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4病重,金贵道歉
    回王府至今三天了,都没有君北月的消息,外头盛传君北月因忤逆圣上旨意,硬要娶“破鞋庶女”而被软禁宫中。



    这些天并没有人来找紫晴麻烦,有红衣的照应,紫晴在王府里也很清净,无人打扰。



    接连三日,她都闭关在院子里训练,高强度的训练让她的体质强硬了少,灵活性也有所增加。



    正是华灯初上时,朱雀大姐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紫晴已经在这里坐了一个下午了,似乎在等人,红衣静候在一旁,问都不敢问。



    几日相处下来,她发现这个女主子也是个寡言不喜打扰的主儿,可一点儿也不比男主子好伺候。



    终于,等到了客栈要打烊了,紫晴还是不动,静默地看着窗外灯火通明的皇宫方向,不知道思索着什么。



    “客官,小店要打烊了,你要不……明天再来?”店小二客气道。



    紫晴这才缓过神,起身便走,红衣连忙跟上,忍不住低声,“王妃,你是不是等什么人呢?”



    紫晴没回答,眼底有些失落,可当她一出大门便戛然止步了,只见那日那个小乞丐就站在大门口,瘦小的身子骨站得笔直,脑袋却低着头。



    “你可是在等我?”紫晴撤下面纱笑了,这么多日难得一笑,红衣都傻眼了,原来这个女主子还是会笑的。



    小乞丐抬头看来,见紫晴眼儿弯弯冲她笑,只觉得好看,一时间愣了,她每个晚上都来等,在大门口站着,今夜终于等到这位小姐了。



    从那日客栈里的议论中,她知道她是相府的二小姐,而这些日大街小巷的议论中,她知道她即将成为曜王妃,她以为她不会来了。



    “是。”小乞丐连忙回答。



    “为什么?”紫晴问道,那日,她不是态度恶劣吗?



    “我欠你十两银子,还够了我就走。”小乞丐如实回答。



    “你打算怎么还?”紫晴挑眉问道。



    “伺候你,替你挨骂,挨打,背黑锅。”小乞丐说得认真。



    紫晴扑哧一声给笑了,“好啊,以后你就叫十两,跟我走吧。”



    接下来的几日,紫晴便都没出门,关在曜王府最偏僻的院子里,每天早训练,简单的几根木桩足以让她训练臂力一早上了。



    十两在一旁侯着,早洗尽了一身乞丐味,青衣婢女的打扮,干净清秀,红衣姐姐交待得很清楚,从今天起她就是王府里的婢女,专门伺候王妃。



    紫晴走来,打量了十两一眼,甚是满意,并没有多说什么,喝了口茶便又要练。



    “小姐,歇会。”十两认真道,她不懂武,但是这种训练强度,她看了都害怕。



    “红衣没有告诉你,废话不要多说吗?”紫晴反问。



    “有,但是小姐的手流血了,十两就一定要替小姐包扎,请小姐歇会在练。”



    十两看着她的眼睛,略显稚嫩的小脸上总是这种较真而倔强的表情,莫名得就让人心疼。



    紫晴心头微怔,难得又笑,“好。



    主仆两皆静默着,十两小心翼翼为紫晴包扎伤口,紫晴双手因为拳击木桩而流血,这点伤对她来说其实算不上什么的。



    见十两那认真而专注的表情,她心头暖暖的,难道有个人会如此较真,不带目的地关心她。



    突然,红衣快步而来,“王妃,二皇子妃上门拜访,还带了她妹妹欧阳静诗!”



    紫晴并不惊,只狐疑,“欧阳静诗也来了?”



    “王妃,这位将军府二小姐可是出了名的娇纵,却偏偏很得皇上的喜欢,若非出身将军府,早就指给咱们王爷了!之前有段时间,王爷走到哪里,她必定缠到哪里的!”红衣如实禀告。



    紫晴并不在意,淡淡道,“王爷还没有消息吗?”



    “没,但可以确定是被皇上软禁了,王爷从来不会在宫里过夜超过三天的!王妃,王爷会不会出事了!”红衣焦急道。



    “绝对不会。”紫晴很肯定,君北月堪称大周的守护神,就变他犯下滔天大罪,只要不威胁到皇位,皇帝老儿岂会下毒手。



    这一切全都是冲着她来的,君北月不过是被支开了而已。



    不用等到第七天,紫晴现在就可以肯定,怡妃娘娘必定是得到皇帝的授意才当夜就对她下毒手!



    今天已经是第六天了,欧阳静琴估计是来打探情况的吧!



    见紫晴如此肯定,红衣虽不明白,却莫名的安心,“王妃,奴婢马上去准备。”



    很快,紫晴便一身虚弱,面色惨白躺在肩舆被两名小厮抬着远远往客堂来。



    欧阳静琴窃喜,并不露声色,而飞扬跋扈惯了的欧阳静诗立马冷笑,低声,“姐姐,姑妈说得没错,这个女人此时定是命不久矣了。



    “你收敛点,这里毕竟是曜王府!”欧阳静琴不悦训斥。



    “本小姐怕她不成?这里是曜王府,她是相府庶女,二者有何相干?”欧阳静诗冷哼道,不屑地看着紫晴进门来。



    这些话,紫晴远远的就听到了,惨白的脸上,依旧是那驯良乖顺的表情,她淡淡道,“二皇子妃光临,妹妹重病在身,有失远迎了。”



    只问二皇子妃,不问欧阳静诗,还自称是“妹妹”,虽然语气温和,表情温顺,可是王妃的身份,女主子的架势却摆了出来。



    她甚至看都不看欧阳静诗一眼,只同欧阳静琴微微笑了笑,被红衣和十两搀着便要往上坐。



    这一下子就激得欧阳静诗立马冷哼,“区区一个相府庶女,臭破鞋,你也配跟我姐姐称姐妹,真不要脸!”



    紫晴立马止步,转头朝欧阳静诗看来,一脸震惊、愤怒,“你……你敢……你说什么……我……”



    话都说不出口,呼吸异常急促,似一口气堵着,怎么都缓不过劲来,大瞪的双眸连连翻白。



    “寒紫晴,你怎么了?”欧阳静琴大惊,这个女人现在若是死了,那便是被静诗的罪名可就大了!



    “大夫,赶紧找大夫来,快点呀!”欧阳静诗也吓坏了,急急大喊。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