

    之所以告诉外界刺客跑了,完全是故弄玄虚。

    汝降王在向外界求救,在向两个陌生人求救,因为他知道有人想杀他,但却不知道那人是谁,他被人盯上了,对方随时可能动

    手,而现在他抓到一个刺客,不清楚刺客背后的主人,不清楚对方是否还有同党,他不敢打草惊蛇,先把情况隐瞒下来,审问

    的事,慢慢进行。

    知道王府侍卫里有内奸,刺客被抓的事,千孟尧除了几个亲近的侍卫,对其他人也瞒了下来,但他没瞒岳单笙。

    “去看看吧。”这是半个多月来,他第二次召见岳单笙。

    第一次是昨天,他们在花园小亭聊了点不愉快的话题。

    千孟尧亲自带路,他看起来精神很好,脸色红润,眉目清亮,跟岳单笙说话时,他嘴角还噙着笑,他很喜欢笑,经常怪怪的笑

    ,看起来很古怪。

    岳单笙不精通审讯之法,他直说了:“我帮不了你什么。”

    千孟尧却摇摇手指:“看看他的功夫底子,我要知道他的路数。”

    这个自己倒是能勉强看看。

    岳单笙没意见了,随千孟尧走到那关人的柴房。

    一天一夜过去了,他们没给那刺客喝过一口水,吃过一点东西,对待俘虏,有着正规军素质的汝降王府侍卫不会手软。

    门被打开时,岳单笙先适应了一下屋内外强烈的光差,柴房里很黑,有种闷闷的臭味,他眯了眯眼,看着那缩卷在墙角,背对

    着门口的身影,觉得那佝偻的身形很单薄。

    这么单薄的身板,不像是个习武之人会有的。

    千孟尧倒是胆子大,先一步踏进去,岳单笙后一步跟进去,走到柴房中央。

    屋里的人应该早就知道有人来了,但他没转头,只是面对墙面,将自己抱成一团。

    “去看看吧。”金主大人发话了。

    岳单笙往前挪了两步,走到那身影背后,手扣住他的肩,将人慢慢转过来。

    然后,他看到了一张文质彬彬,斯斯文文,嘴角漫出一丝血丝的陌生脸庞。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