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身上一阵阵的冒虚汗,季半夏正准备关掉手机安心睡一觉,手机忽然响了。


她以为是刘郴打回来吩咐什么事,看都没看屏幕,就接了起来。


“郴总,还有事吗?”季半夏打起精神问道。


“哎,你好!我是斯年的发小江翼飞,斯年喝醉了,一直吵着要来找你,今天他大婚,新娘子就在外面,这样闹下去,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你跟他说几句,哄哄他,把这事圆过去行吗?”


江翼飞不知道自己是作了什么孽,自己喜欢的女人喜欢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偏偏又心心念念惦记着另一个女人,而他,还要给这个女人打电话,低三下四求她来哄这个男人,来保全自己喜欢的女人的面子,好让她能有一个圆满的婚礼。


这都叫什么事啊!


大婚之夜,傅斯年喝醉了要来找她?哈哈,季半夏几乎笑出眼泪来了。


这是在演苦情戏吗?还是在污辱她的智商?他心里若有她,为什么还要和别的女人大办婚礼?为什么不干脆离婚娶她?


他不想娶她,他贪慕顾家的权势带给他的助力,却又装出深情款款的样子招惹她,有这么无耻的男人吗?


听见季半夏的笑声,江翼飞觉得莫名其妙,这女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斯年怎么会为了这么个女人不要浅秋?


但江翼飞还是耐着性子:“季小姐,你就骗斯年说你马上过来,让他耐心等着……”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季半夏打断了:“江先生,我和傅斯年不熟,我没这个义务来安慰一个醉鬼。抱歉!”


说完,她就把电话挂了。


不一会儿,电话又响了。季半夏恼火的接了起来,正准备警告江翼飞不要再骚扰她,电话另一端响起一个含混嘶哑的声音:“半夏?”


季半夏握着手机的手僵硬在半空中。眼泪毫无预警的汹涌而出,她无声的哭泣,肩膀颤抖得几乎拿不稳电话。


为什么,为什么听见他的声音她所有的盔甲就会碎成了灰?痛,仿佛要将她整个人都生生撕成两半!


“你……在哭?”酒意昏蒙中,傅斯年也能听出电话另一端压抑的抽噎。 △≧△≧,


季半夏没有办法说话,只要一开口,她就会大哭出声。


“我很想你。我很想你……一直都在想你,今天的婚礼,我常常误以为站在我身边的人是你,半夏,我想你……”傅斯年语无伦次的说着,他的声音含混不清,是醉酒后的放纵和情难自禁。


眼泪流进嘴里,咸涩得让季半夏紧紧闭上眼。


这一刻,她终于相信,傅斯年对她,是。


可是又能如何?他最终的选择,不是她。


她不说话,他亦不再说话。电话的两端都沉默着,而彼此的呼吸声,却都听得格外清晰。


江翼飞站在旁边,听着傅斯年一大串炽烈的情话,心都要碎了。浅秋,可怜的浅秋,她还在沉浸在新婚的激动中,以为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