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夜深人静,曜王府一片寂静。


此时,顾太医才刚刚为紫晴诊断完,诊断的结果还是同在寒相府的一致,肺痨,有所好转,得好好调养一阵子。


顾太医和君北月一走出房间,立马低声,“主子,还是找不到魅香之毒。”


“且派人到南诏继续查。”君北月淡淡道。


顾太医点了点头,又低声,“王爷,那这肺痨,属下可需准备解药?”


“随她去吧,她什么时候愿意好就什么时候好。”君北月难得笑,说着转身进门。


屋内,紫晴侧躺在榻上,双眸微闭,似睡着了,君北月退了两婢女,悄无声息坐在一旁。


许久,见紫晴还是不动,他眸中玩味掠过,也不动。


其实要逼她现原形也不过就一两句撕破脸的话,他向来都是雷厉风行之人,如何会跟一个女人如此装模作样,做作虚伪呢?


可是,也不知道怎么得,对这个女人从之前听说国色天香之事的赏识到如今花瑾之毒的惊喜,他的兴趣越来越大,玩心也越来越大,明明忙碌不已,却偏偏想陪她玩玩,偏偏想逼她自己现出原形。


见她不动,寒紫晴狐疑了,这家伙难不成想在这里过夜?


还是想激她?


她偏偏不动声色着,直到君北月在她背后旁侧躺下,她还是忍了,故作熟睡。


谁知,君北月却伸手抱她。


得寸进尺?


她背对着君北月,一声明眸尽是阴鸷,可是,她天生好定力,动也不动,就连呼吸也有条不紊。


背后之人,一手支着脑袋,俊眉微微挑起,深邃如寒潭的双眸竟不见冷意,取而代之的是玩味浓浓。


过分!


紫晴分明打了个冷颤,立马翻身,故作迷糊醒来,实则焦急躲避呢,她病容疲惫,一睁眼见是他,立马惊呼出声,“王爷!”


“吓到了?”他问道。


她不答,该是反击时候了。


突然剧烈咳嗽起来,越咳越重,唾沫星子都往他脸上溅,逼得他不得不后退躲开。


“王爷……臣妾……”


她边咳,还边想说,断断续续,“王爷……臣妾……臣妾……”


看似很努力要说点什么,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最后终于咳停了,也什么都说不了,气喘吁吁倚在高枕上,一脸的虚弱、无奈。


她就不信他还跟对一个病号下手!


谁知,他还真敢,急急一手揽她靠在怀中,一手连忙替她顺气,捋着她的心口,无奈道,“还真吓着了,你这病呀,不仅仅不经恼,更不经吓!”


顺气的手,分明是占尽了便宜!


她愤恨却不能推,只得缓下呼吸,“不碍事了,多谢王爷。”


他也很君子地放手,认真道,“看样子本王要配名大夫随时侯着才是呀!”


想安插卧底,没门!她立马就推辞,“大夫都说好转了,王爷就放心吧,刚刚臣妾睡得迷糊,没想到王爷又回来了,臣妾一吓就被自己呛着了!”


“胆子真小。”他笑了,竟隐隐有些宠溺,俊脸上挂这两个深深的大酒窝,如同他深邃的眸一样,令人一但撞见了,便无法自拔。


她似乎第一次如此近距离见他笑,不自觉有些恍惚幸好及时回神,乖顺得低下头,不言语。


“那么胆小还是别住西园了,明日搬到本王琉璃宫去吧。”他淡淡道。


“王爷,臣妾这病虽有好转,但终究是肺痨,万一哪日转重了,传了王爷,臣妾可就万死不辞呀!不如让臣妾暂住养病,待来日好了,再伺候王爷不迟?”紫晴连忙回答。


君北月揽着她,一番思索,还真没有多为难,“也罢了,这西园清净,倒是适合养病。”


紫晴大喜,“谢王爷体谅!”


“睡吧,明早还得随本王进宫谢敕封之恩。”他淡淡道,揽着她躺下。


他似乎很习惯侧右睡,侧躺在她身后,大手搂着她的脖子。


紫晴一贯大大咧咧、四脚朝天睡习惯了,如此上下束缚,她身子不自觉僵着,怎么都放松不了。


然而,身后的家伙竟很规矩,不过须臾竟沉沉睡了过去,紫晴小心翼翼试着挣脱,无奈他的手缠得有些紧,若非大动作根本挣不开。


紫晴宁可他睡也不愿他醒,径自绷着身子骨,小脸阴沉,闷闷不乐,这局无疑是她败了……


圣旨都下了,欧阳静诗也惹了大祸,这家伙这个时候应该在密室密谋着怎么对欧阳将军府下手吧,居然还有此闲情逸致调戏她,难不成花瑾之毒引起了他的怀疑?


紫晴琢磨着,也不知道自己最后怎么睡着了,直到翌日清晨醒来,才发现自己才意识到自己昨夜真的睡着了,还睡得很香……顿是心惊,愣在床榻上。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