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3关心,心头暖意
    见屋子一张张焦急难耐的嘴脸,紫晴眼底的冷笑愈浓,她不过是怠慢点,这帮人就都沉不住气了吗?



    真没意思!



    “喜欢,秋茶清淡,正对胃口,谢怡妃娘娘赏茶。”



    她乖巧谦恭依旧,举杯啜饮,在所有人紧张的目光中,不紧不慢,一小口一小口喝光了一大杯茶。



    茶杯一放下,怡妃娘娘便大喜,迫不及待问道,“这茶如何?”



    “好茶,色香味浓,并不逊色于春茶。”紫晴答道。



    “你倒是也懂茶呀!”怡妃娘娘很满意。



    紫晴很清楚自己若不喝下这杯茶是绝对走不出怡清宫的,而茶一喝下,不过几句闲聊,怡妃娘娘便打着呵欠,心满意足地放她走了。



    紫晴独自步出怡清宫时候,红衣正坐在石阶上瞌睡,这丫头倒是清闲。



    眸中冷意掠过,她还是装乖,推了推红衣,“红侍卫,醒醒,咱们回去了。”



    红衣醒来,见紫晴安全无恙,心下狐疑着,“怡妃娘娘可有为难你呢?”



    “没,怡妃娘娘赏茶喝,很热情,还让我多和二皇子妃多走动。”紫晴欣喜道。



    红衣立马冷哼,那铁定是被下毒了,这破鞋还真当怡妃娘娘瞧得起她呢。



    这样更好,毒发一命呜呼了才干脆。



    紫晴上了马车,乖巧浅笑,“红侍卫,天刚亮,外头凉,到车内来吧。”



    “嗯。”红衣也真不客气,上了马车与紫晴同坐。



    马车很快就驶离宫门,然而,好戏才刚刚开始……



    车帘一落下,紫晴便猛地拉开了衣带。



    “寒紫晴,你干嘛?你要不要脸啊!”红衣懵了,这女人居然敢马车上脱衣,知不知廉耻啊,她这是要干嘛?



    紫晴竟娇媚诱人一笑,裸露地光洁的双肩,缓缓逼近,***裸的勾引。



    红衣一时间缓不过神来,下意识就退,“寒紫晴……你……你……”



    谁知,紫晴突然将外衣塞到她手中,瞬间变脸,厉声,“再废话就割了你的舌头,拿好!”



    “你说什么!”红衣吓了一跳,正要怒声,却迎上一双犀利铁血之眸,立马被震得想教训的话全倒吞下肚。



    这个女人怎么……



    紫晴冷眸沉敛,一抬起双臂,便猛地提劲便逼出手臂里细得都瞧不见的银针,左右两臂竟逼出了数十根。



    她低着头,径自一根根小心翼翼拔出,小脸认真,却眉头皱都不皱一下,很快手臂上便密密麻麻一片全是渗血的针口,而拔出的银针根根针头都黑得发亮!



    银针皆有剧毒,中针之后她早运内功封住毒素,否则这剧毒真会麻烦的!怡妃娘娘下毒的能耐一般般,毒药倒都是精品呀!



    “拿好!”她冷声,数十根银针交到红衣手上。



    红衣一身上下全都僵了,一层层鸡皮疙瘩接连涌上头皮,除了惊恐之外,脑海至今还一片空白。



    眼前到底是不是寒紫晴也,怎么才一会儿就完全变了个人!



    紫晴往脖子上穴位一掐,一大口茶水立马吐出,这正是一小口啜饮才藏下的。



    毒茶水吐出之后,她便径自将两臂的毒素吸出,才又穿上外衣,动作利落干脆,两臂皆伤,却不见蹙过眉头。



    罢了,她懒懒伸了个懒腰,这才往高枕上倚去,挑眉看向红衣。



    红衣被她刚刚冷眼怒瞪便目瞪口呆至今,她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女人就是之前那个乖顺驯良的寒紫晴。



    “红侍卫,本小姐脸上有东西吗?”紫晴问道。



    “没……没……”红衣缓过神,支支吾吾都不知道说什么。



    “那红侍卫为何盯着本小姐不放呢?本小姐还以为曜王爷身旁的奴才会跟他一个性子,别人碰过的东西,看都不屑多看呢!”紫晴淡淡说道。



    红衣立马扑通下跪,心跳急促得都快喘不过气,这女人的乖巧驯良全都是装出来的,她压根就不是花瓶,而是藏刺的玫瑰,她是嫉妒疯了吧,怎么就这么糊涂,轻视呢?



    “王妃娘娘饶命,是属下有眼不识泰山,是属下瞎了狗眼,求王妃娘娘饶命呀!”



    “属下愿意效忠王妃娘娘,只求王妃娘娘放过属下这一回!”



    ……



    “寒小姐”立马改口为“王妃”,没骨气的哀求,只会令紫晴更加反感,她冷漠道,“是你把我送到怡清宫的,我这一身的毒可都是拜你所赐呀,曜王爷若是知道了,可会念你多年追随恩情?”



    “属下知错了,王妃若饶了属下,属下定痛改前非,属下全听王妃的!”红衣连忙哀求。



    “你贴身伺候了王爷好几年了?”紫晴问道。



    “没有没有,那是属下说谎,属下就只在王府伺候,章光王府里的女婢而已。”红衣立马解释,之前那不过是吹牛,曜王爷独来独往惯了,身旁除了几个影卫,从不带人的呀!



    紫晴就知道若是那家伙亲手调教出来的人不会这么逊。



    见紫晴不语,红衣连忙拉住了她的裙角,哽咽哀求,“王妃娘娘,你就饶了属下吧,属下保证死也不把你的秘密说出去,属下……属下一定帮你瞒着王爷!”



    再逊也终究是曜王府里的人,还是有点脑子的,猜得到她装乖的打算。



    在曜王府紫晴还是很需要红衣这样的人的。



    “饶了你可以,帮我查一件事。”紫晴淡淡道。



    听了这话,红衣悬在半空的心终于落下,连忙道,“王妃娘娘尽管吩咐!”



    “上个月二十七左右,宫里什么人找过陈公子。”紫晴低声,她查不出的事情,借着曜王府的权势和人脉,可好查多了。



    这一切羞辱,皆败那个混蛋所赐,就算天涯海角她都一定要把他找出来!



    红衣只觉得纳闷,也不敢多问,连忙答应下来,“王妃放心,属下一定尽力查清!”



    回到曜王府已经是天大亮了,君北月竟还没有回来。



    “还在宫中?”紫晴蹙眉问道。



    “是,打听不到御书房的消息。”红衣如实回答。



    紫晴纳闷着,只觉得恰巧,皇帝把君北月请了去,怡妃娘娘立马就动手,她若是忌惮君北月联手相府威胁到二皇子在朝中的地位,也不至于如此着急,难不成她是得到皇帝授意?



    离剧毒花瑾七天必爆发,到底是谁如此迫不及待要她的命,很快就会知道了!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