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有话想对你说
    季半夏裹着毛毯,晕乎乎的扶着傅斯年的手臂走上飞机,看到里面冷冷坐着的顾浅秋时,不由愣了愣。

    正犹豫着要不要打招呼,顾浅秋已经把脸扭过去了。

    傅斯年拿出退热贴递给给季半夏,又拿出一个棕色的小瓶子:“把这个喝了。”

    “这是什么?”季半夏皱眉,她最讨厌喝药了。

    “退热剂。”

    “哦,不用不用,有退热贴就行了。”季半夏赶紧摆手,一副敬谢不敏的模样。

    傅斯年看见她皱成一团的脸,忽然微微一笑。向来坚韧不拔,不怕苦不怕累的季半夏,竟然也有娇气的时候。不过,这点娇气不仅不让人反感,反而显得很娇憨,让他从心底里生出一股怜惜来。

    “听话。喝掉。”傅斯年的声音不自觉的变得温软,把药瓶塞进她的手中。

    季半夏躲着他的眼神,打开药瓶,咬牙一口气把药汁全喝了。傅斯年宠溺的语气,让她很尴尬。

    顾浅秋就在旁边坐着,他用这样的语气说话,将她置身何地啊!

    已经打定主意和他保持距离,别说只是一瓶苦药,便是一杯毒酒,季半夏也愿意喝下去——只要,傅斯年能离她远一点。

    顾浅秋冷眼旁观,见他们郎情妾意,你侬我侬的模样,狠狠咬住了嘴唇。手机就握在手中,顾浅秋给江翼飞发了条微信:翼飞,我好想你。

    江翼飞很快回复她了:你在哪里?

    顾浅秋却失去了回复的兴趣,把手机扔进包里,闭上眼装睡。眼不见心不烦。

    喝了退烧药,季半夏又开始犯困了。看了几分钟风景,她又昏昏沉沉睡着了。

    宽大的薄毯包裹着她,让她显得更加娇小,露在毯子外的脸,几乎只有巴掌大小了,傅斯年看着季半夏的脸,不由得想起第一次看见她的情景。那时的季半夏虽然也瘦,但瘦得恰到好处,哪里像现在,都快成纸片人了。

    似乎他认识她之后,她就在一直瘦下去。

    认识他,对她而言,也许真的不是什么好事。他强行将她并入自己的人生轨迹,从没想过她愿不愿意,辛不辛苦。

    季半夏在医院醒来时,天色已经晚了。

    傅斯年在她床边的沙发椅上睡着了。眉头微皱,双唇紧闭,似乎睡得并不安稳。暮色勾勒出他五官的轮廓,高挺的鼻梁仿佛最精巧的工匠雕刻而成,多看几眼,便容易沉溺进去。  8☆8☆.$.

    季半夏翻个身,侧躺着继续看他。傅斯年的五官,无一处不完美。

    那个宝宝,如果能长大,会长得像傅斯年一样吗?一念至此,季半夏突然止不住的心酸。

    她抬手擦泪,极轻的抽泣了一声。

    靠在沙发上的傅斯年突然醒了。看见季半夏的眼泪,他怔了怔:“还是不舒服?”

    “没有。”季半夏摇头,慌乱的找着借口:“就是……砂子迷了眼而已。”

    特级vip病房,哪里来的砂子迷住眼睛?

    傅斯年也不揭穿,深深地看着她的眼睛:“你感觉好些没有?如果感觉好点了,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