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抹淡淡的笑意
    一抹淡淡的笑意

    傅斯年和季半夏所站的窗角,正好长着一棵枝干遒劲的老梅,隆冬时节,淡黄的花朵密密匝匝,将外面的视线遮挡得严严实实。

    二人离的极近,近到能到彼此的呼吸声。时间和空间都变得无限辽阔、空寂。仿佛悠悠天地之间,只有他和她两个人。

    傅斯年微微俯身,半低着头,从他背后看去,是一个标准的亲吻前的准备姿势。他的眸子深沉如水,季半夏却不敢多瞧一眼。这种情形,实在太过诡异,她有些承受不了这种暧昧的压力。

    心慌意乱的抬起胳膊,季半夏用衣袖在他脖颈间胡乱擦拭了一通,便红着脸道:“好了。你去吃饭吧,我先走了。”

    唇印擦掉了,她就没必要再去蹭饭了,那个张经理的神态实在太不对劲了,今天这件事,整体都透着不对劲。

    傅斯年怎么就那么巧,刚好进了休息室?怎么就那么巧,刚好停了电?a市可是现代化国际大都市,又不是小山村!

    “一起去。”傅斯年也不多解释,拉着她的手腕往前走。

    “喂喂!我不想去!你干嘛!快松手!”季半夏的几分羞涩,被傅斯年的霸道彻底弄没了,现在只剩怒火了。

    他以为他是谁啊?凭什么老对她指手画脚,限制她的行动?!

    说话间,二人已经走出楼道的拐角,能看到前面张经理和苏莉的身影了。

    “别闹了,我一会儿还有事宣布,和你有关。”傅斯年云淡风轻,一副大人哄小孩的口吻。

    季半夏还在扑腾,前面的张经理和苏莉听到动静,回过头来看,二人对视一眼,一副一切尽在不言中的表情。

    季半夏气了个倒仰,简直太丢脸了!

    “要我一直这样拖着你过去?”面对张经理和苏莉的围观,傅斯年淡定的很。声音都没起一丝波澜。

    季半夏狠狠甩开他的手,恨恨的跟着他往前走,在心里把傅斯年骂了个狗血淋头。

    张经理和苏莉还不定把她当什么人了呢!贪慕富贵出卖自己的女学生?还是想钓个金龟婿的外围女?

    餐厅布置得富丽堂皇,一群男女早就等在大厅门口了,见傅斯年过来,齐刷刷的点头哈腰+热情微笑。

    季半夏跟在傅斯年身边,看着这群打扮得人模人样,一看就是精英的人物对他这么毕恭毕敬,不由扭头看了他一眼。

    咦?奇怪了,傅斯年的万年冰块脸上,竟然有一抹淡淡的笑意!

    他本来就长的好,这么一笑,五官简直英俊得无法直视。

    季半夏的心跳又加速了几秒,慌忙转开眼睛。她不得不承认,她刚才简直有一种惊艳的感觉。傅斯年要是个女人,绝对是个祸国殃民的主。

    子公司的臣子们也惊诧了!傅斯年不是第一次视察子公司,可他们发誓,这真的是第一次看见傅斯年笑!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难道刚才傅总听到了一个极其重大的好消息?竞争对手的公司已经垮了?

    所有人都在暗暗猜测,完全忽略了低头走在傅斯年身边,毫不起眼的季半夏。

    ——————————————————————————

    有奖问答,傅总为什么笑啊!是偷吃到鱼了,还是竞争对手真的垮了?哇哈哈

    v1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