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69骑射,有苦难言
    一曲终罢,全场寂静。



    结果是如此的明显,紫晴赢了,该欢呼雀跃,该得意忘形的!



    可是,她却不言不语,内敛安静,这份惊才艳艳在众人心中仍汹涌澎湃着,而于她,似乎这也不过是平常之事罢了。



    她缓缓起身,同轩辕离歌欠身行了个礼,“辛苦轩辕公子了。”说罢,便款步回到君北月身旁。



    然而,偏偏是如此低调的作风,比起飞扬跋扈,趾高气扬的楚飞雁来,却给人一种更震撼之感!



    她同君北月并肩站定,这才抬头朝花容失色的楚飞雁看来,无声无息,唇畔却微微勾起了一抹轻蔑,阴邪、狂佞!



    楚飞雁心头顿堵,只觉得被羞辱得无话可反驳,更没有机会宣泄,甚至,甚至连愤怒,都不敢当众表现出来!



    这时候,她才后知后觉,寒紫晴的低调,其实是最狂佞傲慢是炫耀!



    这个女人打一开始的乖顺沉默,确并非隐忍,而就是瞧不起她,轻蔑她,轻蔑得不屑跟她说话!



    而她居然还傻乎乎地却跟她凶,跟她较劲!



    这一局,她输得彻底,不仅仅输了琴艺,而且被这个女人狠狠罢了一刀,才后知后觉地疼!



    她禁不住握紧双拳,狠狠朝紫晴瞪过去,可惜,紫晴此时已经别开眼,不理不睬了!



    “寒紫晴!”



    楚飞雁气得在心中咆哮,险些又给吼出声音,却不得不拼命压着,这一吼出来,脸丢得更大!



    轩辕离歌径直守着古筝,天徽帝不开口,也没人敢开口,一室寂静。



    然而,君北月却偏偏道,“轩辕公子,你还未宣布结果呢!”



    “呵呵,结果不是很明显了吗?曜王妃同长公主不相伯仲,曜王妃也不过是险胜了几分。”怡妃娘娘冷冷道。



    谁知,轩辕离歌却淡淡道,“不,怡妃娘娘此言差矣。”



    此言差矣,难不倒寒紫晴没有赢?



    “何解?”天徽帝心惊,立马问道。



    “那是什么?”楚飞雁亦惊,顿时紧张,轩辕离歌的判断标准自然同常人不一样,难不成有转机?



    一时间众人都紧张了,谁知轩辕离歌竟然双手捧筝,朝紫晴走去,“王妃娘娘的指法天赋,在下自叹不如!此物名曰无筝,传闻可离弦而奏,在下在寻觅可驾驭之人,没想到今日得遇,望娘娘笑纳!”



    无筝!



    这把古筝竟然同“血筝”齐名的魔琴“无筝”!



    一时间,全场哗然,就连君北月也惊了。



    无筝之名贵,在于琴师可凌空而弹,利用手指弹奏引起的气流波动,带动琴弦,从而发出声音来!血筝若是弹奏到极限,便可以音蛊惑人心,称之为音杀!而无筝一旦弹奏到极限,便可以琴弦回弹出来的力道伤人,称之为琴杀!



    且不说是轩辕离歌亲自赠琴,就说这无筝之名贵,全天下就只有两把魔琴,一是“血筝”,二便是“无筝”了呀!



    就在众人惊呼之时,紫晴居然拒绝了,“轩辕公子,无功不受禄,紫晴不过巧合谙熟指法罢了。”



    这话一出,全场更是哗然一片,紫晴无疑是焦点中的焦点!可紫晴却无动于衷,佣兵生涯保留的习惯,无功不受禄,受禄比立功,别人的东西,她一向不会随便要,不管是多宝贵东西都一样拒绝。



    楚飞雁那双凤眸迷得都快闭上了,寒紫晴这个庶女,这双破鞋,她凭什么这么傲呀!



    轩辕离歌一愣,随即竟笑了,苍白的脸笑起来是如此好看,“琴师若无知音,当废双手,琴若无知音,当断其弦!”



    说罢,竟后退一步,一手撑琴身,一手挑起琴弦,猛地便要扬起!



    “等等!”



    君北月竟出声拦下,“轩辕公子既有心赠琴,这把无筝,本王便代为收下,他日紫晴若真不喜欢,本王再归还,任你处置,如何?”



    轩辕离歌迟疑了须臾,见紫晴没说话,便将无筝奉上,“那有劳曜王爷了。”



    说罢,他这才转头朝天徽帝,淡淡道,“大周皇帝,此次文选琴斗,第一场,两者持平,第二场,曜王妃胜……”



    话未说完,楚飞雁立马冷冷打断,“什么?”



    “不该是长公主赢的吗?曜王妃可动也没动呀!”天徽帝不悦提醒。



    “第二断曲风情况,并不适合同奏,稍又乐律常识之人都明白,同奏只会使其累赘拖沓,故而,曜王妃不动,是最明知的做法。”



    这话一出,立马哗然一片,楚飞雁那粉白的脸立马黑沉!



    “稍有乐律常识的人都明白?”



    她愿负盛名的琴艺,她刚刚最卖力的表现,被众人赞许的演出居然……居然被当众批没常识!



    众人都还未缓过神来呢,轩辕离歌便又继续又道,“第三场曜王妃胜,第四场曜王妃亦胜,此次文选,曜王妃并非略胜一筹,而是完胜。”



    轩辕离歌的身份端在那里,即便他的解释很荒唐,也是权威呀,何况他还解释得如此合情合理,一时间众人都纷纷表示赞许,而此时楚飞雁那精致的小脸早已狰狞恐怖,她咬牙启齿,双手紧握,从小到大,她何曾如此输过,何曾输得狼狈过?



    她原本自信满满准备迎接轩辕离歌的肯定的,可是,从头到尾,轩辕离歌根本没有看过她一眼!



    她原本以为这一回君北月会对她刮目相看、印象深刻的,可是,那个男人此时正在为寒紫晴骄傲,寒紫晴都当众拒绝了的东西,他居然还帮她收下!



    今日的荣耀,今日的恩宠,本都该属于她的!



    寒紫晴!全都是寒紫晴这个女人的出现,她终是忍不住,握住了腰间长鞭,然而,就在这时候一直沉默的楚天戈突然按住了她的手,冷冷沉声,“你做什么?”



    “我要挑断她的手筋!”楚飞雁冷声。



    “还有武选,你着急什么?坏了我的大事,我跟你没完。”楚天戈警告道,他欣赏寒紫晴,头一回能有女人得他欣赏,不过,如果不能为己用,他绝对不会留给君北月如虎添翼!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