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尸体,是最真实的证据,也是最沉默的证据,只有仵作能为他们说话。


紫晴如此要求,天徽帝若再拒绝,岂不当众表示他怕了着臭丫头?


他又冷声,一句“江大人”便将责任推卸给江静波。


那批侍卫中的那名太监早就被处理掉了,帝都府尹他也早打点好,寒紫晴的罪名算是黄了,侍卫命案她既执意要查,反正也跟怡妃扯不上关系,何必不顺着她的意思呢?


何况,怡妃娘娘也想知道到底什么人如此大的胆子敢杀她的人。


瞥见天徽帝险些被气岔的模样,江静波不再迟疑,“不知曜王妃要请的是什么人,仵作一司,事关重大,可马虎得了呀!”


“宋瓷。”紫晴淡淡道。


这话一出,立马全场哗然,天徽帝几乎是咬牙启齿,低声“老四!”


宋瓷可是天下最著名的仵作,并不隶属哪国朝廷,要请到他可不是那么容易呀!


不用再怀疑,这一切就是早准备得好好的,他绝对不相信寒紫晴身陷囹圄还有这等本事,这必定都是老四做的!


尹公公头一回见皇上怒成这般模样,连忙奉茶上去,担心他会忍不住暴怒,亲自一脚朝寒紫晴踹去!


“宋瓷可不会马虎吧?”


紫晴煞是认真问道,这两日红衣每日三餐都来送饭,第一天来就告诉她曜王爷在御书房看到的那份奏折的内容,这一切都是她吩咐红衣办的。


宋瓷虽难请,但是以曜王府的名义去请,还是办得到的!


案子虽然难查,她提供线索,就不信大理寺查不到!


紫晴乖顺,甚至无害的脸下,真真称得上是绵里藏针呀!她当然没有注意到不远处那个脸上带伤的家伙,眼角都抽搐了。


“自是不会马虎,请!”江静波大声道,立马差人把停尸房中数具尸体抬上大堂。


宋瓷四十出头,一张阎罗脸,人如其貌,严厉刻板,他不卑不亢同天徽帝行了个礼,同紫晴点了个头,立马带上手套。


很快,数具尸体从头到脚盖着白被子陆陆续续被台上大堂,顿时一股恶臭,碍着天徽帝的面,无人敢离开,却全捂着鼻子一脸嫌恶,看都不敢多看,更有甚者忍不住当场作呕!


紫晴故作恐惧,捂着鼻子后退到一旁,又道,“江大人,可否将陈公子的尸体也一并送来?”


江静波照做,将陈公子的尸体单独放在另一侧。


偌大的大堂立马被尸体占满,一地白压压的一片,一室寂静,阴森死寂的气氛令人禁不住毛骨悚然,不敢多看这些尸体。


尸体全都送上来了,宋瓷也到了,所有人都看向紫晴,就连愤怒的天徽帝也挑眉等着,仿佛此时她并非嫌疑犯,而是审讯的大人!


“宋仵作,我想知道陈公子和这批侍卫确切的死亡时间,死因。”紫晴认真道。


“怕是相差不长。”


全场就宋仵作一人不恶心腐臭之味,反而认真地嗅着,经验丰富如他,单单从这气息中就可以大致判断出死亡时间了!


宋仵作一边说着,一边察看陈公子的尸体,白被一被掀开,全场立马惊叫连连,只见这尸体早就高度腐烂,膨胀得不成人样!


几乎所有人都捂住嘴鼻,别过头,他们完全不想知道验尸的过程,更不想亲眼所见,他们只要结果,越快越好!


紫晴亦是一副惊恐模样,都退到边上去了,可犀眸却不离宋仵作,她看得出来,宋仵作是从尸斑、尸僵、尸温来推测,计算时间的。


两边检查,好一会儿,宋仵作才禀天徽帝,“皇上,陈家公子和这帮侍卫的死亡时间非常之近,相差不会超过三个时辰,侍卫在先,陈家公子在后。而且,死亡原因完全一样,一剑封喉毙命,凶手的能耐不小!”


“陈家公子死于上个月二十八晚上,也就是说这帮侍卫是死于二十八傍晚?正是国色天香事发之日。”


紫晴秀眉紧锁,转向天徽帝,认真又道,“皇上,紫晴记得那日回府之后,知道晚上才出门,傍晚还有两个嬷嬷过来看过紫晴,皇上可宣两个嬷嬷上堂!”


“宣!”天徽帝冷声,而全场人的思路全跟着紫晴转,早就把她当讼师了!


两个嬷嬷战战兢兢而来,紫晴认真道,“江大人,还是你来审比较合适。”


江静波这才缓过神,意识到自己身份,立马厉声,“两位嬷嬷,二十八日傍晚,可见王妃娘娘还在府上?”


“那日娘娘回府之后,很晚很晚才出的门。”老嬷嬷怯怯回答。


这话一出,怡妃娘娘立马出声,咄咄逼人,“也就是陈公子死的那晚上,寒紫晴你并没有在相府?你去哪里了呢?”


“紫晴那日伤心欲绝,独自一人在朱雀大街走,天快亮才回的家。”紫晴答道。


“呵呵,你可有人证?”怡妃冷哼道。


“怡妃娘娘,紫晴不需要证明紫晴有不在场的证据,紫晴之想问问陈家二来,陈公子死于当晚上,侍卫死于傍晚,紫晴傍晚才出门,如何有时间提前去威胁陈公子了呢?难不成紫晴在国色天香事发之前就欲知那件事了吗?”


紫晴说着,认真看向陈家二老,两老人家立马跌坐而下,脸色全白!


而全场,这才恍然大悟,紫晴验尸一是证明证人说谎了,二是给了大理寺线索,陈家命案同侍卫命案凶手是同一人!


如今,物证为假,人证亦假,即便是天徽帝都定不了她的罪!


她为自己洗刷了罪名,证据确凿驳回了大理寺所谓的人证物证!


一片哗然中,紫晴依旧是那静默乖顺的脸,看向天徽帝,“皇上,紫晴这便是心不服口不服,请皇上明鉴。”


“啪”天徽帝立马拍案,翻脸比翻书还快,怒声,“江静波,你怎么办事的!这帮侍卫是谁手下的,去陈家作甚?还有这物证认证的可信与否,根本没有掂量,就给朕上折子,一口咬定曜王妃有罪?诬陷王妃,你可知罪重!”


这话一出,怡妃娘娘最惊,皇上他……皇上他要借机收拾江静波呀!他怎么可以这样!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