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选哪种
    季半夏的眼睛一点点变得模糊。眼泪一点点沁了出来。

    画面上,是一对男女的背影,那个穿着黑西装的背影,就算烧成了灰,她也认得出来。

    穿着洁白的曳地婚纱,像公主一样尊贵典雅的女人,是顾浅秋。她正侧头看着身侧的男人,露出的小半张侧脸上,是满满的笑容。那笑容,甜蜜到了极点,幸福到了极点。

    为了保护当事人的**,镜头一直都只拍了他们的背影,季半夏看不到傅斯年的脸,她不知道他的脸上,是不是也有同样甜蜜幸福的笑容。

    应该有吧。一定有。顾浅秋,是顾氏财团的女儿,娶了她,傅斯年便如同猛虎添翼,这是一本万利的事情。

    季半夏的手紧紧握住前面的椅背,她的身体,用一种僵硬的姿势坐得笔直,像一个绝望的感叹号。

    婚礼进入**,新人开始交换戒指。季半夏盯着画面,胸口闷的发疼。

    戒指交换完毕,傅斯年一个低头,轻轻吻上顾浅秋的唇……

    绷紧的弦啪的断开,季半夏听到自己心脏裂开的声音。

    季半夏想,她终于懂得了万念俱灰的意思。

    下体突然喷发出一注温热的液体,小腹的绞痛让她几乎晕厥过去。

    不敢去看,她伸出颤抖的手摸摸了摸腿上蜿蜒的温热,粘稠的液体,让她发出母兽一般绝望的"shen yin"。

    拿出手机,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可以求助的人。

    季半夏用最后一丝残存的意识,拨通了120的急救电话。

    醒来时,是医院的急救室。

    “医生,我的宝宝保住了吗?”季半夏含泪问道。她不敢看医生的眼睛,害怕听到噩耗。

    “没保住,而且你还没流干净,还需要手术清宫。”中年女医生脸上冷冰冰的,口气十分不耐烦。

    季半夏没有哭,她的心,似乎已经有些麻木了。这就是天意吧,上天知道这个宝宝不被祝福,所以带走了她。

    现在,她和傅斯年唯一的纽带也断绝了。她和他,真的彻底陌路。

    季半夏用手来回抚摸着平坦的小腹,哭得无声而哀恸。这里面,曾住过一个小小的胚胎,她也许是个舞蹈家,也许是个工程师,也许是个诗人……她有无限的可能和丰富多彩的人生。而此刻,她却是一滩血污。 ︽2miao︽2bi︽.*2阁︽2,

    “别摸了,已经没了。你说你们这些女孩子,年纪轻轻的,这么不自爱,这下好了,来医院打胎,男人都不过来看你一眼!”女医生撇着嘴,一副见多识广的模样。

    季半夏无意和她争执这个问题,便强打精神转移话题道:“清宫手术,是怎么做的?”

    “有两种,普通的和无痛的。普通的一千五,无痛的两千五。?”女医生有点不耐烦了。

    无痛比普通的贵一千元……季半夏咬着嘴唇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艰难的开口:“我做普通的。”

    普通的,应该就是疼一点,她没有那么娇气,她能挺过去的。

    季半夏呆呆的看着窗外,一双大眼睛黯淡了所有的光芒。

    他,和另一个女人在一起,接受众人的祝贺,享受新婚的喜悦。而她,独自躺在病床上,迎接她自己的命运。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