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人满为患的玄武大殿,随着那一抹紫影的靠近,越发的寂静。


他,一袭梦幻紫的长袍,随着风轻扬,三千银发,随意散落,在殿中灯火的映照下,熠熠生辉,同长袍之紫相应,衬得如梦如幻,宛若九天谪仙,华贵清冷,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他一身上下,不佩戴一物,唯有背后背着一把筝,用纤尘不染的白布包裹着。


这是紫晴第二次看到他,心下惊叹之余,也纳闷着,为何这个男人的脸如此苍白,颀长瘦削的身子骨隐隐约约有种病弱之感,这是文人逸士天生的弱不禁风,还是另有隐情呢?


“草民轩辕离歌,参见大周皇帝!”他止步,不跪拜,只作揖。


“免礼免礼,没想到十皇子竟有幸邀请轩辕公子,实我大周之幸,今日西楚长公主和我曜王妃文斗,还有劳轩辕公子出题考核。”


天徽帝很客气,轩辕离歌是什么人物,是龙渊大陆最负盛名的琴师,是天下之宝血筝的主人,是诸国国君争先邀请的贵宾,他能到大周来,而且是在西楚使者出使之时落面,无疑是给大周天大的面子,让大周在龙渊大陆诸国中长脸了!


君北月冷眸微敛,打量了轩辕离歌一眼,又看了看老十,不动声色,而对面的楚天戈,则放肆得打量轩辕离歌,心下诧异着,十皇子何德何能,竟邀得到这等人物!


“在下的荣幸。”轩辕离歌话不多,很是淡漠,如果说君北月是冷酷的修罗,俊得人神共愤,那么轩辕离歌便是那冷漠的精灵,美得天地万物黯然。


只见他取下背后古筝放置在备好的琴台上,修长的手指轻轻一扯,原本满心期待的众人不由得都失望了,唏嘘一片,轩辕离歌今日带来的筝虽然名贵,却非难得一睹的血筝。


在众人的唏嘘声中,他旁若无人一样,不慌不忙调整琴弦,浑身上下散发出安静的气息,令人周遭众人也不自觉跟着安静了。


“轩辕公子,不知你打算出什么题目?”天徽帝忍不住开口。


“琴艺,请为她俩备两架古筝。”轩辕离歌淡淡道。


琴艺?


紫晴隐隐有些担忧,若是单独同楚飞雁斗,她早有打算,胜算极大,可如今见轩辕离歌这架势,似乎不仅仅是要让她和楚飞雁单独斗琴呀!


这琴艺,轩辕离歌打算怎么个考法?


楚飞雁却立马扬眉得意了,她虽生在尚武的西楚,却能歌善舞,精通音律,古筝最是她的拿手好戏!不管怎么考,她都赢定了!


“好,就琴艺!”她扬声,答应得爽快。


谁知,轩辕离歌突然抬头看来,淡漠道,“我没问你。”


这话,完全出人意料,楚飞雁顿时尴尬,脸皮再厚都给红了,许久之后一旁才窃笑一片,楚天戈眉头紧锁,此次他另有要事要办,若非父皇要求,他压根就不想带这个姐姐出使,西楚的脸都快给她丢光了!


很快两架古筝便都准备,紫晴和楚飞雁一左一右坐于琴台前,面对轩辕离歌,距十步之遥。


这架势,琴艺到底如何个较量法,众人都期待着,十皇子紧张得搓着手,却不知君北月已在身后站了很久。


“老十,谁帮你请到轩辕离歌的。”君北月冷声。


十皇子顿时一个激灵,险些跳起来,无路可逃,支支吾吾的答不出。


而就在这时候,轩辕离歌轻轻拨琴弦,“铿……”一声清脆。


“大周尚古筝,喜独奏,西楚尚口弦,喜同奏,为示公允,在下奏古筝一曲新作,请两位同奏,如何?”轩辕离歌淡淡问道。


这话一出,君北月按在十皇子肩上的手顿紧,这样的考核办法听起来公允,其实寒紫晴要吃大亏!


楚飞雁怎么可能会不懂古筝,就算不精通也熟悉呀!


而同奏这种事,若非有意去学,就是一窍不通,同奏本就难道极高,而且是新曲,这题目出得也太刁钻了一点吧!


楚飞雁立马挑衅看来,自信满满,同奏可是他西楚乐律中的重头戏,她自小玩到大的,而古筝,更是她所精通!


紫晴不理睬她的挑衅,秀眉微拢着,同奏,她确实不会。


轩辕离歌可不理睬众人的非议,也不给紫晴和楚飞雁准备的时间,修长的手指在琴弦上一划而过,开奏!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