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最近的距离
    像被人抽走了所有力气,季半夏想逃,腿脚却软得站不起来。胸口翻腾的情绪,让她紧紧抓住椅子上的扶手,手背都爆出了青筋。

    “江市长,傅总,刘处长,请坐请坐!”校长殷勤的引他们坐下,看到第一排的季半夏时,皱了皱眉,不过也没说什么。

    顺着校长的眼神,傅斯年也看到了坐在第一排的季半夏。她端坐在椅子上,穿着白上衣绿裙子,额上一缕碎发,遮住了她的眼睛,只露出鼻子和下颌柔润的线条。

    心口仿佛被什么东西重击了一下,疼得傅斯年白了脸。

    一行人都坐了下来。傅斯年和季半夏之间,只隔着两个空座。

    季半夏坐得笔直,她直直的盯着空空的舞台,期待着幕布拉开。旁边坐的是谁,她根本不关心。

    礼堂的空气不算太好,傅斯年却还是闻见了一缕熟悉的淡香。独特的,专属季半夏的香气。这气息,曾缠绕在他唇舌之间,让他疯狂得无法自持。

    “傅总?”旁边的刘处长探询般的侧过脸看他,傅斯年才意识到校长在跟自己说话。

    他集中精神敷衍了几句,眼神却情不自禁的朝左侧的身影飘过去。

    她看见他了。他知道。他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她正转过头。

    傅斯年有些苦涩的笑笑。她在恨他。狭路相逢,她摆明了态度是要做个陌生人。

    不过,也许这是最好的。

    演出开始了,九个年轻的女孩伴随着音乐蹁跹而出,她们头上戴着孔雀的头饰,身上是华丽精致的斑斓羽衣,年轻的脸上,是厚厚脂粉都遮掩不住的青春光彩。

    季半夏含着泪盯着中间领舞的连翘,她终于明白连翘说的惊喜是什么意思了。

    她盲眼的妹妹,竟然能够领着其他聋哑人翩翩起舞!

    瞧啊,连翘跳的多好,小孔雀的骄傲,灵动和那点孩子气的调皮顽劣,被她演绎得活灵活现!

    季半夏用手捂着胸口,心里充满了骄傲。她的连翘多棒啊!虽然她看不见,但她绝对不逊色于任何人!她是上帝的宠儿,一直都是!

    傅斯年也认出了领舞的季连翘。他盯着连翘漂亮却无神的双眼,心情很复杂,有欣赏,有感动,更多的却是愧疚和无奈。

    季半夏的恨,他能理解。

    傅斯年忍不住侧头看了一眼季半夏。  8☆8☆.$.

    季半夏在流泪。她捂住胸口,眼睛紧紧盯着台上的季连翘,她脸上有母兽看着幼崽才有的圣洁光辉。

    傅斯年看着她,心软的快要化成水了。真想将她拥入怀中啊。

    但他什么都不能做。

    顾家和傅家联手,中间还夹杂个虎视眈眈的傅唯川。他现在的力量,还没有办法与之对抗……

    他等得起,但季半夏呢?在她心里,他就是个背信弃义的叛徒吧?

    她连转头看他一眼,都不肯。

    两个座位的距离,就是天堑,将他和她隔开。傅斯年默默伸出手,将它放在身侧的扶手上——这,是他所能达到的,和她。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