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是为了惩罚我吗
    傅斯年看着她的眼睛,艰难的开口:“半夏,我有我的不得已……”

    不得已?他招惹她,让她一头栽进去,最后又弃她而去,就用一句“不得已”来打发她?

    季半夏心头一阵苦涩。

    她轻轻一笑,看着他拉着自己的手臂:“是吗?那和我有什么关系?现在,请你放我下车。”

    “我下车行吗?我下车,你在车上好好休息一下,行吗?”傅斯年无奈的看着她,心被她锋利的小爪子挠出一道道血痕。

    她憔悴成这样,外面的太阳那么毒,从这边到公交车站,一路都没有绿荫,傅斯年真的很怕她会再次晕倒。

    话一说完,傅斯年不给她任何反对的机会,自己直接下了车。

    傅斯年下车了,闻不到他的气息了,季半夏揪紧的心突然松快了一点。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分钟,都是折磨。

    她看着窗外,傅斯年站在十米外。除了他,停车场里空无一人。烈日当空,他的衬衫白得那么刺眼。

    虽然看不清他的眼神,但季半夏知道,他在看她。隔着十米的距离,他和她互相对视,隔着一扇车门,却仿佛隔着一个世界。

    多么可笑,多么像八点档的狗血剧里才有的场景。季半夏想笑,眼泪却流了出来。

    季半夏扭过头不再看他。她靠在后座上,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怀孕初期,情绪起伏太大,很可能导致流产。

    车内微凉的空气让她感觉好多了,头也没那么晕了。

    傅斯年还站在烈日下,太阳太大,他整个人像是被晒脱了色,看上去有点虚幻。

    季半夏推开车门下车。

    “半夏!”傅斯年奔跑的速度很快,季半夏还没走出几步,他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

    “让开。”季半夏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傅斯年深深的看着她,一直看进她的眼底:“再等五分钟就好。我叫了车过来接你。出租车。”

    季半夏咬住嘴唇,没有说话。

    傅斯年见她态度有松动,松了口气,忙拉开车门:“进去等吧。五分钟而已。”

    她只需要忍受他五分钟而已。

    季半夏上了车。刚才一下地她就感觉到,自己的腿还很软。她真的不敢再冒险了。肚子里的这个宝宝,她很想要。

    “给你的卡,为什么退给我?”沉默了很久,傅斯年还是忍不住问她。

    连翘手术失败,他辗转给季半夏送了一大笔赔偿金,可季半夏去把那张卡直接快递到他公司了。

    如果不是今天的相遇,他还不知道她的日子如此窘迫。傅斯年看着她消瘦憔悴的脸,心如刀割。

    “把卡还给你,是因为,我不想和你再有任何来往。”季半夏的声音很平静,仿佛只是叙述一个事实,没有带任何的感**彩。

    她的冷漠彻底打败了傅斯年,他猛的伸手握住季半夏的双肩,压抑的情感火山一般爆发出来:“半夏!你可以恨我,可以不理我,我都接受!可你为什么要折磨你自己?你把自己弄的这么憔悴,这么虚弱,?”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