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众说皆知,曜王府其实并非曜王在帝都的常住之地,琉璃阁才是。


琉璃阁虽有个很美的名字,实际上却是君北月训练影卫的残酷之地,就在帝都近郊山林中,具体的位置鲜少有人知晓。


这时一座建在悬崖峭壁上的宫殿,远远望去就仿佛镶嵌在峭壁上的一颗琉璃。


巨大的露台,犹如一个悬崖,从琉璃阁建成之后向来就只放一把椅,孤零零的。


君北月很喜欢这里,坐在这便可以将帝都尽收眼底。


“主子,欧阳将军刚刚才出御书房,这一回皇上果然小题大做了!”黑衣影卫低声禀告。


“如何个小题大做法?”


君北月冷冷问道,独自坐着,一手撑在膝上,轻轻摩挲着侧脸,这侧脸分明是伤了,血迹斑斑。


“皇上下令让欧阳静诗到静安寺面壁三个月,取消此次秋猎欧阳将军府的参加资格!”影卫如实禀告。


君北月立马冷笑,却没有多议论,淡淡道,“影子,去把顾太医找来。”


说罢便起身回屋了,走到明亮处才看得清楚,他那俊得人神共愤的脸,右侧分明是被人咬伤的,牙痕深深,血迹斑驳!


影子寻来大夫,见状立马倒吸了一口气,怎么会这样!


主子到底干什么去了,居然会被咬伤脸,要知道天下能伤主子的屈指可数呀!到底是何人有这等本事呀!


顾太医亦惊着,连忙查看,怯怯道,“主子,你这……这……是被人咬了吧!”


“难不成还有其他的?”君北月不悦道。


“那个……从牙痕上看,牙齿有点小,除了……女人,不能排除是其他……动物,如果是动物,用药便要谨慎了。”顾太医支支吾吾的。


话音一落,君北月立马蹙眉看来,顾太医立马低头,君北月又朝影子看去,影子亦急急低头,不敢同他对视。


影子心想,顾太医你分明就是故意的嘛,这种伤是个人都知道是女人咬的!


君北月轻咳了几声,居然还破天荒解释了,“不是动物,想办法尽快把牙痕消掉。”


“是是!”


顾太医不敢耽搁,连忙清洗伤口上药,谁知最后竟在君北月俊脸上裹着层白纱!


对着镜子,君北月的声音冷沉到了极点,“非得这样?”


“主子……这是最快的办法,若不包着伤口,再上等的良药少说也得十天半月才消得了伤口呀!这样,至多就三日。”


“三日?”镜中,君北月眉头紧锁。


“嗯,属下担保,至多三日!”顾太医立马保证。


君北月欲言又止,许久才吩咐,“每日三餐,按时送到大理寺,有什么情况随时来报。”


他还真被那女人说中了,没脸见人呀!


这伤一旦被人见了,势必又议论一片的,还不传那女人耳朵里去,她还真是聪明!


思及此,君北月不自觉笑了,连自己也没有察觉。


顾太医一直守在门外,以为这三日主子都不会离开琉璃阁了!


谁知才翌日晚上,君北月换了药便要出门。


“主子,你这么……有损形象呀!”顾太医怯怯提醒。


君北月冷冷瞥了他一眼,径自蒙上黑色蒙面便立马凭空消失不见……


陈家命案因为有了新的线索,牵扯宫里的人,故而没有马上开审,紫晴在牢中待了两日,闲来无事,便让红衣取了古代兵书来看。


她是个雇佣兵,以战争和冒险为生,说白了便是靠战争吃饭的职业杀手,穿越到如此太平盛世,虽衣食无忧,她也忘不掉她的老本行。


借着昏暗的灯光,紫晴双手捧着兵书,小脸专注,在这简陋脏乱的牢房一角,远远看出,竟有一种说出不的美。


他就在牢房外看着,三日困在琉璃阁是这个女人造成的,闲来无聊的时候,他当然要来找她解解闷了!


然而,见她如此认真,他却不自觉止步了,直到天快亮,他才回到琉璃阁。


谁知,一回来影子便急急而来,慌张禀道,“主子,大事不好!”


“一早起慌什么?”君北月不悦道。


“主子,府上刚刚传来消息,皇上今日要听审陈家命案!”影子连忙禀告。


“今日?”君北月蹙眉,竟这么快,案子有新进展怎么说也得押后个三四日!


“可有提及那批死尸?”君北月问道。


“说是要现场验尸。”影子如实回答,迟疑了须臾,怯怯又道,“主子,你……去吗?”


“皇上可有召本王去?”君北月问道。


影子看了一眼主子的伤,怯怯道,“照理……主子应该避嫌,但是可以听审。”


君北月那修长的手指在侧脸上轻轻敲扣着,冷眸敛沉……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