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翌日,陈公子被暗杀的消息便传来,帝都府尹前来调查,似乎卖寒相爷面子,问了紫晴几句话就走,紫晴也没有多放心上。


如约定,紫晴三日后便恢复了寒汐儿的容貌,其实并非多高的医术,而是用了一些古人不懂的消炎中药,古人的医术在高明,终究不如现代人对一些医学常识的了解。


此时,寂静的院子里,紫晴正躺在石板上做仰卧起坐,已经三百多下了,她一身利索的青衣全被汗水湿透,小脸通红,气喘吁吁。


这幅身子骨终究不是自己的,别说肩上的箭伤,就说那十香软骨散,明明已经服下解药,竟然还有后遗症,直到前天才恢复所有力气。


若换做是她自己的身子,当日中药时,她必定还能再撑一会儿的,可惜真正的寒紫晴,太弱太弱了。


她必须尽快把这副身子训练强壮了,否则即便她记得格斗的招数,也无法爆发出格斗必不可少的力量!


如果她恢复了体质,能不能对付得了那个“混蛋”呢?上一回较量,她很清楚是他让着她的,否则她的膝盖骨早就碎了。


思及此,紫晴禁不住握紧双手,每每想到那个混蛋,她一口气就堵在心口上舒坦不了。


那家伙如果来自皇室,就年纪来看……难不成是个皇子?


可是,堂堂一个皇子,大可大大方方走进国色天朝,何必借用寒汐儿的陷害之际,如此偷偷摸摸呢?宫里头有人再追查这件事,又是为什么?


就在紫晴沉思之际,不远处突然传来一片喧闹,还未到掌灯时,整个相府却突然亮堂了起来。


出什么事了吗?


紫晴并没有多理睬,换了衣裳便从侯门离开,相府的一切都于她无关……


入夜的朱雀大街兰膏明烛,华镫错些,十分热闹。


紫晴倚栏而坐,望着灯火辉煌的皇宫,一脸沉静,她从来就不是个爱热闹的人,即便身处整个大周最繁华之夜,都显得孤独落寞。


突然,一旁传来打骂声,紫晴回头看去,只见一个十二三岁的小乞丐,被一个妇人死死拽住了胳膊,连连“啪啪啪”扇了几巴掌!


“小畜生,敢偷老娘的荷包,不要命了吗?


“把你的同伙供出来,否则老娘非扒了你皮不可!”


……


小乞丐脏得仿佛从垃圾堆里爬出来的,一手拼命挣扎,一手紧紧抱住柱子,任妇人质问,一言不发。


“你说不说,再不说老娘就不客气了!”


妇人扬起巴掌,冷声质问,见小乞丐还是不答,便毫不客气狠狠甩下去,“啪”一声巨响!


她不说,脏兮兮的小脸上双眸子却澄清得不染似乎杂质,她怒目看着妇人,


“啪!”又是一巴掌,“你到底说不说,你同伙在哪里!”


她不说,唇畔缓缓淌出血迹。


“说啊!”


她还是不说。


“啪!”又一巴掌,妇人索性双手拽住小乞丐的胳膊,拼命地拉,“跟老娘见官去!”


天晓得这小乞丐到底有多大的力道,整个人都快被撕裂了,抱着柱子的一手还是不松!


妇人着实奈何不了,冷不防放手,小乞丐立马撞上木柱,“嘭”一声额头磕出一片血迹,她趁机转身就跑。


可惜还未逃几步,掌柜便拦住了。


“贱蹄子,又是你!存心来捣乱的是不是!来人呀,给我抓住她,送官!”


一时间几个小厮全围了上来,小乞丐急急又往一旁柱子紧紧抱去,一双明眸战战兢兢盯着众人,小脸凶得像头小野兽,唇畔淌血,双眸倔强。


见状,紫晴突然就莫名扑哧一笑,一锭银子掷出,正中那妇人后脑勺。


“谁打我!”妇人厉声,转身看来。


“我。”紫晴冷冷道,起身走去,一脚揣起银子送到妇人面前,“给,赔偿你的损失,她是我的人,放了她。”


妇人一见那么一大锭银子,立马大喜,急急抓来,笑道,“好好,她就交给你了。”


说罢,生怕紫晴反悔一般,同掌柜的说了几句好话便急急离开。


“我不是你的人!”小乞丐立马开口,愤怒道。


“你是,你就值十两银子,过几天我来找你。”紫晴冷冷说罢,并不顾周遭议论,转身便走。


她在这个小乞丐身上看到了曾经的自己,只不过她当年更小一点,才六岁。


紫晴一走,周遭怯怯的议论声便大了。


“她不就是相府的二小姐吗?”


“听说陈员外的儿子被暗杀了,我看八成跟她脱不了干系!”


“不是吧,我看跟寒汐儿才脱不了干系吧,那个大小姐为国色天香的事情杀人灭口呢!”


“嘘……你找死呀你,听说刚刚曜王爷亲临相府,这会儿估计选妃呢!寒汐儿可是准曜王妃,你不要脑袋了,敢非议她?”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