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嘲讽声中,轩辕离歌俊眉微拢,冷不防“铿!”凌厉拔弦!


似怒了!


一时间嘈杂戛然而止,众人面面相觑都琢磨不透轩辕离歌的脾气。


“铿”一声之后,竟是毫无预兆得开始第三段!


琴声又一次铮铮然,竟然一下子就如涛声涌动,虎啸,狮吼,怎么会有人可以把古筝弹奏得惊若雷鸣,震耳欲聋呢!


怎么回事?


虽然比试结果很明显了,可是轩辕离歌却还没有宣布结果了,怎么就又开奏了呢!


楚飞雁缓过神,急急大声,“轩辕公子,你还没有宣布我赢了你!”


然而,轩辕离歌并不理睬,清冷的双眸沉敛着,虽然目视前方,实则目空无一人一物,手中的力道越来越重,琴声也越来越浑厚、壮阔!


君北月沉眸看着轩辕离歌急速游走的手,不由得微吸一口气,这家伙这双手到底藏了多深的力量呀!


突然,“铮……”


紫晴终于动手了,她目不转睛都看着轩辕离歌的手,竟是随着他的手法走,她不懂同奏之法,对古代的音律法更是不熟悉,根本无法像楚飞雁那样听出音律之法,重复奏出。


但是,指法她却懂得!


古代之法延续到了现代,并没有被摒弃,而有创新,她拙于音律,却偏偏在指法方面具有极高的敏感度,极高的天赋!


轩辕离歌如此雄壮之音,最适合重奏!


她跟不上他所有的指法,但是她看得清楚也跟得上他每一段音的最后指法,她并非同楚飞雁那样完全重复,她不管音律,只通过指法和他和音、对位!竟神奇得同他形成真真正正的二重奏!


他扬,她比他更扬,他抑,她比他还抑,准确无比的和音、对位,琴音顿时有立体之感,更显壮阔!


一时间,所有人都怔了,就连楚飞雁也目瞪口呆,心跳随着这如雷贯耳之声,怦怦怦作响!


怎么可能!


怎么会有人有这等本事,同轩辕离歌合作得如此天衣无缝,仿佛这雄壮之曲并非轩辕离歌独自所作,而是两人合作出来的!


满堂寂静,虽是两人同奏,可所有人的视线却都不自觉集中在紫晴身上,确切的说是她小而力道十足的双手上。


君北月双眸微眯,眸中分明满满尽是欣赏之色,生平第一次对一个女人如此肯定!


楚天戈摩挲着下颌,难掩心头钦佩之意,钦佩紫晴的本事,亦钦佩君北月的慧眼识珠,这个女人定不简单!


轩辕离歌原本那空无万物的清冷之眸中竟有了紫晴的身影,他唇畔掠过一抹玩味,指法陡然一转,琴音陡转!骤得抑扬顿挫!抑扬顿挫!抑扬顿挫!三步音度,一鼓作气,让她无法重奏!


谁知,紫晴竟是扬抑顿挫!扬抑顿挫!扬抑顿挫!,三步完全相反的音度,一气呵成,同他相辅相成!


“铿!”


轩辕离歌指法再扬,陡转而急,紫晴紧随之后。


一时间,琴音如雷霆风雨横扫千军,万马狂飙直冲潭底;惊雷竞鸣,地动山摇!


在场之人无不震撼,无比心惊,即便声止多时,都久久无法镇静下来。


“好!寒紫晴,好样的!”


君北月第一个缓过神来,力道十足的拍手声回荡在安安静静的大殿中,格外响亮。


众人并不似之前赞扬楚飞雁那般沸腾,要么哑口无言,要么低声窃语,然而越是如此,越是衬出紫晴的气度。


她并不在意,坐在嘈嘈切切的大殿中,娇小的身影风骨非凡!


她转头朝君北月看去,两人对视,虽不过是一眼而已,却分明是刻意的一眼。


楚飞雁是精通乐律之人,紫晴的水平如何她心里非常清楚,可是她如何会承认呢!


此时此刻,她那双凤眸嫉妒都着火了,紧紧抓住琴弦,险些将琴弦给握断了。


紫晴都没有看她,她却冷哼警告,“寒紫晴你别得意得那么早?不过是持平,有什么好了不起的!本公主最后一次可不会让你了!”


终于,紫晴转头看去,面无表情,“你不配跟我持平。”


“铿!”楚飞雁骤然得按下琴弦,“你说什么?”


一时间众人都看过来,并没有听到她们的口角,只见楚飞雁张牙舞爪,咄咄逼人,都快把紫晴吃了!


“喂喂喂,你干嘛呢,凶什么凶?自己技不如人,还想动手不成?”


十皇子突然开口,指指点点,一本正经,他哪里知道高高在上的天徽帝是什么意思,他就为四嫂自豪,觉得四嫂子给大周长脸了!


当然,他那小心眼儿也有讨好他四哥的意思。


“我……我哪里凶!我哪里技不如人了?不就是持平而已,谁输输赢还不知道呢!”楚飞雁立马反驳。


“哎呦喂,瞧瞧这母老虎的样子,还不凶?”十皇子颐指气使得打量了她一眼,冷哼,“也是,谁赢谁输还不知道呢,持平什么呀!”


“你!”楚飞雁怒声,拍案要起!


然而,此时轩辕离歌眸中掠过一抹不悦,冷不防扬手!


楚飞雁顾不上十皇子,气得跺脚连忙又坐回来,紧张准备!


可谁知道,轩辕离歌竟手离琴弦,凌空而抚,修长的双手犹如一对蝴蝶,翩跹起舞,优雅闲适。


楚飞雁立马惊了,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而周遭众人亦是纳闷,最后一场比试到底开始了没有呀?


然而,淙淙之音突然从紫晴指尖流溢,这声时而如山间流水淙淙清脆,时而如深山钟鼓空灵悠扬,听似乎雅致清新,却有种神秘的魔力,令人不自觉沉迷,似置身于幽谷深处流连忘返……


一个双手凌空优雅舞动,一个双手弦上游走,细细一看,两人的指法竟惊人的一致,几乎是同步!


楚天戈缓过神来,忍不住惊声,“飞雁!是指法!”


最后一场比试的是指法呀!是依据指法同奏呀!


待楚飞雁缓过神来时候,轩辕离歌的骤陡然一急,对别人的指法从来就没有研究过的她,根本就应接不暇,无法跟上!


而就在她手忙脚乱之际,轩辕离歌一手按下,一手优雅扬起,与此同时,紫晴一手离弦,琴声止!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