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也配说教养
    你也配说教养

    接完电话,季半夏扭头对司机道:“师傅,放我在路边下来就好。品 书 网    .      .   我男朋友过来接我。”

    她真是一秒钟也不想呆下去了。

    司机不敢擅自答应,用眼角的余光瞟了傅斯年一眼:“傅总……”

    傅斯年点点头:“好。”

    算了,何必强求。他看着季半夏的背影。单薄的外套,脚上的单鞋,这么大的风雨,她还是执着的要下车,这么迫不及待的想和小男友在一起?

    季半夏一打开车门,风雨就鞭子一般抽打在她身上。她用力的呼吸着湿润而自由的空气,眼眶却情不自禁的红了。

    “啪!”身后有关车门的声音,一支雨伞塞到她的手中:“拿着。”

    傅斯年的雨伞,黑色的大伞,就在几个小时前,它还罩在她和他的头顶,营造出一个温暖甜蜜的小世界。

    季半夏不接,从包里拿出自己小小的雨伞撑开。

    傅斯年的手停在半空中,僵持着,没有一点要收回的意思。

    忍住想要回头的冲动,季半夏撑着伞,径直往前走。

    大雨滂沱,小小的伞根本挡不住多少风雨。当季半夏走进路边便利店时,她终于忍不住回头。

    马路边空荡荡的,再没有傅斯年的身影。顾家的车,已经开远了……

    季半夏转了三趟公交回到家时,全身已经湿透了。

    “半夏!你怎么搞成这样了!傅斯年呢?他没送你回来?”迟晚晚一把抱住看上去虚弱得就要晕倒的季半夏,义愤填膺的问她。

    季半夏摇摇头,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浑身酸疼,冷得骨头都冻住了。

    当夜,季半夏就发起了高烧。迟晚晚拿着体温计和退烧药,在她身边守了一夜。

    “傅斯年,我恨你……”“你有顾浅秋了,为什么还来招惹我……”“傅斯年,我不会原谅你的……不会……永远不会……”

    季半夏嘴里翻来翻去说着胡话,每一句话都和傅斯年有关。

    天快亮的时候,季半夏的烧终于彻底褪了,安静的睡着了。

    迟晚晚咬牙切齿的把季半夏的手机充上电,又咬牙切齿的拨通了傅斯年的电话。

    看到手机屏幕闪烁的“季半夏”时,傅斯年完全没回过神,高烧的身体还很迷糊,他担心这又是幻觉。

    “喂?”傅斯年迟疑的开口。

    “傅斯年!你到底对半夏做了什么!她回来的时候浑身都湿透了!还一直发高烧说胡话!你到底对她干什么了!”迟晚晚的声音直冲耳膜,把旁边躺着的顾浅秋都惊醒了。

    “发高烧?”傅斯年还昏乎乎的,季半夏也发烧了吗?

    “你别转移话题!你昨天到底对半夏做什么了!”迟晚晚怒吼道。

    顾浅秋探头看了看屏幕上的来电显示,脸色一下子变了,夺过傅斯年的手机就冷笑道:“季小姐,您这是做什么?大半夜的打电话过来骂人,这就是南x大学优等生的教养?”

    迟晚晚听出是顾浅秋,语气稍微温和了一点:“不好意思,顾小姐,我是迟晚晚。半夏她昨天淋得透湿的回来,一直发高烧说胡话,我就是想打电话问问傅总,他接了人走,不送人回来吗?昨天可是大暴雨,万一半夏出什么事怎么办?这就是他华臣老总的教养?”

    是迟晚晚!顾浅秋的火气更大了,搞笑啊,正主装清纯装柔弱,派了狐朋狗党来示威闹事?

    “教养?你也配说教养?你和季半夏……”顾浅秋话还没说完,电话就被傅斯年夺回去了。

    “迟小姐,你刚才说半夏回去的时候浑身都湿透了?她男朋友没送她回家吗?”傅斯年一颗心提了起来,仿佛在等待一个裁决。

    “男朋友?半夏哪儿来的男朋友?”迟晚晚听得莫名其妙:“你听谁说她有男朋友?”

    v1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