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变了
    傅斯年站在玻璃门前的大柱子旁,看着季半夏和刘郴谈笑风生。

    隔着一段距离,他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但他听见了刘郴的开怀大笑,他看见刘郴和季半夏肩并肩朝人行道上走去,并最终消失在他的视线中。

    心口钝痛,傅斯年在柱子旁站了很久,久到引起了保安的注意,走过来探询的看着他:“这位先生,请问,您是哪里不舒服吗?”

    惨淡的灯光下,傅斯年的脸色苍白如雪。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出他身体不太舒服。

    傅斯年摇摇头:“没事。”他吸了口气,快步朝地下车库走去。

    在季半夏没有半句解释就拉黑了他的电话时,在他独自在海滩上一遍遍寻找她却最终失望而归的时候,他终于决定放手了。

    爱是成全。她想要的距离,他还给她。

    从此两不相欠。

    这样也好。这样又有什么不好的?生活不会发生任何改变,太阳每天都会照常升起。

    傅斯年的车开得极快,胸口有一团凝滞的气息,堵得他无法呼吸。不停的变道,超车,他享受着速度带来的快感,让大脑放空,什么都不去想。

    快到小区时,突然从路边窜出一团黑乎乎的影子,傅斯年躲避不及,只好猛打方向盘。

    喵呜一声,小东西尖叫逃走了,傅斯年的车却撞上了路边的防护栏,手肘也“砰”的一声狠狠撞上车门,疼得傅斯年直吸冷气。

    尖锐的疼痛反而让他冷静下来。**的疼痛缓解了心灵上的疼痛。尽管额头上冒着冷汗,傅斯年却觉得好受多了。

    傅家,大床上,一对男女正**地纠缠在一起。

    “翼飞,用力一点啊……”顾浅秋侧躺着,江翼飞从背后抬起她的一条腿,正缓慢的律动着。

    江翼飞浑身是汗,隐忍着:“可以吗?你现在怀着孩子,我太用力的话,会不会伤到他?”

    顾浅秋眼神迷离,显然十分享受:“孕中期很安全,再说,这个姿势,也伤不到他的。翼飞,你用力一点嘛!”

    江翼飞正要说话,眼神对上床边壁柜上一张照片,动作更迟疑犹豫了。

    那是一张三人合影,他,傅斯年,还有王鹏举,当年的铁三角哥们,王鹏举此刻在大洋彼岸攻读第二个博士学位,傅斯年此刻在公司加班,而他,躺在傅斯年的床上,手里抱着他的老婆,身体还埋在她的身体里面。

    “浅秋,我们换个房间好吗?到你房间里做?”江翼飞闭上眼,不再看那张照片。他真的没有办法面对。

    顾浅秋冷笑一声,扭动着身体,让自己更好的迎接江翼飞:“为什么?我就想在这个房间。在傅斯年的床上和你**,我的感觉会更好!”

    江翼飞的声音有些苦涩,他感到自己有些软了:“浅秋,你既然已经不爱他了,为什么不和他离婚?我说过,我会娶你!你现在和他分居,和离婚又有什么两样?”

    顾浅秋的声音又冷又硬:“怎么会一样?生完孩子再离婚,我能分他更多家产!不要跟我说顾家不缺钱,我没必要赌这个气,翼飞,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嫌钱太多烫手的!”

    江翼飞看着她线条精致的侧脸,怎么也说不出狠话。只能郁闷的停止了动作:“浅秋,……”

    顾浅秋扭头看他一眼,妩媚的一笑:“是吗?哪里变了?是这里变大了吗?”

    她拉住江翼飞的手抚摸自己的胸,身体蛇般扭动起来。

    他爱了她这么多年,现在她肚子里又怀着他的骨肉,他已经被她吃得死死的了。这一点,她太清楚了。

    江翼飞被她的动作勾得闷哼一声,索性扔下一切愧疚和不安,尽情地投入这场鱼水之欢。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