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54马场,你急什么
    君北绅都躲到椅子下面了,紫晴他们还是站着,满脸狐疑地看着他。



    紫晴都不告状了,这家伙至于这么害怕君北月吧?他又不是吃人的老虎!



    “老十,别丢脸成不了,还不赶紧出迎!”君北耀尴尬地要拽他出来。



    可是君北绅却还是一个劲往椅子下躲,“跟他说我不在,我不想见他!老七,求你了,你帮我挡挡,上一回在怡清宫里,我可把他得罪惨了,我一辈子都不见他!”



    “你得罪他,在怡清宫?”君北耀狐疑着,看了看紫晴,紫晴耸肩,她什么都不知道。



    “就是上个月二十七,怡妃在她宫里设宴那天!”君北绅连忙道。



    君北耀看了紫晴一眼,微微蹙眉,正要开口呢,君北绅又道,“那晚就你整晚上泡在国色天香,我们全在怡清宫,怡妃让父皇罚四哥酒,我就……我……我那时候喝得高兴就使劲帮腔,罚了四哥好几杯呢!四哥后面罪的不省人事!”



    这话一出,紫晴脸色顿变,蹙眉盯着君北耀看,上个月二十七晚正是她穿越到国色天香的时间,诸皇子都起了怡妃那,就只有君北耀去了国色天香!



    难道……



    君北耀见紫晴看了,立马别开视线,不悦训斥,“老十,你别乱说话,坏我名声,我哪里整晚上泡在国色天香了,我就是去坐了会!”



    如此解释,分明就是掩饰,紫晴别开了眼,眸光却冽冽,疑心早起。



    君北耀似不怎么乐意提这件事,猛地一把将君北绅拽出来,不悦道,“你一喝酒就那德行,四哥才不会跟你计较呢,走啦走啦,也好久没见四哥了!”



    正说话间,熟悉的声音便传来了,“晴儿,你怎么会在这里?”



    晴儿,他在外人面前总是这么唤她,有些亲密有些宠溺,可是私底下他却从未如此唤过。



    他大步迈上石阶,君北绅立马躲到君北耀身后,低头闭眼,屁都不敢放!



    紫晴正琢磨着怎么回答,君北耀便抢了先,“四哥,好久不见了呀,我和十弟在御花园偶遇四嫂,就邀来小坐喝茶,你不会介意吧?”



    紫晴这才注意到轩辕离歌和那把血筝不知何时早消失地无影无踪。



    “不介意。”君北月冷冷道,朝紫晴伸来手,面无表情,紫晴乖乖搭上小手,任由他牵,乖顺得低下头。



    “失陪了。”



    君北月说罢便走,看都没有多看君北绅一眼,待他们下去了,君北绅才偷偷探出脑袋,大大吐了一口气,等他们远去了,他立马跳出来,臭骂道,“我呸,老子怕他不成,老子是让他呢!”



    “得了得了,少在我面前逞大爷,老四对父皇也是那张冷脸,跟你计较作甚?”君北耀笑道,望着君北月和紫晴远去的背影,眼底却闪过了数抹阴狠。



    君北绅这才撇了撇嘴,“全大周也就他敢给父皇摆冷脸。”



    “呵呵,老十,你觉得父皇真会疼四哥吗?”君北耀还是笑着,打趣道。



    “咱们兄弟几个,就他封王,就他有战功,父皇不疼他疼谁呀!”君北绅说着,四下张望了下,似要说什么天大的秘密一般,低声,“七哥,我看父皇也不是真疼二哥的。”



    君北耀立马扬笑,“那你觉得父皇是真疼你吗?”



    “也不真疼。”君北绅认真道。



    “放心吧,这一回你把轩辕离歌邀来了,父皇一开心,指不定就封你个王当当!”君北耀笑道。



    君北绅立马难为情起来,搓着双手,“七哥,你真想把功劳给我?这样……真怪不好意思的呀!”



    他何德何能能邀到轩辕离歌呀,实际上是七哥去请的。



    “呵呵,我什么都不求,吃饱喝足就够,不跟你们争那么多!”君北耀笑着,眸中掠过一抹算计。



    父皇赐名他“耀”字,寓意光芒万丈,当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会是继太子和二皇子之后最得父皇重用之人,可谁想得到老四,一个宫女生的野种,被赐名卑微的“月”字之后,还能得到“曜”之封号,虽是同音,却远远尊于他。



    他如何会甘心?



    他看着愣头青老十那愚蠢的笑容,唇畔禁不住勾起一抹冷意,他期待着秋猎的到来……



    御花园中蜿蜒曲折的长廊中,紫晴被君北月牵着走,一路无话,他并没有多问刚刚的事情,而她在他面前,几乎不会主动说话,她低着头,余光忍不住一而再朝被他紧握的小手看去,秀眉微拢,不知道想些什么。



    直到回了曜王府,君北月才淡淡道,“你记住,以后离他们远点,尤其是老七。”



    “王爷,十皇子和七皇子都对臣妾很好,尤其是七皇子,十分友善,见臣妾肚子一人在御花园无聊,便提议到十皇子那喝茶,王爷千万别误会。”



    紫晴慌张解释,故意突出了七皇子君北耀。



    谁知,君北月却转移了话题,淡淡问道,“可会骑马射箭?”



    “略懂一二。”紫晴答道。



    “可会打猎?”君北月又问。



    “不曾打过。”



    “乖乖在府上待着,我会离开五日,明日一早会有人带你去马场训练,我回来会亲自考核,通过不了你就待马场待到秋猎。”君北月说罢,也不多解释急急便走。



    “王爷……”紫晴追了几步,只见他出门上马便朝城外方向疾驰而去,似乎有什么紧急的事情。



    天徽帝在御书房里同他说了什么吗?



    紫晴纳闷着,往西园去,十两和红衣挨着了三十大板此时两人全趴在榻上,动弹不得。



    一见紫晴进来,却也齐齐要起身。



    “别乱动。”



    紫晴还是冷冷的,却取了金创药亲自为她们上药,十两和红衣受宠若惊,面面相觑着不敢言语。



    真搞不懂主子,明明是那么冷清的一个人,却偏偏跟那种高高在上,清高无比的主儿又完全不一样。



    “红衣,你确定国色天香里的纪录,没有宫中皇子之名?”紫晴突然问道。



    “确定没有,属下查过,那天晚上也没有人看到哪位皇子去了。”红衣认真道。



    紫晴点了点头,道,“跟我说说七皇子吧。”



    “七皇子?主子,怎么了吗?”红衣纳闷了。



    “你了解多少,都说说。”紫晴淡淡道。



    “主子,七皇子除了一出生皇上赐了“耀”字轰动一时之后,就没有什么突出的,他为人很和善,爱开玩笑,平常也都很低调,听说跟十皇子走得最近,不过除了咱们王爷,十皇子似乎跟谁都近。”红衣如实回答。



    “他武功如何?”紫晴又问。



    “倒是不错,比二皇子还好,估计就只逊色于咱们王爷了。”红衣答道。



    紫晴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她记得大理寺开庭那日,君北耀也没有到场……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