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让我进来好不好
    让我进来好不好

    季半夏后退一步:“你,你要干嘛?”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傅斯年又是那么……好色的人……

    傅斯年伸手拉住她的胳膊不让她逃开,他专注的盯着她的头顶,语气有些奇怪:“半夏,你头上,有一根白发……”

    白头发?季半夏松了口气。 她还以为傅斯年……

    她的头发很好,但偶尔长一根白头发也是很正常的事吧?傅斯年干嘛弄的这么伤感?

    “要我帮你拔掉吗?”他看她的眼神简直软的不像话。季半夏突然有一种慈父照顾女儿的错觉。

    “嗯。”她点点头。

    傅斯年用手指捻起那根雪白的头发。新生的白发很短很短,但他偏偏就能看见。

    “会疼。忍着点。”他说的那么郑重,好像医生在重大手术前认真的叮嘱病人。

    季半夏有点想笑,拔根白头发而已啊!这么严肃是要做什么?

    “好。”

    快点拔吧,贴的这么近,她的心跳又开始紊乱了。

    季半夏还没感觉到疼,傅斯年已经把白头发拔下来了,他把白发递给季半夏看:“疼吗?”

    “没感觉。我没那么娇气。”季半夏随口说道。

    傅斯年的手忽然按到了她的肩上,他比她高大很多,此时微微的俯身,认真的看着她:“半夏,我真希望你娇气一点。”

    “?”季半夏听不懂了。

    “我希望你娇气一点,我希望你拧不开饮料瓶,拎不动购物袋,希望你可以依赖一点,任性一点,这样,我才有机会照顾你。”

    傅斯年说的很慢。他的声音里,甚至有某种可以称之为痛苦的东西。

    心口热热的胀痛,季半夏抬起头假装无所谓的跟他开玩笑:“傅总,你身上有诗人的气质哦!我一根白发,就能引起你这么多感慨。”

    “对。你一根白发,就能引起我这么多感概。”傅斯年抬手摸到她的前胸,在心脏跳动的地方停住:“半夏,这里,让我住进来好不好?”

    他的手压在她的胸口,她的乳就在他的掌下。

    可这个动作,却一点也不暧昧,不**。傅斯年脸上的表情,严肃,凝重。

    季半夏抬头看他,他的眼睛里,有两个她。小小的,在他眼睛的正中间。

    一个“好”字几乎就要脱口而出,季半夏死死咬住嘴唇。

    他是傅斯年。别人的丈夫,一个小胎儿的父亲。难道要她去抢过来吗?顾浅秋背后有顾家,她的背后,只有一个孤单萧瑟的影子。

    她用什么去抢?

    季半夏怆然的低下头。婚姻是有退出机制的,只要傅斯年愿意,他完全可以恢复单身身份。

    他不肯放弃权势,却让她放弃自己的尊严……

    两颗泪顺着季半夏的脸颊落下来,她盯着傅斯年的眼睛:“傅斯年,等你有住进来的资格时,再来对我说这句话,可能会更合适一些。”

    季半夏终于看清了一件事:傅斯年喜欢她,没错。但他不够爱她。

    一个男人真正爱一个女人,就会给她婚姻的承诺。绝对不会让她躲在另一个女人的光环下,做一个委屈可怜的隐形人。

    ————————————————-

    我也怒了,傅斯年为什么还不离婚!

    v1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