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57陷阱,大意落败
    君北月一袭黑衣劲装高坐主位,俊得人神共愤的脸是一贯冷沉的表情,他一手搀在膝上,身子有些前倾,精炼的身体似一头随时准备冲出的猎豹,深邃得不见底的双眸,却似乎猎人搬紧紧盯着前方操练的骑兵。

    一贯目中无人,心高气傲的欧阳勋早已低下高傲的头,恭恭敬敬侯在他耳畔低声禀告。

    紫晴牵着马儿远远而来,见了这场景便不自觉止步,只觉得那家伙浑身上下散出了无情的铁血气息,或许是同类相吸吧,紫晴突然有种想靠近,想了解这个男人的冲动。

    “主子……”

    红衣低声提醒,她才缓过神来,仍是一脸乖顺走了过去,欠身问安,“王爷,你回来了。”

    “你要以他为标准?”君北月挑眉问道,刚刚听红衣来禀的,五日的训练结果,这个女人竟要以欧阳勋的骑射能耐为考核标准,她知不知道欧阳勋可是他幽夜十八骑中翘楚之将!

    欧阳勋不屑地看了她一眼,他的恭敬服从只对君北月一人,哪怕君北月在场,他也不会给寒紫晴什么好脸色看。

    “是,王爷,臣妾第一日到马场,欧阳将领便说了,女人就不应该出现在练兵场。紫晴既在这里待了五日,总不能就这样回去,落人话柄,给王爷丢脸。”紫晴淡淡道,态度温和。

    她从来都不喜欢背后告状,所以她当面告状,她原本没打算同马场起冲突的,可是,欧阳勋却触到了她的禁忌,身为一个佣兵,她最恨便是军人的瞧不起,尤其是男人。

    当然欧阳勋如此轻视,她虽不动声色,却可全记在心中,冲动在心中,这场比试就是她当日就决定的!她会让这个家伙为他的高傲当众付出代价的!

    “女人……不应该出现在练兵场?”君北月微微蹙眉,朝欧阳勋看去,欧阳勋倒是有志气,立马单膝下跪,“禀主子,属下确实说过,属下也确实这么认为!”

    君北月立马扬笑,“好,就以你的能耐为考核标准,骑射两场比试,王妃若赢了你,就算考核通过!”

    “是,属下一定全力以赴!”欧阳勋大声回答,似故意吓唬紫晴。

    紫晴却大大方方回以微笑,谦虚道,“那就请欧阳统领多多指教了。”

    两场比试很简单,却非常考验技术。

    第一场是骑术,不管是驯马的技巧,对路障的应急等,归根到底只本质的较量便是速度,前方十里处有一套弓箭,谁先得手便算谁胜!

    紫晴和欧阳勋齐齐上马,欧阳勋气定神闲拉着缰绳,余光瞥了紫晴一眼,傲慢而不屑。

    紫晴小脸乖静,一手勒缰,一手持鞭,准备就绪,

    君北月看了两人一眼,手中旗子猛地一扬,“开始!”

    瞬间,紫晴的马如离弦之箭直冲而出,而欧阳勋却没用,看着紫晴远去的背影,心道,还是有两下子的嘛。

    他摸了摸马头,又甩了甩马鞭,回头同君北月作了个揖后,这才扬鞭疾驰而出,亦如离弦之箭,却分明快比紫晴的一倍!

    见状,红衣和十两皆是担焦急,君北月摩挲着下颌,似乎也有些担忧,几个月没有检阅,欧阳勋的骑射之术似乎又进步了不少,都跟他不相上下了呀!

    此时,草原上,已经到了五里处,欧阳勋眼看就快追上紫晴了,他冷哼连连,猛地发力,长鞭急甩,这下子立马迎头赶上!

    他回头看紫晴,冷哼,“女人就是女人,让了你那么久你还赢不了!”

    说罢,便不再保留,马肚一踹,马鞭一扬,疾驰而出,一下子就将紫晴远远落下。

    紫晴唇畔勾起一抹不屑,挥鞭的动作骤然加紧,谁知不过须臾,竟如飓风般从欧阳勋身旁呼啸而过!

    欧阳勋瞬间愣掉了,好不容易缓过神来的时候,紫晴早就手握弓箭疾驰而来!

    “你……你居然……”欧阳勋惊得话都说不出口,而紫晴却灿烂扬笑,“欧阳统领承让了。”

    说罢便从他身旁呼啸而过!

    见紫晴先回来,红衣和十两立马雀跃惊呼,“王妃娘娘赢了,王妃娘娘好样的!”

    而在场诸多士兵一时间都忘了军纪,哗然一片,他们最骄傲的统领怎么可能会输呢?

    君北月眸光一亮,分明是惊喜,这个女人又一次给他意外了,她身上到底有多少秘密,多少惊喜呢?

    紫晴双手呈弓箭,端到君北月面前,乖静道,“王爷,得欧阳统领承认,臣妾侥幸先赢一场。”

    此时,欧阳勋才回来,惊诧地一直盯着紫晴看,迟迟都不敢相信,

    “欧阳统领,难道你不服?”君北月挑眉问道。

    欧阳勋一个激灵,立马翻身下马,恭恭敬敬同紫晴作揖行礼,“王妃娘娘,属下右眼不识泰山,失礼了,请王妃娘娘见谅!”

    这个女人不简单呀!且不说路上那么多路障,就说这速度,都是非常人所能及,她才多大的年纪,便有如此精湛高超的骑术,将来必是了不得呀!

    主子亲自点名要的女人,原本不单单是跟皇上赌气那么简单!

    只是,他始终不明白,既是不简单,为何当初主子把这个女人送到这里来的时候,为何一句话都没有多交待,只随口说了句,“找人教她”呢?

    “是欧阳统领承认了,紫晴赢之有愧,第二场还望欧阳统领手下留情。”

    紫晴谦虚极了,有些腼腆地低着头,却朝一旁雀跃兴奋不止的红衣和十两偷偷调皮眨眼,笑得眼儿弯弯,分明是报了仇的狡黠、得意。

    君北月将一切都看在眼中,这刹那他都看痴了,怎么都没有到过这个女人竟会有如此顽皮可爱的一面,心跳莫名得砰然加速,生平第一次有种冲动,想拥一个女人在怀中宠!

    欧阳勋虽然心高气傲,却也是耿直的汉子,听得“第二场”三字,立马单膝下跪,“王妃娘娘,第二场属下心甘情愿认输,属下对王妃娘娘心服口服,属下收回之前说的所有不敬之词,皇家猎场,随时欢迎娘娘!”

    骑术如此高超,箭术自不在话下,他若再比下去,只会自讨无趣,寒紫晴从未拿身份压他,而是以能耐服人,他技不如人,无话可多说!

    “欧阳统领赶紧请起,我不过侥幸而已,第二场比不比你我决定不了,还请王爷定夺。”紫晴说着,朝君北月看去。

    君北月这才缓过神,难得大笑,“哈哈,既欧阳统领认输,那就不必了!”

    他说罢,竟当着众将士的面,一把将紫晴捞了过去,霸道地抱上马背,“走吧,陪本王转转去!”

    这话一出,紫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立马浑身僵硬,任由他从身后拥紧,大手搂在腰上占尽了便宜。

    他则丢下在场众人目瞪口呆,心情大好,扬鞭疾驰而去……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