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简直犯贱
    “杯子我会赔的,只是……能宽限几天吗?”季半夏尴尬地红了脸:“我现在没有那么多钱买那么贵的杯子。能给我两个月的时间吗?”

    对于她已经知道了杯子的真实价格,刘郴毫不意外。他翘腿的姿势没有丝毫收敛,盯着季半夏道:“没赔杯子之前,你别想离职。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一跑了之?”

    季半夏盯着他的脚一字一顿道:“刘郴,你这是在故意为难我。”刘郴穿了一双非常骚包的宝蓝色豆豆鞋,一副花花公子的模样。

    刘郴笑得很张狂:“是又怎么样?你来咬我啊?”

    季半夏彻底无语了,对这样的无赖,她完全束手无策。傅斯年跟他比,简直就是男人楷模。

    “咦,对了,怎么不叫我郴总了?”刘郴得意而轻佻的朝她眨眨眼:“我的名字被你这么一叫,听上去还挺好听的。”

    季半夏瞪着他,与他对视着:“我知道你的杯子4800,放心,我明天一定会把杯子还给你!明天我再交辞职申请时,希望郴总能高抬贵手!”

    刘郴有点意外:“你不是没钱吗?”

    “这是我的事,不用你操心。”季半夏堵了回去,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她只有去透支信用卡了。可是,下个月要怎么还这笔钱啊……

    刘郴盯着她的侧脸,小小的脸蛋,倔强得像个驴子。看着真是堵心啊!又堵心又不想放她走,就想好好收拾她一顿……

    刘郴一上午都呆在办公室,季半夏简直如坐针毡。

    手头又没什么活,她百无聊赖的整理着部门的会议记录,几乎每十分都要看一次电脑屏幕上的时间。

    “你胳膊怎么了?”安静的办公室里,刘郴突然发问。

    季半夏看都没看他一眼,继续看会议记录:“摔了。”

    “怎么摔的?”刘郴看着她的手肘,白皙纤细的胳膊上,擦伤的血痕格外触目惊心。

    “追公交。”季半夏已经很不耐烦了。这种没有营养的对话究竟要持续到什么时候?说完,她站起身,朝办公室外走。她要出去透透气。 》≠》≠,

    刘郴看着她的背影,气得牙痒痒。

    长这么大,第一次有女人敢话说一半把他撂一边!是可忍孰不可忍?他完全不能忍!

    坦白的说,那天看到傅斯年抱她,他只是有点不爽。之前问她和傅斯年什么关系,她言之凿凿的说没有任何暧昧关系。结果傅斯年就一脸心疼的抱着她出现在医院门口了!

    刘郴觉得自己被她耍了!电话时随口说出要一百万买她一个星期时,他自己都吓了一跳。当时其实只是想出口恶气,好好羞辱她一番。

    结果,被她骂了一通之后,他还真有点放不下了。

    !刘郴对自己的行为下了个结论,也起身朝办公室外走去。

    真憋闷。他需要出去抽支烟,把这件事好好想一想。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