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听了通报说,欧阳静琴和欧阳静诗皆是大喜,无疑她们的靠山到了,两姐妹连忙起身出迎接,而一直被晾在一旁的寒相爷一家三口也急急起身出迎。


紫晴正要起,君北月敲了敲身旁的位置,淡淡道,“过来这边坐吧。”


“王爷,这……不合规矩吧。”


照理,紫晴也该出迎的,她只知道二皇子和君北月一直都是死对头,兄弟俩是否如仇人相见,她还真不清楚,她可不想被推出去当两人相斗的靶子呀!


“曜王府家规第一条,本王的话就是命令,你只要照做便是。”他冷声。


家规?还第一条?


紫晴眸中掠过一抹不悦,却还是乖乖地起身挨他身旁坐,这左侧的主位并不大,她的手臂都紧紧贴在他手臂上了。


这时候,一个男子被众人拥簇而来,一身完全不同于君北月黑衣劲装风格的锦白宫装,腰系金带,墨发束金冠,俊脸温文,气质尊贵,可纵使高高站着,气宇轩昂,气场却远远不足君北月端坐主位。


见他进来,紫晴还是起身行礼,欠身道,“紫晴见过二皇子。”


“呵呵,免了免了,等你进门了,就都是一家人,这里也没别人,那些个繁文缛节就不必了,都坐吧。”


君北月笑得和善大方,欧阳静琴乖乖让出右侧主座,自己居下位,瞧那模样怕是对这位夫君也忌惮至极。


紫晴乖乖回君北月身旁,一坐下,君北月便一手揽住她的腰肢。


谁知,君北辰立马挑眉打量来,揶揄道,“四弟,至于嘛,护这么紧,没人同你抢。”


君北月冷冷道,“觊觎之人多了去了,这不眼前就有登堂入室的。”


这话,可谓直指君北辰夫妻,君北辰也不怒,反笑道,“听说她患的是肺痨,极易传染,我是来带这两个爱凑热闹的女人走的,四弟无需多心。”


君北月冷哼,“本王可没说你,急着承认作甚?”


君北辰眸中一抹阴鸷掠过,还是笑,打趣道,“那我还是得小坐片刻,免得留人话柄,说我急着逃呢?”


君北月没理睬,就揽着紫晴冷冷看向大门口,旁若无人一般。


紫晴当然不说话,她乐于这份清闲,将明争暗斗,唇枪齿战全交给身旁这个男人。


这家伙一不说话,全场的气氛便又陷入尴尬中,可偏偏他们两人都不尴尬,耐性等待着那一纸诏书。


“母后不是说今日必死吗,为何还好端端坐着?”君北辰低声,他可是专门赶来凑热闹的,曜王要联姻相府,不管是娶谁,他都绝对不允许!


“陈太医不会诊断错,昨日才大发作呢,你看她的唇舌,估计活不久!”欧阳静琴低声。


话音一落呢,紫晴就突然剧烈咳嗽起来,小手紧紧揪住心口,气都喘不过。


君北月连忙搀住,急急替她顺气,冷脸沉得骇人。


“来人,传大夫,快点!”


寒相爷终寻到机会,急急大吼,同寒夫人急急上前要帮忙,却被君北月拦住。


众目睽睽之下,他旁若无人一般,一手轻拥她入怀,一手有节奏地替她顺气,锊着心口,后背,撩起头发,分明冷沉着一双眸子,却只令人觉得专注,而非冷冽。


“别怕,别急,本王在呢。”


他淡淡道,却自有一股令人安心的力量,大夫赶来之时,在他的安抚之下,紫晴除了呼吸有些沉,已经好多了。


二皇子使了个眼色,欧阳静琴连忙道,“还是让大人瞧瞧吧,好不容易才好转,别又恶化了。”


不明情况的寒相爷也连忙劝说,“是呀,曜王爷,让大夫瞧瞧吧,别耽搁了医治良机呀!”


君北月却冷冷拒绝,“不必,她的病情本王清楚。”


见状,大夫也怯步了,两人没敢多劝,反而是君北辰笑了,打趣道,“四弟,别说你还真护得紧,连大夫人都不让碰不成?陈家那公子早死了,又没人跟你抢,何必呢?”


这话一出,立马全场寂静,众人都倒吸了一口气,就连紫晴都心头大怔,分明感觉到腰上的力道大紧!


君北辰挑衅地看着,似有意激惹紫晴要她病发,欧阳静琴和欧阳静诗则看着紫晴窃笑连连。


紫晴立马一口气提到嗓门口,上气不接下气,谁知,君北月突然松手,起身走到君北辰面前。


君北辰冷眼看着,挑衅味十足,正要起身呢,岂料君北月竟然一巴掌狠狠就甩了过去,“啪”一声……巨响!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