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40黑人又来了
    已近中午,御书房的大臣们才纷纷退去,君北月一进门便碰上天徽帝一脸怒气。



    他站在天徽帝巨大的梨花案几前,沉默不语。



    “呵呵,来得正好,朕正要找你呢,陈家命案你到底知不知情?”天徽帝冷冷笑着,却冷不防一份奏折狠狠朝丢来,“啪”一声砸君北月脸上,怒声,“你自个瞧瞧,仔细瞧瞧!”



    这是一份大理寺卿江静波昨夜连夜上的奏折,详细禀告了陈家命案,包括人证物证,口供,十分详细。



    所谓人证便是陈家父母,侍卫,而物证则是紫晴遗丝帕,陈家父母、侍卫口供一致,都说是紫晴不愿下嫁陈家,又对陈公子怀恨在心,所以雇了杀手行凶。



    “老四,你还有什么要来跟朕理论的吗?”



    君北月还未说话,天徽帝便怒意滔天,“老四,你是朕的骄傲,也是我大周的骄傲,是我大周的脸!国色天香的事已经是满城风雨,你偏偏要插一脚,你执意要娶寒紫晴,朕不跟你计较,朕也成全你了,朕连圣旨都及时给你下了!可是,如今出了这种事情,你要如何跟朕交待,朕要怎么给你顾脸,怎么帮你收场,你说呀!”



    说罢,怒目君北月,父子四目相对,君北月眉头紧锁,许久之后,才叹看一口气,淡淡道,“既父皇已经下了逮捕令,那就按照大理寺律法办事吧,儿臣也不多干涉。”



    天徽帝却冷笑起来,“你现在说得到轻松,当初选妃怎么就没有了解清楚呢?堂堂一个曜王妃锒铛入狱,如今秋猎在即,楚国使者将至,你曜王府传出这等丑事,你还不让楚国笑话了?”



    “父皇的意思是……”君北月问道。



    天徽帝毫不客气,冷声,“废掉,寒紫晴不配曜王妃之位!”



    “父皇,案子虽然人证物证皆在,还未开审,如何要断定紫晴就是凶手?”君北月反问道。



    “呵呵,人证物证俱在,还有什么好审的?开审,不过形式罢了!”天徽帝冷声。



    “父皇,若是紫晴认罪画押,我便答应废妃,否则……恕儿臣办不到。”君北月的声音却更冷。



    “你!”天徽帝拍案而起,恨透了寒紫晴,就为她,这已经是他第二次跟老四吹胡子瞪眼睛了。



    然,任由他怒,君北月还是淡淡的语气,“父皇,儿臣是来同你禀告欧阳静诗不敬圣旨,不尊圣意的事情,人还被我压,不知道父皇打算如何处置。”



    这话一出,天徽帝立马蹙眉,随即怒声,“怎么回事?”



    “尹公公要宣纸,欧阳静诗当众拦阻,说不许。”君北月说道。



    “真有此事?”天徽帝怒声道。



    “父皇不信大可问尹公公,那日在寒相府,也有诸多太医在场。”君北月认真道。



    “好个欧阳静诗,谁给她这个胆子的,来人呀,宣欧阳将军!”天徽帝冷冷下令。



    君北月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告退而出。



    父皇的心并不全在他身上,也不全在二皇子身上。



    父皇要的是他们两方势力的平衡,不管怎么斗,都必须平衡!



    他为父皇守着四方疆土,君北辰则为他牵制朝中其他势力,皇权本来就是各方势力平衡下的结果!



    曜王府和将军府,哪一个逾越了平衡线,哪个便会遭殃!



    如今父皇要打的是欧阳将军,若他再那欧阳静诗的事情威胁他放了紫晴,那只会彻底激起父皇对他的戒备之心。



    他如此做法便是同父皇表明立场,曜王妃之事不会同欧阳将军之事混淆,父皇也切莫混为一谈。



    思及此,不由得冷笑,怪不得古往今来皆感慨,最无情是帝王家!



    一路琢磨案情,然而一回府邸,影卫便焦急来报,“主子,大理寺的案子有变!”



    “什么情况?”君北月急急问道。



    “有人发现陈家附近死了数名批宫廷侍卫!”影卫低声。



    “何人发现的?”



    君北月惊了,怡妃比他早到陈家调查,盘问陈公子。当初他还未点名要紫晴,怡妃岂会跟一个庶女过不去。



    无疑是想在陈家公子身上动手脚,阻住寒汐儿当选!



    他杀陈公子那日就盘问过了,陈家公子除了没有供出他的身份,国色天香里的事情全供出了。而那日怡妃宫里的太监和那批侍卫还未走多远就被他灭口,就地掩埋的,没想到会有人发现!



    “不清楚,听说是附近有村民挖到的,立马给报府尹,府尹不敢接,就上报到大理寺去了。”影卫如实回答。



    这件事是偶然呢?还是有人去查了,怡妃铁定一直在追查,但是绝对不会把这么重要的线索报大理寺去的,难不成是……



    思及此,君北月唇畔勾起了一抹玩味之笑,似乎该去探望探望他的王妃娘娘了……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