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微笑才是最好的态度
    刘郴等了快一个小时,季半夏终于睡醒了。看到身旁的刘郴,她猛的坐直了身体:“这是哪儿?我怎么在你车上?”

    刘郴看她低头看自己的裙子,知道她在想什么,气得瞪眼:“季半夏,你别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好不好!”

    衣裙完好,身体也没有任何异样的感觉,季半夏一颗心落回胸腔,有点不好意思地装傻道:“什么意思呀?我听不懂。”

    “切!听不懂!”刘郴伸手在她头上弹了一下:“你不就是以为我占了你便宜吗?我刘郴是那种人吗?你这种阴暗的心理,是对我人格的侮辱!”

    季半夏摸摸头:“你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我担心一下也很正常吧,怎么就阴暗了?”

    她皱着脸狡辩的样子实在可爱,刘郴心念微动,干脆将脸凑过去作势要亲她:“既然说我不是好人,那我索性干点坏事吧!总不能枉担了虚名!”

    “喂!你干什么!”季半夏用力推开他:“再胡闹我报警了。”

    刘郴挫败的坐回自己的座位:“季半夏,你就不能从了我吗?我长得又帅又有钱,人品性格都没得说,对了,我身材也很棒!来,你摸摸,胸肌也是有的!”

    季半夏失笑:“刘郴,你这销售手法也太低劣了吧?难怪你一直单身!”

    刘郴不服气了:“我怎么一直单身了?我只是眼光高,庸脂俗粉看不上。不信你等着,我随便一个电话,几百个女人排队等我宠幸!”

    季半夏笑着催他:“行了行了,你魅力四射,锐不可当。快送我回去,明天还要上班呢!”

    刘郴还在跟她瞎侃,季半夏坐在车上听着刘郴各种神吹,倒觉得他没那么讨厌了。想想以前实习的时候,xx网站的女同事都当刘郴是男神一样的存在,她们要是看到这个絮絮叨叨力证自己很有魅力的刘郴,不知道眼珠子会不会掉下来。

    车开到季半夏家的小区门口,刘郴停了下来。

    “谢谢你送我回家。再见啦!”季半夏朝他摇摇手,准备下车。

    “半夏,我们现在算是朋友了吧?”刘郴期待的问她。今天一场醉酒,竟把二人的关系拉近了许多。他明显感到季半夏没那么排斥他了。

    也许,从朋友做起也不错。慢工出细活嘛,反正他有的是时间。

    “嗯,算。”季半夏点头,又加了一句:“你不打我主意的时候,还是很可爱的。”

    “我也是没办法,你百毒不侵嘛!”刘郴咽下肚里一句话“其实我还是很想打打你的主意的。”

    “哈哈,走了,拜拜~”季半夏打开车门下车。

    刘郴探出身追问道:“既然是朋友,以后约你吃饭不会再拒绝了吧?”

    季半夏调皮的回头一笑:“看情况吧。你要是失恋了,我可以请一顿路边摊安慰安慰你!”

    “开玩笑吧?几百个女孩排队等我宠幸呢,我会失恋?”刘郴对她的话不屑一顾。

    “哈,好,那祝你恋爱愉快!”季半夏说完就走了,刘郴盯着她的背影,终于明白该怎么追季半夏了。

    直接说喜欢她是绝对不行的,她会躲得远远的。对她这种油盐不进的硬骨头,只能曲线进攻,打着朋友的旗号,行泡妞之实。

    第二天起床时,季半夏的心情已经平复了许多。

    她现在有一份不错的工作,身体也健康,连翘也一直都很乖很懂事,周末接了连翘回家,做一顿美味的饭菜,姐妹俩窝在沙发上聊聊天,也是其乐融融的美好时光。

    她还有什么好低落的呢?

    就当,傅斯年主动画上句号,是对她的成全吧。

    。

    到了公司,季半夏才发现是自己太乐观了,昨天刘郴追她的事已经传开了,已经有同事看到印着她照片的海报了。

    工间休息,赵媛拉着她去休息室吃点心,见周围没什么人,便压低声音笑道:“半夏,你瞒得真够紧的呀!昨天那么大阵仗,原来就是追你的!你连我都不说,真是太不够朋友了!”

    季半夏赶紧解释。听完她的解释,赵媛啧啧叹息:“太可惜了!谁要这么追我,送我一地玫瑰,我一定当场答应他!”

    季半夏笑道:“你说的啊,我一会儿就打电话让某人去花店买花去!”

    “谁啊?你别乱说……”赵媛已经猜到了,脸微微发红。从千源岛回来,文源经常在公司即时通找她聊天,她也隐隐猜到了几分。

    “哈哈,我不说。你自己猜去吧!”季半夏打趣道。文源还约她叫上赵媛,周末一起去郊区自驾游呢。

    因为时间还没定,她还没跟赵媛说。

    “你少装神弄鬼的!”赵媛被她看得心虚,伸手拧了一下她的手臂。脸颊更红了。

    “你们两个还有心情在这边闲聊!”纪云手里抱着一叠文件夹经过休息室,刚好看到赵媛和季半夏,赶紧提醒她们:“赶快回工位去,一会儿可能要开会。”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赵媛和季半夏同时开口问道。

    部门例会一般是周一,怎么今天突然要开会了?

    “boss在发脾气呢!我的天,真是吓死人了!赵韦廷被他训得脸红脖子粗,就差没哭鼻子了!”纪云看看周围,声音压得低低的。

    “发脾气?傅总会发脾气?”赵媛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

    傅斯年不是有亲和力的领导,他一直冷冰冰的,充满了距离感。但是!只是冷淡而已,他的喜怒哀乐基本都看不出来啊!傅斯年对情绪的控制力是一流的!

    这样的人,会发脾气?

    “是有点奇怪,早上来的时候还挺正常的。刚才赵韦廷进去跟他说年会的事,他突然就暴怒了,直接摔了杯子!”纪云一脸心有余悸:“赵韦廷说他根本就没说什么,完全不知道boss哪片逆鳞被触到了。”

    “摔杯子?”季半夏也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摔杯子这种事,完全不像是傅斯年会做的。傅斯年生气的时候会讽刺人,质问人,但摔杯子这么没品的事,他不会做的。

    “真的。赵韦廷找我收拾地毯的时候我才知道。你们赶快回工位,boss今天心情肯定极度恶劣,咱们千万别撞到枪口上!”纪云连声催促。

    季半夏和赵媛赶紧往办公室走。

    办公区鸦雀无声,掉一根针都能听得见。所有人都面色沉郁地埋头工作,空气压抑得要命。

    季半夏和赵媛互相使了个眼色,都乖乖溜回工位坐好。

    “叮铃铃”靳晓芙桌子上的电话忽然响了。

    季半夏吓的一激灵,赶紧接了起来。

    “喂~小季,我是晓芙。”电话里,传来靳晓芙的声音。

    季半夏一愣,靳晓芙好几天没露面了,她都以为她辞职了,怎么今天打电话来了?

    “哦,晓芙姐。你有什么事吗?”

    “boss电话打不通,你帮我请个假吧?”靳晓芙的声音轻快的很:“我请了五天假,现在想再延长5天,麻烦你跟boss说一声。”

    在傅斯年盛怒之时去找他,帮靳晓芙请假?季半夏刚想拒绝,靳晓芙已经挂了电话。她连个谢谢都没说,仿佛季半夏帮她请假是天经地义的事。

    季半夏在座位上坐了一会儿,才拨了傅斯年的分机。

    线路不通……

    季半夏呆住了。这是什么情况?傅斯年心情再恶劣,也不至于连内线都关了吧?

    没办法,季半夏只好去敲傅斯年的门。

    门开了,傅斯年背对着她站在窗边,大概是在看外面的风景:“什么事?”

    他连头都没回,对进来的人是谁一点都不关心。

    他的声音,听上去黯哑疲惫,不复往日的醇厚磁性。

    季半夏稳了稳心神:“傅总,靳晓芙让我帮她再请五天假。”

    听见她的声音,傅斯年倏然转过身来。

    二人目光对视,季半夏的心口猛的疼了一下。傅斯年的眼睛里面全是血丝,脸色苍白,看上去十分憔悴,像好几天都没睡过觉似的。

    傅斯年没说话,就那么看着她。

    这是千源岛之后,两个人第一次近距离想见。

    季半夏心里梗得厉害,呐呐道:“如果没事,我先走了。”

    她本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了,可看到傅斯年,她还是很难受。

    “请假单呢?”傅斯年突然问了一句,成功的让季半夏停住了脚步。

    “哦,我去找赵韦廷填一下。”季半夏心中微凉。请假单这种事,直接交给赵韦廷就好。可靳晓芙的请假单,傅斯年却要亲自过目。 △≧△≧,

    果然,还是不一样。

    没有什么理由再留她了,傅斯年淡淡应了一声,看着季半夏的背影消失在门口。

    刘郴发来的照片上,她闭着眼睡得多么安稳。眉眼舒展,表情恬淡。哪里是跟他见面时惶恐不安的样子……

    放手吧。放手,才是唯一的出路。

    相爱本来是美好的事。如果他的感情变成她的负累,放手才是最好的态度。

    ————————————————————————-

    三章合成一章更新了。今日更新完毕,祝大家看书愉快。傅斯年和靳晓芙的真实关系即将揭晓,欢迎大家追文~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