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50家规
    回到帝都果然已经天大亮了,当紫晴远远就看到曜王府大门敞开,门口空无一人时,立马僵了。



    “小姐……怎么办?”



    十两怯怯问道,红衣断然不会傻到想昨日一样开大门迎接的,毫无疑问,曜王爷回来了,而且敞开大门迎接王妃呢!



    “绕后门。”紫晴低声,十两立马掉转车头,往一旁幽深的巷子里去。



    谁知,还未到呢,又见后门也敞开着,一样是无人守护。



    “小姐,翻墙?”十两又问。



    “回娘家,相府。”紫晴很干脆,听不出情绪。



    十两倒有些着急,除了主子,莫名的就怕王爷,连忙又掉头,急急而走。



    可谁知道才出巷子呢,便迎面而来一大把奴才,十两急急往后看去,亦见后头一大帮王府的奴才快步而来。



    前后夹攻,无路可逃!



    一群奴才齐齐下跪,一大清早的,呼声震天动地,“王妃娘娘,尔等奉王爷命,恭迎王妃娘娘回府。”



    紫晴掀起车帘,早就恢复了一脸顺良乖巧,淡淡道,“嗯,王爷费心了。”



    说罢,下了马车便随着仆从往大门去。



    一路被带到大堂,只见君北月一脸冷冽地端坐在主座上,冷眼审视着她,紫晴还是留意了他的脸,还是俊得人神共愤,神秘、尊贵之气浑然天成,根本不见任何伤疤。



    紫晴款步而至,欠身行礼,十分乖顺,“王爷……”



    “本王一回来就听说王妃被无罪释放了,可喜可贺呀!”君北月冷冷道,欢喜之话说得不见笑意。



    “多亏圣上英明,臣妾才得以昭雪,没辱了王爷的脸。”紫晴答道。



    “能想得到锦绣宫李嬷嬷,能请得到仵作宋瓷,也是你的本事呀!”君北月继续冷声,嘲讽之意十足。



    可紫晴那颗心却如同她曾经的身,早已千锤百炼,任你挑衅嘲讽,就是偏偏不动声色,她道,“那条丝帕,臣妾一见便知是已丢弃多年的,可臣妾口说无凭,所以请锦绣宫的李嬷嬷来给臣妾做个证,而那宋瓷,那还得多亏王爷提醒,红衣及时同臣妾说了,臣妾思索了整整一日一夜,才想到此漏洞,便赶紧差红衣去请人了,仵作宋瓷亦是看着王爷面上,才肯出手相救。”



    紫晴说着,顿了顿,又道,“臣妾能昭雪,全靠圣上圣明,王爷英明,臣妾还未谢王爷呢!”



    这话,说得有理有据,将功劳推卸得一干二净,顺带而还吹捧了君北月。



    君北月还真就没办法反驳她,更别说挑她毛病了。



    “夫妻之间,客气什么,应该的。”



    君北月的声音冷得令人不敢琢磨,这个女人这一仗确实打得很漂亮,居然借刑部之力,得父皇承诺去调查真凶。



    而且,就这件事甚至包括父皇都认为这是他的功劳,欧阳将军失去了禁军和大理寺这两股势力,父皇也改心满意足了,怪不得会龙颜大悦,当初给她好脸色看。



    欧阳将军失势,如此一来,多疑的父皇也该开始担心他曜王府是不是也会功高盖主,无人能敌了呢?



    思及此,君北月只冷冷笑着,并不怒,他是一个不喜欢麻烦的人,却从来不是个害怕挑战的!



    父皇平衡势力那些把戏,他已经反反复复陪着玩了好些年了,若四疆无战事,诸国无动静,就朝中这些勾心斗角,他根本不用多花心思,他在帝都的日子真的很闲。



    比起同父皇玩,他还真是更喜欢跟这个女人玩,这个女人越是给他惹麻烦,他便是越有耐性逼她自己把原形现出来。



    “王爷,皇上说了等你回来,同臣妾一同进宫谢敕封之恩。”紫晴提醒道,想转移他的注意力。



    可惜,君北月质问这才真正开始呢,他冷冷道,“来人,把红衣和十两叫过来!”



    紫晴眸光略沉,不解道“王爷,叫她们……”



    话音未落,君北月骤然“啪”一声拍案而起,怒声,“王妃彻夜不归,连个人也没来跟本王请示一声,她们两个是怎么伺候的?”



    红衣和十两急急而来,齐齐跪在君北月面前,低着头,一声都不敢吭。



    “十两,你说,王妃娘娘昨夜去哪里了?”君北月冷冷质问。



    “奴婢说……”红衣要抢先,君北月一脚立马搭在她手背上,警告的意思很明显,红衣只能闭嘴。



    “王爷,臣妾昨夜……”



    “你闭嘴!”



    紫晴眼底掠过一抹不悦,怯弱低着头,也同红衣她们跪在一起。



    “十两,你说不说?”君北月冷冷问道。



    十两禁不住发颤,再倔强的脾气都不敢在曜王爷面前逞能,连忙答道,“王妃娘娘说心情不好,要出去逛逛,奴婢就陪着,后王妃娘娘说不用此后了,奴婢就在马车上等了!”



    口供对不上,只有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否则,死得更惨!



    听了这话,红衣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昨日王妃娘娘出门不久王爷就回来了,一而再盘问,她也是这种说辞,幸好十两聪明!



    “不知道?如果昨夜王妃出了什么事情,你们谁来跟本王交待,谁来赔本王一个寒紫晴?”君北月怒声训斥,昨夜,他派人满城找,怎么都找不到人,不得不承认,他有些慌,独自在这里坐了一宿。



    听了这话,紫晴心头莫名一怔,却还是忽略了,“王爷,是臣妾不对,臣妾让王爷挂心了,臣妾昨夜……”



    “本王还没问你!”君北月又是冷声打断,不给她解释的机会。



    紫晴低下头,冷沉着眸,索性也不开口。



    “来人,把红衣和十两拖出去,杖责三十大板,以儆效尤,我曜王府上再有玩忽职守之人,本王必定严惩!”



    君北月这话什么意思?他怀疑什么了吗?紫晴琢磨着,暗笑,即便他怀疑了,她也不会跟他识破脸的,她就喜欢这样的关系,曜王妃的权势,温顺乖巧的面具,她办起事情来,方便多了……



    红衣和十两被拖出去后,君北月终于看向了紫晴,他冷冷道,“把头抬起来……”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