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肉骨头
    肉骨头

    季半夏震惊的回头看他:“斯年?”

    她惊讶得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傅斯年,傅家的嫡子嫡孙,竟然会和野狗抢食肉骨头?

    傅斯年没有看她的眼睛。他盯着墙上那张照片,眼神有些恍惚:“七岁之前,我生活在城市偏僻角落的孤儿院。那里,只有一张床铺,一天只有二顿饭可以吃。这张照片,上了当年的报纸新闻。那个标题,我到现在还记得:六岁男童与狗争食 孤儿险境拷问社会良心。”

    他忽然笑了一下:“直到傅家派人去接我,我才知道,我不是孤儿,我有父有母。甚至,我的父亲还家世显赫。”

    他的声音很淡,但他脸上那抹笑容却凄凉而讽刺。

    季半夏心中一痛,反手握紧他的手。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傅斯年和他父亲关系会那么恶劣。

    照片中的男孩,看上去还没有那只狗强壮……瘦瘦小小的身体,执拗的狗对峙,倔强得叫人心碎。

    季半夏的眼泪还是掉了下来。强势霸道,冷酷无情的傅斯年,原来也曾经只是个绝望无助的孩子。

    傅斯年帮她擦泪:“傻丫头,哭什么?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他抱住她,依偎取暖的姿势。

    季半夏也紧紧的搂住他的腰。她忽然很想疼爱傅斯年,像他对她做的那样,疼他,宠他。

    “斯年……”她抬头看着他。

    傅斯年低头:“嗯?”

    季半夏没有说话,她踮起脚,轻轻吻住傅斯年的嘴唇。

    傅斯年的身体骤然紧绷,随即又放松了。他更紧的贴住她,直到二人再无罅隙。

    季半夏吻他,认真的吻他,用力的吻他。用母亲的温柔,也用恋人的热情。

    不知道吻了多久,直到她的小腿酸得几乎再也站不住。直到她的舌头都被他吮得淤血,季半夏才喘息着推开傅斯年。

    她的泪痕犹在,在白净的脸颊和红肿的唇边,显得格外醒目。

    傅斯年去吻她的泪痕,不想让她难过,他故意逗她:“早知道一张照片就能让你主动献吻,我第一次跟你见面就把它拿出来了。”

    “无赖!”季半夏被他逗笑了,轻轻打了一下他的肩膀。

    她的眼神突然被桌边柜上的一盒巧克力糖吸引了。

    她挣开傅斯年的怀抱,走过去拿起那盒糖,用手指在脸上划了划,羞傅斯年:“傅大总裁不是号称不爱吃甜食吗?怎么房间里还偷偷藏着一盒巧克力?”

    她顺手打开盒子,发现里面竟然满满当当放着巧克力,一颗都没有动。

    “怎么都没吃啊?都过期了也不扔?”季半夏看看盒底,好奇的追问。

    傅斯年淡淡一笑:“我七岁回到傅家,才第一次吃到巧克力。觉得很好吃,想再吃一颗。爷爷告诉我,我必须通过自己的努力赚钱来买。于是,我修剪了一夏天的草坪,换来了可以买100盒巧克力的钱。我一直吃,吃到吐,吃到自己再也不爱吃甜食为止。”

    “你爷爷还真是……”季半夏不知该说什么了。

    七岁的孩子,修剪一夏天的草坪,就是为了能尽情的吃巧克力。傅老爷子,还真是挺狠心的。

    “爷爷白手起家。最怕的就是子孙无能。更何况,我还有个虎视眈眈的堂兄。对男人来说,人生的磨砺是一种财富。”傅斯年说的淡然,季半夏听着却心惊。

    傅斯年的处境,比她想象的艰难一万倍。

    v1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