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1刁难,无法拒绝
    御书房中一片静谧,焚香袅袅,薄纱垂帘之后,父子俩皆专注在棋局上,静默不语。



    这是君北月自小养成的习惯,即便对方是他父皇,对弈之时,他也一样一言不发。



    他明明知道今日要走出御书房大门,没那么简单,可此时却可以如此专注于棋局上,冷眸沉敛,一脸认真,白皙修长的手指执黑子的手轻轻按下,下定离手。



    “你确定?”天徽帝突然笑了,问道。



    君北月没说话,只静默地点了点头。



    “呵呵,你呀,自小就这性子,但凡认定的明明知道是错,打死也不改,瞧,又落全套了吧。”



    天徽帝笑着,落下白子立马成逼攻之势。



    君北月还是不说话,琢磨了须臾便又落了一子。



    天徽帝又笑,白子追下,“瞧瞧,刚刚就提醒过你了,还不改,在继续下去,你必败无疑!”



    然而,君北月就是不理睬,黑衣紧随而下,天徽帝微微蹙眉,白子又下!



    两人的速度陡然快了起来,黑白相见,你来我往,天徽帝眉头越锁越紧,眸光越来越凌厉,愤怒之色终是难藏,君北月面不改色,抬手落子之间,淡然自若。



    须臾而已,全盘皆满,两人停手。



    这时候,君北月才抬起头来,淡淡道,“父皇,儿臣不会输,只是死局而已。”



    “啪!”天徽帝勃然大怒,猛地拍案,随即狠狠一扫,将所有棋子扫落一地,噼里啪啦作响。



    君北月起身,静默站在一旁,一言不发。



    “你改不改!”天徽帝怒声,对弈至今,每说的一句话都言外有意,句句指向相府选妃一事,北月岂会听不懂?



    君北月看着满地凌乱的棋子,淡淡道,“已成定局,棋子皆散,如何改?”



    “你!”天徽帝怒意滔天,终是怒声挑明,“你如果不喜欢寒汐儿,大可立为侧妃,朕也不为难你。寒紫晴一非处子之身,二非嫡亲之女,难道你就一定要娶一双破鞋来丢我皇室的脸吗?”



    “是。”君北月声音虽淡,却自由一股倔强。



    “为什么!”天徽帝冷声。



    “感兴趣。”君北月淡淡答道。



    “你!”天徽帝怒不可遏,立马下令,“来人,给朕打,三十大板……不,重重打,打到他改口为止!”



    “啪……”御书房大门立马被关紧,不一会儿便传出“啪、啪、啪……”持续不断的板子声,越来越响,听得外头的太监宫女全心惊胆战。



    要知道自小到大,皇上可从未打过曜王爷呀!



    而此时,紫晴才刚刚到怡清宫,各宫娘娘正陪着怡妃娘娘谈笑,一屋子莺莺燕燕,聒噪极了。



    红衣并没有陪紫晴进来,她独自一人跟着陌生的宫女走到大堂门前。



    只见主座上那位妇人,约莫三十年纪,长眉入鬓、雍容华贵,一身奢华更把她同在场众人区别开了,这便是二皇子的母妃,宠冠六宫的怡妃娘娘了。



    她右侧边坐着一个年轻的女子,倒是雅致恬静,笑都不露齿,无疑这便是怡妃娘娘的亲外甥女,欧阳军将军府的大小姐,二皇子的皇子妃欧阳静琴。



    紫晴一脚才迈入门槛,便觉暗器袭来,她眸中冷意掠过,不过轻轻一拂手假装擦汗,轻易便将数枚极细的银针收入袖中,然而周遭动静却更大,分明是数倍多的银针!



    还未入王侯门,凶险便来,看样子曜王妃还真不好当。



    紫晴故意一步酿跄,跌了……



    ####021刁难,无法拒绝



    紫晴一跌倒,立马察觉到头顶无数银针飙过!



    紫晴摸了摸袖中极细的银针,冷笑着,这暗器之术不怎样,暗器倒是做得精致。



    可惜,子弹她都躲得掉,何况是这种速度的暗器,她玩暗器的时候,怡妃娘娘还不知道在哪里玩沙子呢!



    她这一跌倒,屋内所有人才齐齐看来,注意到她的存在。



    “你是什么人?”怡妃娘娘不悦看来。



    “禀娘娘,这是曜王爷刚刚选的王妃,曜王妃寒紫晴!”太监连忙高声报。



    “混账,皇上还未下旨让未入族谱,岂能称王妃?”怡妃娘娘立马训斥,唬得太监连连点头,不敢言语。



    怡妃娘娘这才打量起紫晴,冷冷道,“杵在那作甚,难得要本宫亲自去请?”



    还未完全进门呢,就找她麻烦,怡妃娘娘能不能有点当皇贵妃该有的耐性呢?



    紫晴迈步上前,一身简单的装扮跟着一屋子争奇斗艳,浓妆艳抹的美色,格格不入,众人虽然不悦,却皆鄙夷地打量着她。



    紫晴并不在意,她心中对这帮一辈子就围着一个男人争风吃醋的女人们是甚过她们千百倍的不屑。



    她还是驯良乖顺的样子,礼数周到,“民女寒紫晴,给怡妃娘娘请安,给各位娘娘请安,给皇子妃请安。”



    就在她欠身之时,左右两侧又有暗镖飞掠而来,怡妃娘娘却迟迟没有唤她平身!



    好个怡妃娘娘,怪不得会宠冠六宫那么多年,还是有点手腕儿啊!



    这正行礼呢,怡妃娘娘没让她起,她若擅自乱动,罪名那就可大也可小了。



    紫晴并没有起身,也没有躲避,不动声色硬生生挨了左右两侧数枚细针,这种细针可以完全没入血肉,而不被察觉,针上必定还带毒。



    怡妃娘娘这才有点笑意,“赶紧平身,上前来本宫瞧瞧,咱们曜王爷亲自选的媳妇,可不简单呦!”



    紫晴上前,任其打量,保持着温顺的微笑,却将怡妃娘娘眼底的阴狠看在眼中。



    “模样儿真好,听说还有个妹妹,一定也长得不错吧,哎呀……若不是曜王抢了先,本宫就求皇上指给咱二皇子算了。”



    怡妃娘娘笑得欣喜,似很喜欢紫晴,可这话却偏偏说得怪异,分明故意弄错身份。



    “母后,您弄错了,这位才是妹妹呢!”欧阳静琴连忙解释,眸中分明不屑,就算是嫡亲也休想跟她争二皇子,何况是这双人尽可夫的破鞋!



    “妹妹,岂不就是那个破鞋庶女?”怡妃娘娘故作震惊道,猛地就松开了紫晴的手,顿时一屋子哗然一片,跟着做戏。



    “那个破鞋庶女!”



    多么伤人的字眼呀,紫晴岂会不痛?只是,她从来就不是痛了就会哭的人。



    见大家戏演得欢快,紫晴也很配合,怯怯地低下头,委屈得像个小媳妇。



    怡妃娘娘见状,连忙又拉她的手,歉疚道,“本宫糊涂了糊涂了,只要是咱曜王爷瞧上人怎么会是破鞋呢!宫外那些传言都是假的吧?”



    紫晴低着头,静默不语。



    可怡妃娘娘眉头紧锁,偏偏较真,又问道,“紫晴,宫外头传言你在国色天香休息……被……被陈员外的公子给……给***了还赤身裸体丢大门口,一定是假的吧?”



    “真的。”紫晴淡淡道,她知道自己不能说谎,她也不会说谎。



    “啊?”



    怡妃娘娘立马惊恐,狠狠就将她推开,“真的?”



    “真的。”



    紫晴抬起头来,目光淡定地看入怡妃娘娘的眼睛,不慌不畏,亦不怒不亢。



    如此虚伪,如此羞辱,无非是要逼紫晴怒,逼她犯错,比定力,泰山崩于前她都可不动声色,何况这区区挑衅?



    怡妃娘娘惊诧得连连摇头,不敢相信,而周遭早哗然议论一片。



    “来人,你们可弄错了,曜王爷真的选了她?”怡妃娘娘怒声。



    太监怯怯禀告,“怡妃娘娘,错不了,老奴亲自在曜王府里带来的。”



    “怎么可能!”怡妃娘娘指着紫晴,连连好几个“你”都说不话来,指尖都逼到了紫晴鼻尖。



    她的鼻尖可不是随随便便可以指点的,紫晴后退一步,淡淡道,“怡妃娘娘若不相信,不如让曜王爷来同你交待一下?”



    怡妃娘娘就算有再大的权力,却不过是为贵妃,毕竟不是君北月的母妃,不是皇后,君北月的婚事可轮不到她来说三道四呀!



    紫晴分明是拿君北月来压这帮女人!而事实证明,那家伙的名号果然很好用。



    怡妃娘娘眸中阴鸷掠过,却也立马改口,“想必其中有误会吧,曜王的眼光准得很呢!”



    紫晴乖巧地笑了笑,没说话。



    “呵呵,来来,今晚就是邀你来品茶,尝尝刚刚进供上来的秋白露,你来晚了,本宫还特意给你留着呢!”



    怡妃娘娘亲自端来泡好的茶,紫晴一眼就看出这是绿茶碧龙,秋茶不如春茶,茶色较黄,而味却反而淡了,眼前这杯茶却兼有春茶之色清、气香,无疑是动过手脚的。



    紫晴心下冷笑,怡妃娘娘这招简直弱到家了,真正玩毒的人都会避开茶水,因为茶可是奇特的东西,哪怕是水质、水温稍有差异都会影响茶香茶味,何况是投毒呢!



    能令秋碧龙出春碧龙之色香者,唯有剧毒花瑾,这是一种头三天查不出,后三天急速爆发的毒药,一旦中此毒药,皆活不过第七天。



    见紫晴没反应,怡妃娘娘笑得越发和善,“紫晴,难道你不喜欢,本宫舍不得喝还特地给你留了?”



    怡妃娘娘这么一问,所有人的目光立马集中到这杯茶上,今日能坐到这里的,都是在后宫摸爬滚打过来的,岂会猜不出怡妃娘娘用意?



    见紫晴没立马回应,全都等着旁观好戏呢,除了皇上,怡妃娘娘这才还是头一回亲自奉茶呢,如此大的恩赐,寒紫晴若是拒绝了,那罪过可不小呀!



    见紫晴迟迟不动,众人便更是期待,二皇子妃欧阳静琴都忍不住开了口,“紫晴妹妹,怡妃娘娘疼你呢,若换成别人,这杯茶还轮不上呢!你可别……不、识、好、歹呀!”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