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最近这段时间为避嫌,欧阳将军都鲜少到怡清宫来,而今日却是一进门便立马大门紧闭。


大堂中就只有三个人,一个婢女都没有留下,怡妃娘娘和欧阳将军高坐在主座上,二皇子君北月愤愤站着,被君北月甩的那一巴掌,侧脸至今还通红,足见力道之大。


他的才学之名,他的纸上谈兵全都是来自这位舅舅的帮忙,自小到大,但凡得到皇帝赏识的策略,皆是出自这位舅舅之笔。


对于舅舅的敬重和畏惧,远远胜过怡妃娘娘。


见二老都眉头紧锁,一言不发,君北辰着实忍不住,怒声,“舅舅,君北月他这都打到脸上来了,没把我放在眼中就算了,压根也都不看你和皇上的面子,这口气,你让我如何忍下?”


欧阳将军立马拍案而起,“混帐东西,你到底知不知道皇上为什么一定要曜王娶相府之女?”


“知道,父皇不就是提防着我吗?太子过世多年,我是皇子之首,太子之位本就该是我的,父皇迟迟不立太子,就是偏心,就是偏心他君北月!”


二皇子怒声,他自小就知道,君北月的母妃若非卑微出身,父皇早就立他为太子了!


“你!”欧阳将军却是气结,若非身份尊卑摆着,他真想一巴掌盖过去,“老夫这些年真是白教你了!哼!”


欧阳将军冷笑一声,愤然拂袖便要走,怡妃娘娘连忙拉住,“哥,都这时候了你还跟他拗什么脾气呀!”


欧阳将军气得胸口剧烈起伏,指着君北辰,欲言又止,依旧还是愤愤拂袖,跌坐回去。


君北辰不解,又争道,“母后,舅舅,难道我说错了吗?父皇若非偏心君北月,他用得着这么提防着我?我看他就是早想把皇位传给君北月了,如今就是想替君北月把欧阳将军府的兵权收回来!”


“闭嘴!”怡妃终于也忍无可忍,“你还不明白你父皇提防的不是你,是你舅舅呀!”


天徽帝是何等精明之人,二皇子有几斤几两还掂不出来?二皇子乃至于将军府不过是他一直用来牵制君北月的棋子,而古今欧阳将军府的权势越来越大,皇上必定是反过来拿君北月来牵制!


听了这话,君北辰便懵了,欧阳将军见状,着实恨铁不成钢,怒声,“本将军告诉你,他君北月今日打的不是你的脸,是本将军的脸,他就是看准了皇上不会办他,就看准了皇上乐见他打本将军的脸!他才敢如此放肆!老二,你哪天若有君北辰三分的心眼,老夫这些年所作的一切就不会白费了!”


这话一出,君北辰终于恍然大悟,所有的气焰一下子全蔫了,怡妃娘娘跌坐而下,气呼呼得直喘息。


今日幸好静琴及时告知欧阳将军,否则这件事一旦被北辰闹到御书房去,是辰儿选侮辱曜王的,皇上必定立马抓住这个把柄。


见母妃和舅舅都不言语,君北辰自己急了,“母妃,舅舅,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难不成就忍气吞声,白白被打?”


“那还不是你自找的!你若不先挑衅,人家会打你的脸?”欧阳将军怒声。


怡妃娘娘亦怒声,“本宫告诉你,幸好你今日没把寒相府的场子砸了,否则本宫就扒了你的皮!”


穆紫晴毒发在即,欧阳静诗还守着,皇上还在等消息,皇上答应君北月的一定会做到,而还要做得漂亮,若寒相府的场子砸了,那怪罪下来的还是君北辰呀!


君北辰被训得不敢再言语,愤愤坐在一旁。


一室寂静,欧阳将军和怡妃娘娘相视一眼,皆是眉头紧锁,皇上在等,他们也在等呀!


“哥,大理寺那边你确定摆得平?”怡妃娘娘低声。


“放心,只要寒紫晴一死,大理寺立马上门抓人,陈公子的死,寒汐儿嫌疑是最大的,不是吗?”欧阳将军冷哼道,国色天香的事情,众所皆知寒汐儿的主谋,主谋将共犯陈公子灭了口,是在理所当然的了。


皇上想借相府之势虚弱他在朝中的力量,他就要相府嫡庶二女皆亡,看看皇上还怎么撮合寒相府和曜王府!


就这时候,欧阳静琴突然破门而入,怡妃娘娘正要怒,她却欣喜无比,“姑妈!父亲,毒发了毒发了!寒紫晴毒发了!”


“什么?”怡妃娘娘大喜。


“诗儿让人来报,寒紫晴毒发了,寒相府乱成一团,曜王府的大夫也全交过去了,曜王爷还让人急请宫里的太医!”欧阳静琴惊喜道。


“皇上可知道了?”怡妃娘娘又问。


“知道了知道了,我来的时候就遇到尹公公,正要去宣旨呢!”欧阳静琴答道。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