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柳蔚奔回家,进了房就坐在凳子上倒水。


容棱这会儿还没睡,看她动静大,轻轻搂了搂趴在他腰窝处打瞌睡的丑丑,确定女儿没被吵醒,才问:“怎么了?”


柳蔚咕咚咕咚灌了一整杯水,压着火,把之前的事说了。


容棱听完,眉眼动了动,声音浅淡:“那便算了。”


柳蔚还是气:“我真没想到他还叫人?他是不是巴不得我死!”


容棱嘴角噙出一丝笑:“睡吧。”


柳蔚带着一肚子火去洗漱,洗漱完了上到床榻上时还烦。


容棱睡在外侧,丑丑还趴在他身上,柳蔚也怕惊动女儿,不敢再大声抱怨,只压着声音念叨。


容棱一手搂着女儿,一手搂着妻子,一会儿拍拍这个,一会儿拍拍那个。


到底得了安慰,柳蔚总算消了点气,把脸枕在容棱腹部,手指搅着他的衣服带子:“早知道听你的,不去管这桩闲事。”


容棱掌心抚着她的发丝,一下一下的揉:“现在置身事外,也不晚。”


柳蔚又抬起眸看他:“不过岳单笙似乎真在这儿,找个时机我得见见他,你说,他若也活着,那其他人……”


当时龙卷风侵袭,太多人生死不明,柳蔚担心容棱,担心小黎,担心丑丑,也担心大妞小妞、明香惜香,还有师父。


这些人现在都没有消息,但会不会,他们也都幸免于难了?


容棱也有这个想法,但他没说出来,有些事不说还能抱有希望,说了,反而害怕失望。


这一夜,夫妻俩睡得都不太好,早上起来时,就听说了另一个消息。


亭江州府尹万立被摘去顶戴,现正被押往西进县受审,人已经在城外了。


因为案情的主因是由万氏引起,切入点是万氏的情况下,万立只能先被带来西进县,只有确定了万氏真的获杀人罪,且万立这个父亲真的为其包庇遮掩过,才能正式对万立在亭江州任职期间的一切行为进行复检。


而顺序就是,要扳倒万立,就必须先定万氏的罪。


西进县这番可是众星云集,小小的县衙门,挤满了高阶大官。


宋县令这个小县令在一堆大人物里是气都不敢多喘,但偏偏,因为万氏的案子是在他管辖地发生,他作为父母官,还必须参与全程审理。


巡按府其实已经接手了部分权利,但部分却不代表全部,因此,万氏的案子审理的还是庄常,副审的也还是宋县令。


万立是在刚过晌午的时候被带进城的,考虑到他之前的职位,押解官差对他很是客气,一路上更是照顾有加。


抵达县衙门后,庄常亲自出来接管嫌犯。


他看到万立,先就笑起来了,而后同其鞠了鞠躬:“见过师兄。”


庄常师承太师罗庸,而跟在罗庸身边最久的学生,就是万立。


万立能得亭江州府尹一职,也是由罗庸当初一手提拔引荐的。


万立长得颇为严肃,没有庄常那么爱笑,一番变故后,他更是心情极差,对着庄常就使脸色:“一两句话的师门情,万某受不起。”


庄常只是笑笑:“今年春天去亭江州拜访师兄时,师兄可不是这个态度。”


万立脸都拉长了:“你污蔑于我,还指望我对你和颜悦色,以礼相待?庄大人怕是欺人太甚!”


庄常叹了口气:“是不是污蔑,是不是陷害,师兄心知肚明,又何必自欺欺人呢。”


“庄常你……”


眼看两人这是要吵起来了,宋县令头皮发麻的站出来,赶紧打圆场:“书房准备了茶水,万大人一路奔波辛苦了,里面请,有何事,大家里面谈,里面谈。”


万立现在是暂时被述职,说难听点,他顶多也就是个协助调查,案子到底能不能定论还是两说,而这种情况下,贸然得罪万立,绝对不是个明智的决定。


宋县令好言好语的把人请了进去。


到底顾忌这里不是自己的地盘,万立没有发火,顺着台阶走了下去,却对庄常更是冷面相待。


万立今日抵达西进县的消息早上就传来了,在西进县的官员几乎个个都收到了风,可现在出现在衙门的,却只有一个庄常,一个宋县令,没人愿意当这个出头鸟,哪怕是巡按府内部,也是选择了一番,避免了直接跟万立面的面,把人给得罪死。


这些官场之道大家都心知肚明,没人说破,也就这么不尴不尬的虚与委蛇着。


衙门没办法将万立关押,宋县令特地命人打扫了间客房,让万立暂住,算是给了他最大的尊重。


万立虽说住在衙门里,但房门外还是需要人看守的,看守的人也安排好了,但离开时,万立提要求了:“我要见茹儿。”


庄常一张弥勒佛的脸,温和的道:“不可能。”


万立眼睛眯了起来:“你们对她用刑了?”


庄常不回答,只保持着一张笑脸:“提审上堂的时候,师兄自然能见到令千金。”


万立一步冲过来,揪住庄常的衣领警告:“你要是敢伤我宝贝女儿一根汗毛,我要你在仙燕国呆不下去!”


庄常挥开他的手,一脸轻蔑:“师兄还是先顾好自己吧。”


离开后院时,宋县令能感觉到,万立还在背后盯着他们看,他满头是汗,紧张得手都抖了。


而出了院子,庄常突然止住步伐,沉思一会儿,看向宋县令:“宋县令似乎对柳仵作异常推崇,可否与本官细细说说?”


宋县令没想到庄检察吏会问起柳蔚。


毕竟蒋氏的事情结束后,柳蔚就没再因公事来过衙门。


宋县令不明所以:“大人这是……”


庄常冷笑着道:“万立如此胸有成竹,此案必在着手打点,审理公正上的事,本官可担保不让他投机取巧,可私底下他若还有别的作为,本官想,派你去盯着。”


“我……我我我?”宋县令声音都变调了:“庄大人,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庄常吐了口气:“就是看你不知道,才想让那柳仵作与你一道,本官与他聊过,算是能看出其是个睿智晓理,逻辑分明的人,他与你一道,本官也放心。”


宋县令委屈的嚷嚷着道:“柳……柳先生不会同意的,您不给她钱,她不会帮您办案的,上回下官雇她,可是花了一千两银子呢,整整一千两啊!”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