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骗子
    天快亮的时候,傅斯年被热醒了。

    怀里冰冷的小身体,现在滚烫如火,傅斯年用嘴唇触触季半夏的额头,灼人的滚烫!

    季半夏在发烧!傅斯年又惊又怕又自责,如果他昨天早点抱紧她,如果他昨晚没有迷路,如果他没有因为私心而不愿报警,如果他不是那么渴求和她共度一夜,季半夏现在应该正躺在自己温暖舒适的床上,而不是在荒山的窝棚里发烧!

    傅斯年看看手表上的经纬度,又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手机,拨了几个电话,一个打给110报警,一个打给傅家的管家,把所在位置的经纬度报给他们,让他们赶快带衣服和急救用品过来。

    幸好天快亮了,危险度降低了,傅斯年在季半夏脸上亲了一下,便推开门朝附近的小溪走去。

    现在没有得到救援的情况下,只能先物理降温了。

    傅斯年脱下长裤,用溪水把裤子浸湿,把水拧得半干,朝窝棚走去。

    季半夏睡得昏昏沉沉,傅斯年用湿衣服擦拭着她的额头,腋窝,手心脚心等地方,来来回回跑了好多趟,季半夏体温终于降低了一点。傅斯年还没高兴到五分钟,体温又升高了,季半夏又烧起来了。

    晨曦初露,荒山下,只穿一条内裤的男人来回奔忙。

    当傅斯年再次拿着湿裤子走进窝棚时,迎接他的,是季半夏一双明亮的大眼睛。

    “啊!”季半夏万万没想到傅斯年会只穿内裤推门而入!她赶紧捂上眼睛:“傅斯年,你干嘛?!”

    听见季半夏的声音,傅斯年放心了。虽然有些嘶哑,但吐词清晰,语气正常,应该没什么大事,就是着凉了。

    “给你物理降温啊!发烧了不都要敷冰块的吗?”傅斯年回答得理直气壮。完全不在意自己只穿一条内裤的事实。他身材好的很,能在季半夏面前秀一把,也是一件愉快的事。

    “……”季半夏无语了。她刚做完人流一周,又是受凉发烧,怎么能冷敷啊!捂上几床棉被发汗,把寒气散出来才对啊!

    傅斯年走到她身边,伸手摸她的额头,忧心忡忡:“还是很烫。你感觉怎么样?”

    季半夏转过脸:“你如果穿上裤子,我会感觉好一点。”

    傅斯年轻声一笑:“这是湿裤子啊,难道要我表演湿身诱惑?”

    ……

    季半夏满头黑线,在她生病发烧这么庄严的时刻,为什么话题会歪到湿身诱惑上去了?她和傅斯年之间的气场,怎么变得越来越奇怪了?

    准备好的礼貌而冰冷呢?准备好的客气而疏远呢?准备好的“只不过认识而已”呢?

    为什么距离一下子又拉的这么近了?这不是她预想中的剧本啊!

    天空中,突然传来一阵熟悉的轰鸣声。季半夏侧耳听了听,有点疑惑的对傅斯年道:“好像是飞机的声音!这是什么飞机,怎么飞得这么低?

    “是傅家的直升机。”傅斯年含糊其辞。

    “他们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 △≧△≧,

    “我打电话跟管家说的。”傅斯年的目光看着窝棚外^躲闪着季半夏的视线。

    “你手机不是没电了吗?”

    “昨晚没电了,早上又有了。”傅斯年脸不红心不跳。

    “!”

    轰鸣声越来越大,飞机开始降落。在手忙脚乱的穿裤子,没有回应她愤怒的指责。

    ——————

    这么悲壮的场景,为什么写着写着就充满了喜感?555……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