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44反驳,绵里藏针
    翌日清晨,大理寺门口便人满为患了,陈家命案早就全城关注,加之今日初审皇帝便亲临,可谓是万人空巷,紫晴的名字有一次全城轰动。



    两列带刀侍卫从大理寺大门口站到了审讯大堂门口,场面壮大!



    紫晴被两个侍卫带到大门口,她一迈过高高的门槛,原本寂静的大堂更是寂静了。



    天徽帝一脸肃然端坐在主座上,那张愠怒的脸让在场所有人都大气不敢出。



    大理寺卿江静波坐在右侧,身旁大理寺少卿,大理寺正寺等一干官员全都出席,恭恭敬敬侯着。



    而左侧的位置却空荡荡的,后头则是寒相爷和夫人,那个位置分明是留给君北月的,那家伙居然没有来?



    为何没来?



    紫晴眼底掠过一抹复杂,并不忌惮天徽帝的怒容,不动声色继续走。



    主座下方左侧便是听审席上,怡妃娘娘,二皇子,还有不少皇子和三品以上官员,全都凑热闹来了。



    紫晴心下冷笑,如此大场面,天徽帝就这么想置她于万劫不复之地吗?



    她止步,这才抬头看去,立马迎上天徽帝骇人的肃容,她并不畏,乖顺欠身行礼,“寒紫晴,见过皇上。”



    这是她第一次同这位皇帝行礼,本该是进宫拜谢敕封之恩的,可是他连谢恩的机会都不给,摆明了是不认她这个儿媳妇。



    先是花瑾之毒,再是欲加之罪,她若再忍,岂对得起“寒紫晴”三字?



    天徽帝怒目审视,许久都不动,时间之久,久得周遭众人纷纷不安,生怕一个不小心龙颜大怒,殃及池鱼。



    寒相爷更是满头大汗,相府选妃至今,他一而再求入御书房,皇上都不见,他至今不知道皇上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只得两边都不得罪,两边都担忧!



    随着时间的静默流逝,气氛越来越紧张,众人的心跳也跟着越来越急促。



    却只有紫晴这个当事人,保持着欠身的姿态,保持着驯良的表情,淡定如山。



    天徽帝心下暗惊,即便换作是他最宠爱的欧阳静诗,也早该吓得下跪求饶了吧!而这丫头居然还能面不改色!



    终于,他淡淡地道,“平身!”



    “谢皇上!”



    紫晴刚平身呢,江静波立马上前,厉声,“寒紫晴,陈家命案,皇上受命本官主审,如今人证物证俱在,你若坦白,吾皇仁慈,本官必从宽处理,你若抗拒,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即便你贵为曜王妃,本官必定从严处置!”



    他说罢,回头看天徽帝,天徽帝沉着一张脸,一言不发。



    紫晴轻咳了几声,虚弱道,“紫晴不认罪,不抗抉,紫晴求一个心服口服。”



    分明还是病恹恹的模样,话一开口,却是寸步不让的倔和强!



    “心服口服?很好,来人,把人证物证带上来!”江大人大声道。



    很快侍卫便将陈氏夫妇带来,还端上了紫晴用过的一条汗帕!



    陈氏夫妇一进门,立马就对天徽帝又跪又拜!



    “皇上,草民的儿子死得冤呀!”



    “皇上,你一定要为草民做主呀,就是这个女人,就是她记恨儒儿在心,雇人杀了儒儿的!那汗帕就是她留在现场的!”



    ……



    “公堂之上,皇上面前,岂容汝等哭闹,安静!”



    江静波立马训斥,说着,还是回头请示天徽帝,可天徽帝肃容冷沉得骇人,还是不语,令人不敢妄揣圣意,不敢多看!



    紫晴冷笑着,这条汗帕的记忆她似乎还有点,只是这种记忆太繁琐了,她哪里能想得清楚。



    “陈母,你说这条汗帕是在哪里找到的?”



    江静波一问,侍卫立马将汗帕呈到天徽帝面前来,天徽帝瞥了一眼,依旧不言。



    “那天晚上,我见儒儿那么晚还没有回答,就令人出去找,谁知道才到林子里就发现了儒儿的尸体,这条汗帕就是草民家中侍卫在尸体附近找到的!”陈母哽咽道。



    江静波点了点头,亲自将东西送到寒氏夫妇面前,问道,“寒相爷,寒夫人,你们可认得这条汗帕?”



    “这……”寒相爷战战兢兢上前,“皇上,小女的东西,微臣夫妇并不全见过,更别说认得了,微臣着实不知呀!”



    可是,天徽帝理都不理,怒目紫晴。



    一旁怡妃娘娘连忙出声,“寒相爷,可有何人认得?”



    废话!紫晴在心下冷哼,她的东西不应该最先由她来认吗?他们这出戏分明是要找出一个让她否认不了的理由!



    寒相爷想了许久才道,“不如把她院子里的嬷嬷找来吧。”



    很快一个老嬷嬷便被带上公堂,紫晴在相府住的时间并不长,对这位嬷嬷的记忆全都是真正的寒紫晴的。



    记忆中,这位嬷嬷唯一一个伺候她的下人,可没少偷她的东西呀!



    老嬷嬷一见汗帕,立马就一口咬定,“是!这是小姐的汗帕,不久前老奴还洗过,老奴可以保证是小姐的!”



    这话一出,立马全场哗然一片!



    “皇上,证据确凿,儒儿死的时候,她必定在场呀!”



    “皇上,请为草民做主!为天下百姓做主呀!”



    ……



    陈氏夫妇俩又开始哭天喊地,江静波不悦怒斥,“陈氏夫妇,有话好好说,皇上面前,若在喧闹,莫怪本官无情!”



    夫妇俩这才安静,陈母连忙上前,哽咽道,“皇上,江大人,丝帕是物证,草民就是人证呀!”



    这话一出,一旁君北辰也忍不住,认真问道,“你可亲眼所见寒紫晴杀人了?”



    “二皇子殿下,草民没有亲眼所见,但是草民见过寒小姐来找过儒儿,老奴一开始还很高兴,谁知道不一会儿他们俩就吵起来了,草民就躲在一旁偷听,谁知……谁知……谁知寒小姐她……”



    陈母说得哽咽不成声,陈父连忙来安慰,接着她的话,道,“寒小姐嫌弃我陈家家世卑微,高攀不上相府,她要儒儿解除当日对寒相爷许诺的婚事,还要我全家老小连夜离开,永远不得回帝都!儒不答应,她就威胁……”



    陈父说着,恨恨看了紫晴一眼,老泪潸然,哽咽道,“她就威胁要杀了儒儿,没想到她真就……呜呜……我辛苦了大半辈子,就这么一个儿子呀!”



    话语一落,一直沉默的天徽帝终是拍案而起,怒声,“寒紫晴,人证物证俱在,你还要什么心服口服吗?”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